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異度空間 » [轉貼]你...自認有同情心嗎?

頁: [1]

阿派2006-4-16 09:01 AM
[轉貼]你...自認有同情心嗎?

這則故事是身邊朋友告訴我的...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恐怖經驗...

我的朋友志宏高中畢業後,平時和同學之間保持著聯繫,
另外有兩位老同學和他居住在台中,
志宏、阿清和美娟三人,大家都是感情不錯的同鄉。

今年三月,他們共搭乘一部車,參加住在南投的老同學的婚禮。
車上兩男一女,志宏開車,阿清和美娟這對夫妻坐在後座,
一路從市區駛入山區。

婚禮中午12點開始,喜宴過後,大家免不了續續敘舊,聊幾句才走。
志宏他們順道四處逛,買山產,逗留不少時間,
直到夜幕漸漸低垂,趁著黃昏還有點光線,他們才意興闌珊地打算回家。

志宏酒喝多了,改換阿清開車,其他人趁機閉目養神。

回途經過仁愛鄉翠峰山區,
此時,一個不尋常的徵兆發生了。
雖然此處環境偏僻,一路上不見人煙,
原本四面八方還可以聽見欣欣向榮的蟲鳴鳥叫聲...

怎麼一下子全安靜了呢?

坐在一旁歇息的志宏,驟然察覺,四野變得靜悄悄的,
除了四週的沉香樹被風刮出知嘎知嘎的噪音,
感覺不到其他生物活動的訊息,氣氛霎時僵冷。

忽然,在樹叢邊竄出一隻白毛小狗,嗚嗚的哀嚎著。
志宏仔細瞧,原來小狗前足被捕獸夾嵌住,眼神十分痛苦,
小狗跟車上來,一副想找人求救的可憐模樣。

志宏和美娟兩人看了於心不忍,要求阿清停車,好取下小狗的捕獸夾,
不知道為什麼,阿清好像沒聽到也看不見,
只顧專心的開車,完全不回頭望一下。

志宏「覺得」車行駛速度不快,很緩慢的前進著,
小狗在後面一路尾隨車後頭,追逐一段距離,
大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阿清故意放慢車速來耍受傷的小狗。
美娟是很有愛心的女孩子,用非常急促的語氣要求停車,志宏也加入鼓吹停車行列,
奈何阿清絲毫不理會眾人勸告,
即使美娟氣得罵人,阿清任憑大家怎麼勸,就是不肯停車。

就在前方不遠處,一輛小客車迎面與我車交會,
山徑路勢險惡,右貼岩壁,左面懸崖,兩方必須降緩速度才能在這條窄道會車。
只見開車司機阿清冷汗冒滿身,表情透露有苦難言之神色,
額頭青筋浮現,似乎使勁畢生之力與人拔河,
志宏一旁觀察到古怪,詫異不已。

雙車剛剛交叉讓過,阿清遽然猛踩油門到底∼
車像火箭般彈出,一路往山下狂奔,
眾人嚇了一大跳,心臟差點沒飛出體外。
深沉的黑夜籠罩大地,視線極差,險象環生,
志宏耳邊傳來陣陣強風,嗚休嗚休的響。

「你到底在幹什麼?瘋了嗎?」

大家在心驚膽顫中脫離這片荒山野嶺。

回到燈火通明的市區後,阿清終於緩回車速,
阿清異常舉動引起志宏和美娟揣測,知道事有奚翹,不當面發問。

車內瀰漫一股詭異的氣氛,直到回家後,阿清才向兩人解釋原委:

阿清剛剛經過翠峰山區時,突然打了一個冷顫,一襲不祥預感浮上心頭。
先聞到腐屍味,接著路邊亂草堆竄出一物,
乍看下是小狗,然而從阿清這對「陰陽眼」見到的,
卻是一名男童。

左手腕沒了,像被人用刀鋸斷,剩一截肉甩來甩去,
後頸部繞著麻繩索,脊椎骨外露,
蛆蟲遍佈啃食,全身赤裸,半邊頭髮散亂。
男童手腳朝地,快速爬行,五官猙獰。

大家只聽到小狗虛弱的求救聲,
環繞在阿清耳邊的聲音,都是孩童淒厲的獰笑,
狂風中夾雜悲怨的哭腔,一波波擾亂阿清心神。

前幾年,機緣中認識某位師父,
師父算出阿清命盤被死煞相剋,未來即將遭受邪靈侵害身亡,當替死鬼。
於是,幫阿清開天眼,交代他自求多福,並透露一些先機讓阿清防範。

不料時間一久,沖淡阿清這段記憶,今天遇到鬼童才想起警告。

魂飛魄散的阿清,又擔心天色昏黑,路形崎嶇,
車速過快有翻車墜崖的危險,不敢踩緊油門。
鬼童一路窮追不捨,每逢鬼童快要接近,
阿清就稍微加速將牠甩開,試圖開到良好路段再做打算。

眼見計速錶維持在60∼70公里都無法擺脫鬼童的糾纏,阿清心中叫苦連天。
好不容易甩開一段距離,偏偏前方又來車交會阻礙去路,迫使阿清減速,
緊張的阿清在恐懼中別無選擇,所以一咬牙將油門踩底,
一口氣逃離這恐怖現場。。

志宏和美娟聽完以上敘述,
臉色蒼白如紙,嚇得無法言語

阿清冷靜思考片刻, 撥打老師父曾留下一支聯絡電話,和師父搭上線通話。
阿清將今日遭遇全盤告訴老師父,希望確保能平安無事。

老師父的回覆並不樂觀:

據說死於非命的孩童一旦屍體被埋在極陰之地,
長期無人發現的話,怨氣日積月累,會形成魑童,專門等待孕婦下手。
當孕婦經過,魑童會變化成受傷小動物,利用的人類的同情心接近孕婦,
侵入胎中,對孕婦一家人作祟,噬盡家中的精氣和福運,招引邪物戾氣降禍給你,
非要你家破人亡,作替死鬼,才肯干休。

美娟懷有身孕5個月,這也是魑童挑上阿清的原因。

唯一解決的方法,難道要將孩子打掉嗎?

阿清不敢將老師父的話轉告美娟,
讓她無謂擔憂只是多增加一個人痛苦,
不過私底下有偷偷透露給志宏。

這幾天來,阿清反反覆覆檢查後車玻璃數10遍,
一道五指手印依稀可辨,就像惡作劇的頑童跳到車廂印上去似的。

阿清模糊回想著,當時已經將魑童拋開一段距離,說不定這一切早就結束了。

但是...後來兩車交會時減速,又讓魑童追上來呢?

阿清寧願相信,他從後照鏡所窺見的那一眼只是幻覺∼

貼上車窗玻璃微笑的魑童,四顆瞳孔炯炯有神,
魑童的小頭顱,似乎穿過玻璃,垂降在妻子的腹部...

志宏回憶當時所見,好像有這麼一道黑影從背後掠過,
也有可能眼花產生錯覺而已吧!

過幾天後,志宏無意間看到一份舊報紙的社會新聞版,
刊登這起發生在半年前所破獲的綁票案。
兇嫌被逮捕時供稱已將許姓男童撕票, 棄屍在仁愛鄉翠峰山區一帶,
詳細位置連兇嫌都記不得了...


查看完整版本: [轉貼]你...自認有同情心嗎?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08891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