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異度空間 » [轉貼]超毛系列故事 陰月七月七

頁: [1]

阿派2006-4-16 08:59 AM
[轉貼]超毛系列故事 陰月七月七

陰曆七月七─楔子

  農曆七月是所謂的「鬼月」,七月一日鬼門開,七月三十鬼門關;其間的七月十五是中元,或稱燒紙衣節,是普渡孤魂野鬼的日子;而其中最令人恐懼的是七月七日,因為當天是魑魅魍魎陰氣最盛的時刻,生人稍有不慎,可能就會枉死黃泉。

  每到鬼月時,長輩經常會提醒晚輩要小心一些禁忌,如半夜不要外出、盡量不要到海邊游泳等,然而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紙娃娃務必要以盒子收起來,否則很容易會招來陰界的朋友。

  大約十年前,那時候我正在念國中,隔壁鄰居是一個小家庭,有爸爸、媽媽和一個十一、二歲左右的女兒;那對夫婦很喜歡打麻將,經常會跑到附近別人家插花,獨留小女孩在二樓的房間睡覺,甚至會鎖上房門。

  一天夜裡,我在家裡的一樓看著電視,正沉迷其中時,突然聽見「碰」的一聲巨響,我趕緊跑出家門,探個究竟,居然發現隔壁那個小女孩趴在地上,顯然是從二樓跳下來的;我是第一個目睹到那場景的人,而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她全身膚色都是不正常的白,似乎受到相當大的驚嚇;過一會兒,附近的人也都隨而出來察看,發現事情不對勁後,便立刻將她送醫。

  幾天後,事情的始末漸漸傳開,原來那個小女孩睡覺到一半時,突然感覺氣溫有點冷而醒過來,睜眼見到的第一個情景,居然是有個女人斜著背對她,跪在地上,身穿白紗的喪服,頭戴麻布的孝巾,玩著她的紙娃娃;那個小女孩因為太過恐懼而愣住,連叫都叫不出來;不到一會兒,她發現那個跪在地上的女人似乎正在轉身,她只好趕緊閉上眼睛裝睡,心裡不斷默念著「阿彌陀佛」;一分鐘後,她感覺到臉頰很冰冷,一睜開眼,居然發現,原本跪在地上的那個女人,已經改坐在床邊的地上,兩個人的臉差距不到十公分,眼睛互相對瞪著,而且那個女人正以手對著她的臉頰,不斷地撫摸;過度驚嚇下,那個小女孩於是奔到陽台,縱身一跳。

  那個小女孩出院後,他們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請人驅邪,第二件事是搬家,而我也從此沒有看過他們了。

  知道嗎,發生事情的那一天,就是陰曆七月七•••。

陰曆七月七(一)通靈



  
  「是黑白的,周圍都是黑白的;我知道了,是一輛遊覽車,我坐在一輛遊覽車裡;裡頭有好多的小朋友,應該多半只有十歲出頭而已,他們都好安靜喔。」雅雯坐在一張躺椅上,閉著眼睛,訴說著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是遠足嗎?妳看看車的前頭有沒有老師?」躺椅的左側坐著一位醫生。

  「等一下,我站起來看看;沒錯,這應該是國小學生的遠足,因為靠近駕駛座的走道,站著一位男老師,他拿著麥克風,好像在交代一些事,可是我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還有看到什麼嗎?」醫生急欲追問,但是語氣上仍盡量地保持和緩。

  「那個老師的後面,好像站著一個小女孩,但我看不到她的臉,只知道她穿著,穿著學校的制服,卡其襯衫,深藍褶裙,手裡抱著,抱著一個洋娃娃,是那種,呼•••舊式的洋娃娃,眼睛會,呼•••一開一闔的那種,呼呼•••。」雅雯似乎越說越吃力,好像有點快喘不過氣。

  「雅雯,聽著,我數到三,妳就會醒過來,一•••」

  「啊•••遊覽車掉進溪谷裡了!」雅雯突然尖叫了起來。

  「二,三!」醫生鎮靜地繼續數玩。
─ ─ ─ ─ ─
  蔡雅雯,年紀大約三十歲出頭,五年前結婚,夫家姓趙,兩人育有一個四歲的女兒。現在是一個標準的家庭主婦,但仍然保有二十來歲女人的身材。因為長年患憂鬱症的關係,所以必須接受定期的治療,而章勝麟醫師是她所看的第六個醫生了。

  「趙太太,我想再催眠個兩三次,應該就可以了。」在幾乎全白的診室裡,勝麟坐在辦公桌前向雅雯解釋治療的過程。

  「我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很恐懼。」雅雯微低著頭。

  「說實話,雖然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但是對於催眠這種治療方法,醫學界還是不太能掌握,所以難免會有點危險,但是我非常有把握,妳的痛苦應該是來自於某段被遺忘的記憶,所以如果能找出來的話,相信對於病情一定會有很大的幫助。」勝麟試圖說服雅雯。

  雅雯沉默不語,似乎沒抱太大的希望,因為這種話,她已經不曉得聽過幾遍了。

  「妳對於剛剛看到的影像,有沒有印象啊?」勝麟一邊低著頭開藥,一邊詢問著。

  「好像似曾相識,但是想不太起來。」

  「沒關係,慢慢來。」勝麟抬起頭,露出自信的微笑。
     ─ ─ ─ ─ ─
  趙禾明,是雅雯的丈夫,年約三十二歲,在一家外商銀行工作,收入不算少;因為喜歡游泳的關係,並沒有中年人的福態,只是最近一直在為掉髮的事煩惱;他和雅雯是大學的班對,相戀了四年,所以大學一畢業後不久,便立刻步入了禮堂。

  因為剛下班很累的關係,所以禾明一回家,便倒在沙發裡,眼睛盯著電視,手裡拿著遙控器,由一切到九十九,再從九十九切回一。

  「呤」、「呤」、「呤」•••,電話無預警地響了起來。

「喂。」禾明拿起聽筒。

  「阿明啊,我是雅雯。」

  「妳看完醫生啦,要不要我去接妳。」

  「不用,我想順道去算命,不過今天的晚餐你可能要帶小芸去外面吃。」雅雯的語氣有點不好意思。

  「算什麼命啊!」禾明有點不太高興。

  「就是上星期搬到我們家對面的那個算命師,聽說他非常靈驗,我想說既然他的店面就在醫院這附近,就順道去算算,搞不好對我的病會有幫助。」

  「我看不要去會比較好,那個算命師看起來怪怪的,上次我在樓梯那裡遇到他,明明是個瞎子,走起路來卻感覺有點太順,總覺得好像不是靠手上的柺杖在走路,而是有人牽著他一樣。」禾明試圖說服雅雯。

  「你想太多了,人家瞎子也有適應環境的能力啊!」雅雯反駁著。

  「拜託,他也才搬來沒幾天,哪適應這麼快,而且很多給他算過命的人都說,他在過程中一直會把耳朵朝向桌底,好像桌底藏有人,在指示他事情一樣,所以大家都懷疑他其實是有養鬼,靠鬼在算命。」禾明越顯不悅。

  「唉呀,阿明,不要這樣啦!」雅雯深知禾明吃軟不吃硬,於是趕緊改變政策。

  「算了,隨妳吧,不過不要太晚回來,今天可是農曆七月一日啊!」禾明不忘提醒著。

  兩人閒話了幾句後,就掛上電話;隨後,禾明將電視關掉,便走到女兒旻芸的房間,看到女兒正在為洋娃娃梳頭髮。

  「小芸,媽媽今天沒有要煮飯,我們去外面吃吧。」

  「喔,好。」旻芸順手將洋娃娃放在床上。

  「嘿,壞習慣,把娃娃放好;爸爸去客廳等妳。」禾明雖然是在訓斥,但是語氣仍保持地相當溫和,畢竟面對著一個早產瘦弱的小女孩,任誰都無法發起脾氣。

  旻芸將洋娃娃拿到櫃子上放好後,稍微看了一下,又伸手幫娃娃把頭髮給撥好;這是她最喜歡的洋娃娃,金色捲髮,藍色眼珠,細膩手工的連身藍裙;自旻芸有記憶以來,這洋娃娃就一直陪伴著她。

  旻芸走出房間後,看了一下對面的儲藏室,房門緊鎖,但是從門上的狹小玻璃,可以知悉裡頭是烏漆抹黑的一片;雖然爸媽的房間就在隔壁,但是旻芸仍一直對這間儲藏室有種恐懼感,總覺得裡面好像是通往另外一個世界;旻芸趕緊狂奔到客廳,而且為了壯膽,還一邊大喊著,「爸爸,我好了。」
─ ─ ─ ─ ─
  在外頭等候室待了許久,終於輪到雅雯;她走入一個狹小的長廊,因為燈光不足的關係,頓時暗了下來,四周透露著一股詭異的氣氛;盡頭有一間房間,並沒有任何的門,只有兩匹白布垂掛;雅雯掀開白布進去後,立刻映入眼裡的是一間四坪左右的狹小房間,裡頭掛滿著舊式的燈籠;燈籠是紅紙作的,表面還以毛筆寫滿了一堆符語,裡頭的燭火把整個房間照地通紅。

  雅雯注意到前頭有一張供桌,上頭擺滿一堆冥紙和水果;而一位年約六十歲的老人坐在桌前,臉上布滿皺紋,眼睛睜地大大地,只是裡頭並沒有眼珠,只可以見到被燭火照地發紅的眼白;雅雯心想終於見到這位新鄰居,應該先打個招呼,「龐先生,我是你住的公寓•••」

  「不用說了,我知道妳是誰,我也知道妳想問什麼?」這位老人突然打斷雅雯的話,然後臉就朝向桌底,嘴巴好像在說話,但是卻沒發出點聲音;不久,又對雅雯開口,「請走吧,我不算妳的命。」

  「龐先生,為什麼啊!」雅雯的臉上顯露出錯愕。

  雅雯的話才一說完,全身從頭到腳突然感覺到一陣涼意,好像房間裡有風在吹似的,心想會不會是錯覺之類的時候,才發現四周圍的燈籠不斷地在搖晃。

  「走!快走吧!」老先生轉以嚴厲的語氣命令著。

  雅雯還沒回過神之際,聽到「唰」的一聲,居然看到那張供桌自己在移動,迅速朝著她的方向撞過來;雅雯立刻轉身衝出房外,發瘋似地往前跑,耳裡還不斷傳來房內那位老人憤怒的叫囂聲。
─ ─ ─ ─ ─
  「小芸,洗個澡趕快去睡覺,否則媽媽回來後罵人,我可不管喔!」禾明在吃完飯回家後,催促著旻芸就寢。

  旻芸迅速從客廳跑回房間,深怕多看了儲藏室一眼;而一進入房間後,她立刻將房門關上;正準備拿衣服洗澡時,她突然楞住了,因為出門前放在櫃子上的洋娃娃,現在居然躺在床上,而且棉被還覆蓋著它的身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glow=Red,3]陰曆七月七【第二章】[/glow][glow=Blue,3]密室[/glow]



  
  旻芸站在房間裡,看著床上的洋娃娃,楞了許久;一直到聽見客廳裡傳來禾明和雅雯的說話聲,才回過神來,於是趕緊步出房間,朝著客廳跑去。

  「我早說過了,那老人陰陽怪氣的。」禾明語氣中有點責備。

  「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雅雯邊擦著眼淚。

  「我不是怪妳啦!」禾明發現自己說錯了話而感到後悔。

  雅雯在算命館受到驚嚇後,趕緊回家向禾明訴說一切;禾明心中難免半信半疑,但還是努力在幫忙想解決的辦法。

  「唉,與其在這邊瞎猜,直接問最快,等一下那老頭回來,我再去找他問個明白,看他在耍什麼猴戲!」禾明顯出一副保護雅雯的決心。

  「我看也只有這樣了,但你自己要小心點•••」雅雯話說到一半,才發現站在一旁的旻芸,「小芸,怎麼了,是不是爸爸媽媽吵到妳?」

  旻芸猶豫了一會,心想自己離家前到底有沒有收好洋娃娃,其實也不是很確定,那要如何向父母說明一切呢;「沒事啦,只是來跟你們說晚安。」
    ─ ─ ─ ─ ─
  半夜十二點多,在幾乎全黑的客廳裡,只剩下電視不斷閃動的光線;禾明一個人躺在沙發上,等著住在對面的算命先生回來,但是等待的時間顯然超出了他的預期,以致於眼睛一直無力地想闔上。

  「從今天開始起三十日內,就是所謂的鬼月•••」電視正播報著鬼月的訊息,而禾明早已經精神不濟,半夢半醒了,「•••在這個月裡,當然最主要的活動就是普渡好兄弟,另外還有放水燈、樹燈篙•••。」

  「叩」、「叩」、「叩」•••,從樓梯口傳來柺杖敲打地面的聲音。

  禾明猛然一醒,趕緊從沙發上爬起來,跑到家門前,「匡噹」一聲打開鐵門•••令禾明沒想到的是,眼前居然是寧靜的一片;他狐疑地走到樓梯前,往下望了一會,但仍是沒有看見任何的人影。
     ─ ─ ─ ─ ─
  「呵呵」、「呵呵呵」、「呵」•••,禾明耳裡不斷傳來小女孩嘻笑的聲音。

  禾明張開眼睛,從沙發上爬起來,看了一下四周,但是客廳裡除了他以外,根本沒有別人,心想應該是在作夢•••「說到鬼月的禁忌,有不要到海邊游泳、半夜有人拍你背時不要隨便回頭•••」電視還在播報鬼月的事。

  禾明看了看手上的手錶,心想,「哇,一點多了,那老頭怎麼還沒回來;算了,先去睡好了,明天再說。」

  禾明順手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掉;就在電視被關掉那一瞬間,禾明聽見對面似乎有人吵架的聲音,但是相當的微弱;禾明心想,「奇怪,難道是他回來了,而我沒發現。」

  禾明又匆忙地跑到對面,氣憤地按了門鈴,「呤」•••此時他才發現吵架聲早已不見,而且那算命師的家裡也似乎沒有任何人在;禾明雖然心想會不會是自己太睏的關係而聽錯,但是仍忍不住地敲了敲門,「龐先生,開門啊!」•••禾明還是不死心,「龐先生,快開門!」

  「阿明,你在幹什麼,他還沒回來吧。」雅雯被禾明的聲音吵醒,趕緊走到家門外,阻止禾明魯莽的舉動。

  「對不起。」禾明突然發現自己有點太衝動,表情顯得頗為僵硬而尷尬。

  「算了啦,先睡覺,明天再說吧。」

  禾明無奈地隨著雅雯進了家,並順手將鐵門關上。
─ ─ ─ ─ ─
  半夜三點多,旻芸的手握在房間門把上,猶豫著究竟要不要去洗手間,如果不去,可能會尿床,免不了又是挨罵,但是如果去的話,必然得經過那令她恐懼的儲藏室。

過了一兩分鐘後,旻芸還是提起勇氣,打開了房間門•••旻芸的眼睛圓瞪地相當大,眼前儲藏室的門居然是打開的,而裡面的裝潢居然和她的房間一模一樣,床、書桌、櫃子,還有洋娃娃;旻芸回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房間,居然有種照鏡子的錯覺;不知不覺地,她走到儲藏室的門前,直愣地看著裡頭,心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在旻芸腦中一片空白之際,突然一回過神,才發覺自己的左肩上,放有一手掌,她的後頭站著一個人,而且她從眼睛的餘光瞄到,那是小孩子的手,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glow=Red,3]陰曆七月七【第三話】[/glow][glow=Blue,3]寒意[/glow]



  
  早上九點多,雅雯正在飯廳裡收拾著早飯的餐盤,心裡不斷想,「為什麼昨晚龐先生看到我會這麼生氣,那張桌子怎麼會自己移動,唉,心好像揪成了一團。」雅雯不禁放下手邊的工作,無力地坐在椅子上發呆,試著什麼事都不做,好讓自己的心情回復平靜,可是似乎沒有太大的效果,她只是越來越覺心煩,甚至有種想哭的衝動。

  「嘟•••」有人按了一樓大門的電鈴。

  雅雯勉強地打起精神,走到家門前,拿起對講機的話筒,「找誰?」

  「•••玆•••玆•••玆•••」話筒傳來一陣陣詭異的刺耳聲。

  「奇怪,會不會是對講機壞了啊!」雅雯心想,「到樓下看看好了。」雅雯將話筒放回,手正靠近門鎖時,突然門鈴聲大作,「叮咚、叮咚•••」,雅雯著實被嚇了一跳。

  「來了,來了!」雅雯趕緊打開家門。

  隨著內側的木門和外側的鐵門被打開後,雅雯愣住了,因為她並沒有看到任何人,而且就在同時,一陣涼意滑過背脊,全身不禁打了個冷顫;過了一會,她趕緊將家門關上,快步轉身走回飯廳,看到椅子後,就趕快立刻坐下,但是身體還是止不住地發抖,心裡也不斷地在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 ─ ─ ─
  禾明正開著車送女兒旻芸去托兒所,他眼睛雖然看著前方,但是心裡卻一直想著別的事,就在剛剛,他刻意繞道到那位算命師的店面,沒想到大門居然深鎖,令他頗感疑惑,因為那算命師好似憑空消失了一樣。

到了托兒所門前,禾明將車停下來,心想後座的旻芸一定又在打瞌睡了,於是轉過頭想叫醒她,「小芸,下車囉。」

  意外地,旻芸並沒有睡著,只是微低著頭,眼睛直視著手裡抱的洋娃娃,臉上看起來好像沒什麼表情,但嘴巴又好像有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不一會兒,旻芸打開車門,朝著托兒所的方向走去。

  「奇怪,小芸怎麼看起來怪怪的?」禾明邊發動著車邊想著,卻沒有注意到旻芸在走路時,腳跟並沒有完全著地•••
─ ─ ─ ─ ─
  坐了許多小孩的遊覽車翻覆、那算命老人的怒斥、對講機的刺耳聲、自動響起的門鈴聲•••一堆一堆的影像和聲音,毫無秩序地交雜在雅雯的腦海中;她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件事令她心煩,只覺得胸口非常悶;吞下一堆藥後,雅雯坐在房間的電腦前,一遍又一遍地瀏覽著關於驅魔的網頁,她已經打從心裡決定改求宗教的幫忙。

  雅雯因為太過專注的緣故,沒注意到已經是下午五點多;而且,因為一方面沒有打開房間裡的燈,它方面天色也開始漸漸昏暗,所以房間裡的視線顯得有些模糊,只剩下夕陽從窗戶照射進來的光,把其中的一個角落染得泛黃。

  雅雯握著手裡的滑鼠,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深怕會漏看任何一個字,但是令她失望的是,網路上幾乎找不到有幫助的資訊;過了不久,就在轉換到一個黑色為底網頁的瞬間,雅雯從螢幕的反射裡,瞄到自己的背後站了一個小女孩;雅雯反射性地轉過頭,只見到被夕陽染黃的床鋪。

  「•••窸窣•••窸窣•••窸窣•••」窗外不斷傳來微風摩擦樹葉的聲音。

  雅雯感覺到窗外似乎有股吸引力,慢慢從椅子上站起來,緩步走到窗戶前;夕陽雖然不是很刺眼,但是那黃光還是令人有股不安的壓迫感;雅雯微微瞇著眼睛,往前一望,隱約中,她居然看到,在對面公寓的陽台上,站著一群十來歲的小孩,個個面無表情,不斷揮動著右手,好像在示意著,跟他們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glow=Red,3]陰曆七月七【第四章】[/glow][glow=Blue,3]壽衣 [/glow]



  
  「關於上次那個遊覽車撞毀的事,我已經請人去查了,一有消息時,我會馬上通知妳。」勝麟一邊準備催眠的器具,一邊說明著。

  「遊覽車撞毀•••」坐在躺椅上的雅雯,神情有點恍恍惚惚。

  「趙太太,怎麼了?」

  「不曉得耶,我好像不太記得了。」

  勝麟察覺事情不對勁,心想雅雯會不會是失憶,這是部分憂鬱症病人會出現的症狀。

  「章醫師,我不知道怎麼了,有些事都想不太起來,像昨天似乎發生了一些事,但我怎麼想就是•••」雅雯皺了皺眉頭。

  「沒關係,放輕鬆點,等治療成功後,一切一定會好轉。」

  勝麟準備就緒後,輕輕地推動三腳架上的鐵球,那球就開始有如節拍器一般地擺動,「答」、「答」、「答」•••雅雯眼睛盯著鐵球,左右左右地移動••• 過了五分鐘後,雅雯開始覺得腦中一片空白,眼皮非常沉重,睏意開始包圍,不知不覺地,闔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識,慢慢地,慢慢地•••

  耳中的聲音越來越微弱,「答」、「答」、「答」•••聲音消失了,四周只剩下一片寧靜,雅雯不禁睜開了眼睛。

  眼前有一座懸崖,雖然周圍視線非常昏暗,但往下看還是可以發現,這座懸崖居然深不見底;雅雯直視一會後,腳開始發軟,身體漸漸無力,感覺整個人好像快掉下去似的•••雅雯趕緊將目光轉移,平息自己心中的恐懼;此時,她才驚覺自己聽不到勝麟的指令,而且周圍空無一人,這和前幾次催眠的經驗截然不同,感覺好像迷路了一樣。

  雅雯到處望了望,發覺自己左側有一座百尺長的吊橋,可以通往懸崖的對面;那座吊橋顯然很老舊,支撐的麻繩很多都已腐蝕,橋面的木板也斷裂了不少片,而且奇怪的是,兩旁掛滿了燈籠,裡頭居然發出暗藍色的光,佔據了四周,隱約透露出一股不安感;雅雯小心翼翼地走上吊橋,眼睛直盯著底下,深怕一失足就會屍骨無存。

到了懸崖的對面後,映入眼裡的是一片斜坡,上頭有著數不清的墳塚,而前方正中央有一座三尺高的隧道;雅雯自然而然地走到隧道入口,裡頭是一片全黑,看不到出口。過了一會,雅雯感覺似乎有其它的東西在周圍,抬頭一看,隧道上頭居然坐著一個洋娃娃,眼睛半開半闔,她立刻想到,是上次催眠中所看到的那個洋娃娃;「呵呵」、「呵呵呵」、「呵」•••一個小女孩的笑聲,突然傳到耳裡,雅雯低頭朝著聲音來源處看去,才驚覺到,那個穿著卡其襯衫、深藍褶裙的小女孩,正趴在她的懷裡•••

  「啊•••」雅雯驚醒了過來,發覺自己正坐在躺椅上。

  「妳沒事吧!妳剛剛沒聽見我的指令嗎?」勝麟充滿疑惑地問著。

  雅雯無力地攤在躺椅上,微微搖著頭,只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 ─ ─ ─ ─
  禾明因為這兩三天發生的事情,於是趁下班後到了廟裡一趟,希望能祈些福,但是沒想到,廟祝似乎不認為有什麼嚴重的。

  「可惡,廟果然是騙錢用的,去他媽的!給那麼多香油錢,問他能不能幫忙,居然就只給個保身符,現在都已經八點多了,真是浪費時間。」禾明開著車回家,一邊喃喃自語。

  就在車子快到家門時,那算命師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車頭燈的照映前,禾明嚇得趕緊煞車;車子停住後,禾明立刻走下車,怒氣沖沖,「搞什麼,走路是這樣走的啊!」

  令禾明想不到的,他居然找不到那老人,眼前根本一個人都沒有;禾明正疑惑地準備回到車內時,一轉頭,居然從有些刺眼的車燈裡,看到那老人坐在駕駛座,面無表情的,禾明立刻箭步跑到車門前,但就這一瞬間,那老人又不見了。

  「為什麼?等一下,他剛剛穿在身上的衣服,怎麼好像是壽衣•••」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glow=Red,3]陰曆七月七【第五章】[/glow][glow=Blue,3]索魂[/glow]

  
  「嘟、嘟、嘟•••」禾明正準備進家門時,手機響了起來。

  「請問是趙禾明先生嗎?」

  「嘿,我是。」

  「你好,我是你太太的心理醫生,我叫章勝麟。」

  「喔,章醫師,你好。」

  「趙先生,是這樣的,我剛剛得知到一件事,我猜這可能是你太太得到憂鬱症的原因,但我不想直接告訴她,怕會刺激太大,反而對病情不利,所以能否請你找個時間慢慢跟她說,讓她接受事實。」

  「•••」禾明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是這樣的,大約二十年前,你太太唸國小的時候,有次全班出去遠足,結果車子翻覆,死了大概十來個學生,其它的學生也都受有傷,報紙還提到,其中一個女學生甚至刺激過度而發生了選擇性失憶,我剛剛向你的岳父求證過,那個女學生就是你太太,聽你岳父講,死亡的學生當中,有一個還是她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了解了,章醫師,很謝謝你。」

  禾明掛上電話後,不禁感到自責,「原來雅雯承受了這麼多的壓力,我一直以為只有四年前那件事而已,唉,看來我真的太疏忽了•••」
    ─ ─ ─ ─ ─
  雅雯洗完臉正準備就寢,發現禾明躺在床上,眼睛卻直試著天花板,似乎在沉思某事。

  「阿明,你在發什麼呆啊?」雅雯關掉日光燈,並隨手打開小燈。

  「沒有啦!」禾明不想讓雅雯更心煩,決定不提算命師的事。

  「阿明,我不曉得怎麼了,心裡覺得好煩,甚至好害怕,但是又說不出在怕什麼•••」雅雯幾乎全身都縮在棉被裡。

  禾明轉過身看了看雅雯,但是卻不曉得該說什麼話來安慰她。

  「•••像今天催眠時,我在一個很奇怪的地方迷路,不曉得會走到哪裡,甚至好害怕永遠都回不了家•••」雅雯語氣中有些啜泣。

  禾明往前抱了抱雅雯,「雅雯,我答應妳,我絕不會讓任何不好的事發生。」
─ ─ ─ ─ ─
  半夜三點多,雅雯還是無法入眠,不曉得已經換過多少睡姿了;外頭風摩擦樹葉的沙沙聲,聽起來格外擾人;雅雯轉身瞧了瞧,禾明已經睡得相當沈。

  雅雯循著小燈微黃的光,小心翼翼地下床;就在準備離開臥室,手要轉動門把時,她突然聽到一個相當微弱的說話聲。

  「阿明,你說什麼?」雅雯很自然地轉頭•••但禾明仍睡得很沈,顯然沒講過任何話。

  「奇怪,我會不會是聽錯•••」雅雯不禁疑惑,「剛剛怎麼好像有人說『救我』•••」
─ ─ ─ ─ ─
  「•••今天是初四,距離鬼節已剩三天,而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師傅們正在趕工做水燈,有紙厝、紙筏、紙偶•••」電視正播報著鬼月的習俗。

  雅雯覺得不是很舒服,順手將電視關掉,然後慢慢走到音響前,想聽聽自己喜歡的詠嘆調。因為檯燈的光度不是很足,甚至可以說客廳是昏暗一片,所以雅雯花了點時間才找到。將CD放進去後,音響開始撥放,「•••今天我回來,你們剛穿新棉袍•••」,是一個小女孩清唱著童謠;雅雯心頭震了一下,趕緊將音響關掉•••

  「•••今天我回來,你們剛穿新棉袍•••」聲音仍然存在;雅雯發現是從家門口傳過來的,慢慢轉身走向家門,一步、一步、一步•••那個洋娃娃,正側身坐在上頭的氣窗,還緩緩轉過頭來,睜開眼直視著;雅雯不禁向後退,全身也抖個不停•••一隻手瞬間地拍了雅雯肩膀一下,雅雯趕緊轉身,但背後卻空無一人;愣了一下後,雅雯直覺地,抬頭一望,那個小女孩,在天花板上,慢慢地,攀爬著,甚至還轉頭,瞪著雅雯,露出令人發毛的微笑;雅雯想大聲尖叫,卻喊不出聲,頸部感覺到有隻手,緊緊地掐著•••過了一段時間後,頸部的壓迫終於消失,但雅雯也感到全身無力,不禁兩腳一跪,頭低垂了下來,氣大口大口地喘著;就在雅雯覺得快昏厥時,突然一雙手,捧住她的頭,抬了起來;那個小女孩,她在雅雯的前方,面對著面,距離不到二十公分,還一直不斷靠近,眼睛越睜越大,微笑越來越詭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陰曆七月七(六)牌位

  
  早上七點多,禾明醒過來時,發現雅雯仍在睡夢中。因為長期患憂鬱症的關係,雅雯經常會失眠,甚至幾乎每天五點多時就會起床,所以禾明認為這是好現象,決定不叫醒她。

  禾明正要外出買早餐時,在樓梯間遇到二樓的鐘太太。

「嘿,趙先生,你是不是在找那個剛搬來不久的算命師啊?」

  「妳怎麼知道?」禾明有些疑惑。

  「•••呵,因為你前幾天晚上在他家門前大呼小叫的,所以我就想•••」鐘太太表情略顯尷尬,這令禾明有點難堪。

  「不要管這些啦•••」鐘太太語氣突然變得嚴肅,「•••跟你說,那個算命師已經死了•••」

  禾明心頭一顫,沒想到自己的猜測果然是真的,「•••是發生了什麼事?」

  「聽說他店面的房東去收錢時,發現他死在裡面的房間,而且已經開始發臭•••警察判斷是上吊自殺的,而且可能死三四天了,但奇怪的是,他是用繩子綁在天花板的樑柱吊死的,但是聽說那樑柱離地面至少有五公尺高,而他腳下也沒有任何可以爬的東西,怎麼會是自殺的,難不成他會飛•••」

  「•••」禾明說不出一句話來。

  「•••所以啊,大家就說這一定和他養鬼脫離不了關係•••」
─ ─ ─ ─ ─
  「有沒有人在這裡?鬼來囉!」旻芸的幼稚園老師走往游泳池間,尋找玩捉迷藏的小朋友。

  那位老師慢慢地靠近,耳裡不傳來小孩的嘻笑聲•••「呵呵」、「呵呵呵」、「呵」•••她不禁心想,小孩實在很天真,這樣一下子就被抓到了。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開毛玻璃門,游泳池間裡卻一個人也沒有•••她正準備轉身離開時,又再度聽見•••「呵呵」、「呵呵呵」、「呵」•••回頭仔細一瞧,池裡的水居然有些許波動,好像裡頭有人在玩水似的,又過沒多久,水被強力地波來波去,還夾雜著小孩的嘻笑聲•••那位老師愣了許久,直到水停止了波動,才發現那個看不見的小孩似乎已從水中爬起來,地面出現一個接著一個的水腳印,逐漸她逼近•••

  「啊!•••」那位老師連滾帶爬衝了出去,卻沒發現旻芸躲在一堆浮板後頭•••

  「呵呵」、「呵呵呵」、「呵」•••
─ ─ ─ ─ ─
  「•••」禾明耳裡傳來窸窣的說話聲,不禁醒了過來。

  雅雯閉著眼睛在睡覺,嘴巴卻不斷地念念有詞。禾明可以聽清楚每個字的發音,但是拼湊起來卻是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禾明看了看手上的錶,是半夜三點多。今天一整天雅雯幾乎都在睡覺,醒來時也是精神恍惚,禾明不免開始有點擔心。

  禾明決定叫醒雅雯,正轉頭時,發現雅雯的雙眼居然已經睜開,而且瞪地圓大,只是不像是在看著禾明。

  「雅雯,怎麼了?」禾明一邊說著,一邊用手在雅雯眼前上下移動,好確定她是否醒著,但雅雯卻完全沒有任何回應。

  沒一會兒,雅雯緩緩起身,離開了房間,六神無主地,任禾明怎麼叫都叫不醒。

  「奇怪,雅雯會夢遊嗎?」禾明覺得事情很不對勁。

  禾明跟在雅雯後頭,發現她站在全黑的客廳裡,輕輕晃著身子,繼續念念有詞;禾明趕緊走向前,用力搖著雅雯的肩膀,還一邊喊,「雅雯,怎麼了,妳不要嚇我啊!」

就這樣不曉得過了多久,雅雯終於說了一句禾明聽得懂的話,「這是哪裡,那個小女孩是誰,她要帶我去哪裡啊!」
─ ─ ─ ─ ─
  今天是星期六,禾明原本要加班,但他向公司請了假,在家好好照顧雅雯。折騰了一整天,醫生勝麟也盡了全力檢查,但還是找不出原因,最後只開了一些鎮定劑。

  雅雯剛剛終於睡著,停止了詭異的行為,禾明才鬆了一口氣,躺在客廳的沙發休息。為了避免影響旻芸,禾明也要旻芸上床睡覺。

  「到底我該怎麼辦?」禾明望著天花板,第一次感到非常無助。

  「叮咚、叮咚、叮咚•••」電鈴響了起來。

  禾明拖著沉重的腳步打開家門,眼前站著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

  「趙先生,記得我嗎?我是陶桑。」

  「你是•••」禾明感到非常熟悉。

  「你前幾天來廟裡找我幫忙,說你家人碰到一些不尋常的事。」

  「啊,你是那個廟祝。」禾明想起來了,那時找他幫忙,他居然只給了個護身符,「怎麼啦,我錢給得不夠嗎?」

  「趙先生,你誤會啦,是這樣的,那天你一進門時,我就感應到你家確實有鬼魂,但是它的波動是正面的,換句話說,它對於你們不會有傷害,甚至這種魂魄通常就是你們往生的家人。」陶桑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你又現在來幹什麼?」禾明語氣有些不悅。

  「可是那天你回去後,我發現廟裡的樹燈篙居然自己往上升高一丈之多,我才驚覺事情不對勁,查了好幾天,才知道你住在這裡。」

  「什麼樹燈篙啊?」

  「樹燈篙就是一跟竹竿,上面掛著燈籠,是鬼月用來招鬼魂的,而那燈籠莫名其妙在你來後就自己升高,表示你家確實有鬼魂,而且是怨念非常深的那種。」陶桑語氣非常誠懇,希望釐清禾明的誤會,「我還想不通為什麼感應和樹燈篙會相反,但我只知道你或者你的家人非常危險。」

  「陶桑,你先進來吧,我們再談。」禾明感覺事情似乎露出了曙光。
─ ─ ─ ─ ─
  禾明好不容易說服了公寓的管理員,拿到那位算命師家裡的鑰匙,因為陶桑在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認為起因必定和雅雯去算命脫不了關係。

  走進屋內,裡頭的家具沒有幾樣,桌子、椅子、鞋櫃,其他幾乎是空蕩蕩的一片,還到處佈滿了灰塵;禾明走進內裡右側的房間,找到日光燈的開關後,將它按下,才發現上頭根本沒有燈管,只有昏黃的小燈;燈被打開後,禾明才發現,眼前出現了和這屋子極不協調的畫面,一張供桌,上頭擺滿冥紙、魚肉、蔬果,而最前方有張遺照,是一個小女孩的畫像;左側有一洋娃娃,已經非常破舊,而右側有一牌位,上頭寫著「黃」、「小」、「紅」三個字。

  陶桑站在禾明身後許久,頭微微向上,一直都沒講話;禾明轉身發現後,正想問陶桑有沒有什麼發現,陶桑卻先開了口,「道兄,你想幹麻?」

  禾明被陶桑嚴厲的語氣嚇到,他緩緩把頭向上,發現那算命師正吊在上面,用手努力在掙脫繩索,眼睛睜的圓大,鮮紅的舌頭也往外吐出,臉部已經扭曲了十分,表情更是痛苦萬分。

  「趙先生,麻煩你到外頭等我。」陶桑的語氣非常鎮定。

  禾明全身早已顫抖不停,但還是勉強保持冷靜,慢慢走到外頭。
     ─ ─ ─ ─ ─
  「你老婆國小時和黃小紅是同班同學,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其實小紅一直很羨慕你老婆,或許應該說是忌妒,因為一個有健全的家庭,爸爸是家長會會長,另一個卻是孤兒,親戚推來推去的小孩;一個上下學有車接送,另一個卻連吃飯都有問題,甚至到了死時也是如此。」陶桑將他的所知告訴禾明,「她們一次遠足時,遊覽車掉入溪谷,那時候你老婆和小紅都只有受傷,但是腳被座椅卡住,無法離開,而車子正在漏油,隨時會爆炸,她們的老師進去救時,想都沒想就先救你老婆,任由小紅大喊救命都沒用,你老婆被救出後,遊覽車隨後就爆炸了,小紅活活地被燒死•••」

  禾明不禁閉上眼睛,嘆了一口氣。

  「•••那時候會通靈的龐先生正好經過,發現小紅的冤魂,於是供養她來賺錢,而他幫小紅不被鬼差帶走•••可是上星期,小紅與你老婆相遇,決定要加害於她,可是龐先生反對,結果反遭毒手•••」

  「那現在呢?」禾明語氣非常急迫。

  「•••龐先生一直想告訴你,但因為他是被勒死的,所以無法說話,只好一直向你現身•••小紅她不想直接要你老婆的命,她想帶走你老婆,讓她感受什麼叫痛苦•••你老婆三魂七魄已經被帶走了九成,如果不趕快帶她回來,恐怕一入冥界,她會變成植物人,只剩一具軀殼•••」

  「陶桑,拜託你,幫幫雅雯吧!」禾明語氣非常激動。

  「趙先生,如果我可以幫忙,早就幫了,但是問題是我也無計可施,因為現在是鬼月,那麼多魂魄,我根本不曉得到哪找你老婆?」陶桑表情充滿抱歉。

  「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的•••」禾明跪了下來。

  「趙先生,你不要這樣,這是劫數,我一個凡人•••」陶桑沉默了一會兒,「•••有一個辦法,但非常危險。」

  「什麼辦法?」

  「趙先生,你和你老婆生活在一起很久,我也感覺得出你們感情很好,所以你們之間的頻率應該非常接近•••我可以幫你落陰,就是靈魂出竅,用孔明燈指引你通往冥界的路,或許可以找到你老婆,但是•••」陶桑略顯猶豫。

  「但是什麼?」

  「•••找到你老婆,同時表示會遇見小紅,她一定不會放你們走的,我怕到時候你們兩個都回不來,偏偏我又要幫你落陰,不能一起跟去•••」

  「我了解了,就這樣,幫我落陰吧!」禾明毫不猶豫。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決•••」陶桑也決定一試,「•••但是,記得找到你老婆後,跟著孔明燈走,千萬不要回頭,否則燈會熄滅,你們就永遠回不來了,還有•••小紅應該會在陰曆七月七的子時帶你老婆進入冥界,所以你必須在這之前完成,否則到時候做什麼都沒用了•••現在離陰曆七月七只剩半柱香的時間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glow=Red,3]陰曆七月七【最終話】[/glow][glow=Blue,3]陰陽[/glow]



  
  陶桑在禾明家的客廳裡起了一座臨時法壇,隨後點燃了一盞黃紙作的小燈籠,「記得,孔明燈可以帶你出入冥界,還可以避免其它厲鬼看見你,所以千萬不要讓它熄滅。」陶桑囑咐完後,將兩面鏡子擺在沙發的兩旁。

  「不要回頭,我記得。」禾明堅決地回答。

「鏡子互相照射,會影響磁場的混亂,讓陰陽相通,就是所謂的『陰陽子午線』。來,坐到這中間。」

  禾明坐到沙發上,深呼吸了一口氣,拿起一條紅布巾,綁在眼睛上。

  「只要撐過這次,小紅就會被鬼差帶回冥界,以後你老婆就不會有事了。」陶桑隨後在臨時法壇上點了半柱香,「你只有半柱香的時間,千萬不要耽誤。」

  陶桑拿起法壇上的法鈴,開始不斷搖晃,嘴裡也一邊念著符語•••「呤」、「呤」、「呤」•••「嘛泥侔莫」、「囉喇魃多」•••禾明一開始覺得這些聲音非常吵雜,但是後來居然感到很協調,甚至是悅耳•••一股檀香味傳到禾明的鼻子裡,全身自然而然地被放鬆•••禾明開始覺得非常疲倦,耳朵裡的聲音慢慢地消失,體重也越來越輕•••「呤」、「呤」、「呤」•••「呤」、「呤」•••「呤」•••聲音完全消失了,禾明也突然清醒了過來,一瞬間,眼前是他從來沒看過的情景•••

  一座深不見底的懸崖,一百尺長的老舊吊橋,上頭的燈籠將橋面照地一片暗藍;禾明環視了四周,感覺有如深夜一般,黑漆一片;禾明找到了孔明燈,就在吊橋上方,他趕緊走上吊橋;孔明燈往懸崖對面移動,禾明毫不猶豫跟著往前,只是破舊的橋面稍微阻緩了速度。

  禾明到了對面,才發現眼前是一片斜坡,上頭有著數不清的墳塚,而四周吹著陣陣的冷風;冷風摩擦過墳塚旁的雜草,產生一股股的沙沙聲,聽起來有如人在啜泣一般,不禁令禾明打了個冷顫;孔明燈繼續往前飄,禾明才發覺前頭有一座看不到盡頭的隧道,而孔明燈正是飄進了那隧道裡頭。

  禾明走進了隧道,一開始除了孔明燈的燈光外,全是黑鴉一片,但是不曉得走了多久後,周圍出現了一些火光,呈現綠色,到處飄動;因為這些綠色燈火的關係,禾明才發現隧道兩旁各有一條溝渠,上面浮著幾個零星的紙厝、紙筏及紙偶,而裡頭傳來了陣陣的吵雜聲,有嗩吶聲、法鈴聲、符語聲、親人淒涼的呼喚聲 •••

「這應該是鬼月大家送來的東西,所以這裡是通往冥界的道路,對,絕對不會錯•••」禾明心想,「•••我一定要趕快找到雅雯。」

  不曉得走了多久,周圍的場景卻只是不斷地在重複,禾明心裡開始慌張了起來,「怎麼辦,我好像在原地打轉,半柱香的時間應該所剩無幾了吧。」

  就在禾明逐漸灰心時,突然想起他向雅雯說過的話─「我答應妳,我絕不會讓任何不好的事發生。」

  禾明重新打起精神,正準備繼續往前時,他訝異地發現,雅雯就站在離他不到五公尺處的地方,緩緩地往前走;禾明趕緊跑到雅雯的前方,抓著她的肩膀,「雅雯,是我,阿明啊!」

  雅雯原本精神相當恍惚,但是被禾明這麼一喚,逐漸恢復了意識,「阿明,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等會再跟妳解釋,快跟我走。」就在禾明講完這句話時,前方傳來一女孩的歌聲,「•••今天我回來,你們剛穿新棉袍•••」

  「阿明,是她,她把我帶到這裡•••她來了•••」雅雯的表情充滿著驚恐,身體無力地快倒下。

  「走,快走!」禾明趕緊背起雅雯,轉頭往回狂奔,而孔明燈也迅速地往出發處移動。

  不曉得跑了多久,終於看到隧道的入口處,禾明正欣喜時,卻發現有個小女孩抱著洋娃娃,鐵青著臉站在一旁,和算命師家裡的那幅畫像幾乎一樣;孔明燈仍繼續往前移動,離開了隧道,禾明猶豫了一會兒,決定閉上眼睛,不顧一切往前跑,這是他唯一的選擇•••「呵呵」、「呵呵呵」、「呵」•••耳裡不斷傳來小紅的笑聲•••禾明覺得已經跑出隧道外後,睜開了雙眼,眼前果然是那座吊橋。

  禾明因為背著雅雯,所以走在橋面上腳步略顯不穩,「雅雯,妳還好吧。」

  「嗯•••」雅雯似乎已經很累,連回答的力氣都沒有。

  •••「呵呵」、「呵呵呵」、「呵」•••小紅的嘻笑聲從背後傳來•••「小雯,救我!」•••一瞬間,雅雯的回憶全部湧上來,二十年前,老師背著她往車外跑,卻不顧小紅的求救聲•••到了車外後,一陣爆炸的巨響聲,雅雯轉頭,親眼見到小紅被活活燒死•••「小紅,不要啊!」雅雯一驚醒,背後是那數不清的墳塚•••孔明燈在黑暗中消失了•••

  「為什麼?」禾明找不到孔明燈,完全不知所措。

禾明輕輕讓雅雯靠在橋邊,「雅雯,妳剛剛是不是有轉頭•••」

  雅雯無力地點頭。

  「糟了,我忘了跟妳說•••」

  •••「呵呵」、「呵呵呵」、「呵」•••小紅詭異的笑聲傳遍了整個懸崖•••「禾明,怎麼有好多人講話的聲音•••」雅雯疑惑地問•••禾明驚覺確實有一些吵雜聲,而且越來越多,是從懸崖對面傳來的•••禾明緩緩轉頭,全身止不住地發抖•••斜坡上的墳塚一一突起,裡頭冒出一具又一具的屍體,有的血流滿面,有的斷手,有的眼睛往裡頭凹•••成千上萬的厲鬼迅速向吊橋上的禾明和雅雯靠近•••禾明想重新背起雅雯逃跑,但是此時才驚覺,橋面下已經冒出了成堆的厲鬼,用手拉住禾明和雅雯的腳•••深知無法脫身,禾明緊緊地抱著雅雯,祈求這些厲鬼只會傷害他•••雅雯的表情越來越驚恐,只能緊緊地抱著禾明,「不要啊!•••」•••
    ─ ─ ─ ─ ─
  「小姐,我要這些小黃菊。」

  「包成一束嗎?」花店的服務小姐問著。

  「嗯。」

  服務小姐一邊包著花,一邊問, 「是送給誰啊?」

  「我丈夫。」

  「喔,難得看到有人結婚後還這麼相愛的。」服務小姐露出羨慕的表情。

  雅雯帶著包好的花束,離開了花店。一路上,心裡都不斷地想著,「一年了,事情已經過了一年,卻好像昨天才發生一樣。」

  雅雯到了一座墓地,站在一墳塚前,墓碑上寫著「趙」、「禾」、「明」。
─ ─ ─ ─ ─
  一年前,就在禾明和雅雯被厲鬼追得走投無路時,身旁出現了另一個小女孩,「爸、媽,我是旻薰。」

  旻芸和旻薰是雙胞胎姊妹,但是旻薰因為難產的緣故去世了;禾明和雅雯因為捨不得的關係,所以在旻芸房間的對面佈置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房間,這也使得旻薰每到鬼月時,都會回來附身在旻芸身上,尋找失落的親情。

  陶桑在幫禾明落陰後,發現屋裡那股正面能量的魂魄確實存在,一尋找下,發現了旻薰;因為旻薰已經往生,當然知道通往冥界的路,所以在陶桑解釋後,旻薰決定前往冥界。

  「旻薰,快帶妳媽離開•••」禾明奮力撥開那些抓住雅雯腳的厲鬼,但是成千上萬的厲鬼又隨後趕到,禾明不得已,只好犧牲自己,擋住這些厲鬼,好讓旻薰有充足的時間帶雅雯離開,「快走啊!•••」。
─ ─ ─ ─ ─
  雅雯從墓地回到了公寓,裡頭一片空蕩蕩,家具和行李幾乎都已經搬走了。一方面為了避免觸景傷情,它方面為了讓禾明和旻薰不要留戀,雅雯決定離開這個傷心地。

  「小芸,走囉!」雅雯喚著在房間裡的旻芸。

  旻芸從房間裡跑到客廳,緊緊牽著媽媽的手,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因為失去了爸爸,讓她更加珍惜媽媽。

  她們走到家門口,準備離開時,雅雯直覺地回頭,她看見禾明牽著旻薰從那間一向緊閉的房間走了出來,微笑地向她們揮手道別。

  雅雯轉回頭用手擦乾眼眶的淚,牽著旻芸離開了家,「阿明,謝謝你,給了我一個最美的七夕。」


查看完整版本: [轉貼]超毛系列故事 陰月七月七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2883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