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誠品書局 » Umberto Eco - The Mysterious Flame of Queen Loana

頁: [1]

philalibre2006-3-28 11:51 PM
Umberto Eco - The Mysterious Flame of Queen Loana

既算不上推薦,也算不上反推薦,關於這本Eco兩千零四年底出的新書,我只想事先警告那些凡Eco必買的讀者們(但還沒買,當然),這是一部與你預期頗有出入的小說。

記得看完Baudolino時,雖然Eco自己說他想寫的就是一部通俗小說,但小說內容還是天才到不行,歷史事件的想像重寫和奇幻歷險的寫實,尋找聖杯的這條故事主線創造的懸疑和鬥智,這些都構成了我所熟悉的Eco風格,也是讓我深深着迷,從玫瑰的名字開始就無法自拔的原因。也因此在讀Queen Loana這本書時造成不預期的障礙,因為我一直期待懸疑和鬥智這兩個因素的重現。「喪失記憶力的珍貴古書商人」和他對「霧」的研究,這兩個因素似乎強化了我的期待,第一章是從Yambo紓醒而發現自己喪失記憶開始,為了理解他為何記得所有曾經讀過的文本甚至科學歷史等知識,卻完全忘了自己的名字和連帶的人生?藉由心理學家的妻子和醫生的對話,Eco展露了一手他對精神分析學的知識,人腦裡的記憶分為影像和文字的記憶以及私人遭遇和感受的記憶,Yambo失去的就是後面這一部份,為了重建他的記憶,這本書於是也分成接下來的兩章:他的文字記憶如何被建立?以及重詢他的人生遭遇裡的關鍵事件。簡單的說,他站在一個客觀的角度,企圖去找尋Yambo之所以為Yambo的原因。
我下意識的期待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被揭穿,或是一場世紀大醜聞之類的聳動情節出現,但故事卻在Yambo回家,重新熟識親人朋友同事情人們,回到童年的屋子裡翻出童年圖書和學校筆記,藉由記憶幽微的火燄,平淡而仔細的推進,一開始或許讓讀者感激的圖片對照,到了第二章大量的甚至到了無關緊要也附上圖片的安排,我開始皺起眉頭。
我的想法:或許Eco規劃的是政治的書寫,隱喻政治歷史的Coma,讓人可以側站一邊重新檢視戰爭如何被引起,法西斯主義如何被建構推崇,然後政治的火焰又如何藉由科技世局的轉變而熄滅冷漠,等待下一次東山再起。
但是等等,關於這些政治事件有兩個主角,那就是童年的Yambo,和收集報紙的Yambo爺爺,在他反覆推敲自己的椰爺到底是不是親法西斯派時,他穿插介紹的卻是自己透過就書報雜誌而得到的性慾的啟蒙,這點就很難跟政治扯上關係了。
曾經和一個健談的羅馬先生聊到Eco,他斷言:不是義大利人很難去欣賞Eco,因為他的小說裡很多的文字趣味,必須要懂得義大利方言才能欣賞。
我客氣地問他對Eco的書依舊發行全球幾上排行榜的看法。
他回答:這就是Eco天才的地方,故事說的精采,但是非義大利人花錢買Eco的書,只買到一半,就是故事的部份,而沒有文字的部分。
Queen Loana這本書,我確實只買到一半。若是那個與Eco差不多同世代的的羅馬先生來讀,他或許會感動到掉下眼淚,因為這些圖文紀錄是同一時代人共同分享的記憶,只是一般人不像Eco那麼費心的去收集書面資料,建立一個童年記憶圖書館罷了。
那麼讓我們迅速跳過去,進入追尋「霧」的記憶。這裡Yambo帶出一個對霧的恐懼和着迷,這個故事主軸扯出兩個關聯性幽微的事件:通往鄰村的險峻峽谷,和青少年時寫的關於「霧」的詩。
峽谷在霧起時幾乎看不見路,因此造成足以致命的危險。而關於霧的詩讓他勾勒出一個初戀情人,在看的見卻摸不到的心裡感受裡,他記憶中誘人的幽微火焰反而燃燒的更炙。
我特別去找Eco的訪談,想搞清楚他寫這些東西的企圖為何,他也清楚的表示,首先他多年來就有習慣收及保存這些舊筆記書報,常常在跳蚤市場翻找,這本書也是一開始就被規劃為圖文書而不是後來臨時加上去的。或許我們可以說,這本書的成形應該是他長久以來的構想了。
至於他真正開始寫作的動機,則是在三年前接到自己初戀情人的死訊時開始的。訪談中(註一)他是這樣說的:我本來應該告訴她我對她的暗戀,這是她人生中所忽略的一個事實,但卻成為我的一部份,但是卻來不及了。
所以說這是一本很Eco式的回憶錄,在真實的事件裡加上虛幻的因素,在虛幻裡又有寫實的成分。
我的閱讀速度在第三章加速,因為Yambo又陷入Coma,而這回,他的靈魂重拾記憶並繼續著日記,任務則是回答之前的所有疑問。霧對他的致命吸引力,源自於童年時的他意外的參與了一場戰爭事件,而目睹了死亡,事件的發生地點就是大霧時的峽谷,因此他成為一個內斂沉默的青年,後來在暗戀的思懷裡找到救贖,將人生導上另一個方向。
我所有閱讀的疑問在第三章一一被解答著,但還是有個更大的,形式上的疑問,Eco的寫作企圖不會就是他個人的回憶錄這麼單純吧?若是如此我只會感覺到受騙,若是一開始就標明是回憶錄,至少讓讀者有選擇參與不參與的權利吧?現實點來說,我不見得想花費這筆金錢時間,只買半本書,最後卻連文字以外的故事卻也沒得到(因為並沒有故事的戲劇性結構)。
這個問題在我找到這個訪談時達到暫時性的答案。
「對知識份子來說,年老時最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喪失記憶。我不能否認我有這個恐懼感,我希望這個最壞的結果到來時,至少我有這些文字和圖片提醒我,我曾經是怎樣的人,如何去思考的。」
所以這是一本寫給將來的他看的書。
那對我這個既不會義大利文也還不到畏懼死亡的年紀的讀者來說,豈不是連半本書都沒買到了?
這是一本很難讓現在的我感動的書,或許是因為它是小說,所以我可以這麼任性的批評,畢竟小說的閱讀本來就是很主觀的。但真正客觀來說,若是被歸類為回憶錄,它確實是一本天才到不行(註二)的回憶錄,我只是發發牢騷沒有被事前告知,喪失了購書者的權利,但即使事前知道了,也還是會去買來讀吧。



註一:http://www.eyeonbooks.com/ibp.php?ISBN=0151011400
註二:如同看到馬奎斯或Foucault的文字,這類絕頂聰明卻渾然天成的文字,我的腦子裡只有「天才到不行」這個形容詞來形容,雖然也是俗氣到不行的說法。


查看完整版本: Umberto Eco - The Mysterious Flame of Queen Loana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0209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