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政治現況 » 沒辦法不想起他-鄭南榕

頁: [1]

devisu2009-4-6 10:16 AM
沒辦法不想起他-鄭南榕

現在時間在台北正在舉行鄭南榕殉道20週年追思會
沒辦法親身前往參加
只能在這裡遙寄我的感謝

illuminati2009-4-6 10:39 AM
[url]http://www.shadowgov.tw/19547_0_is.htm[/url]

直播,我也是剛才注意到..

活動內容:現場,鄭南榕的夫人葉菊蘭、女兒鄭竹梅、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影子政府召集人謝長廷、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邱晃泉、詩人李敏勇 都將出席致詞。並由蔡瑞月文化基金會表演「那個時代」舞碼及播放「焚」-鄭南榕殉道二十周年紀錄片,另外,現場將由雲林縣長蘇治芬、前新聞局長姚文智擔任主持人,來賓:朱頭皮、蕭福德、林生祥、余彩雯、蔡昱珊、蕭東山、王明哲等人在現場演奏、演唱,楊蕙如與學生們詩詞朗誦。

影子政府的 plurk :
[url]http://www.plurk.com/shadowgovtw[/url]

lilounobody2009-4-6 12:36 PM
在南國島嶼落地生根的大榕樹...

「尼龍」桑
您當初以自己肉身追求的「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
如今有人與其他幫腔者照他們的方式去發揮
1987年 您說 「我是一個外省囝仔,我主張臺灣獨立」
2009年 我們小小的島國上有人繼續洋洋得意地自稱「高級外省人」
他 他們的身邊有黑白勢力撐腰  
他們硬要把我們塞進大國框架下
要我們披著一張死皮繼續唱大戲
這樣的年代 我們這樣想起你...

---------------

[b]我喜歡這樣想你 [/b]



我常常想你。

想你,以一種幾近殘忍或敗德的方式想你,快樂的想,嘴角含笑的想。或者說,我喜歡這樣想你,或者說,我想你喜歡我這樣想你。

寒流來,大家圍著吃酸菜白肉火鍋的時候,我想你。農曆春節鞭炮聲中,興高彩烈打麻將的時候,我想你。細細春雨裡,黃澄澄的木棉花轟轟然開在高高的枝頭上,我想你。認識一個爽快俐落踏實努力的新朋友的時候,我想你。看到好書,讀到好文章,聽到荒腔走板的歌聲,我想你。知道別人也想你的時候,我想你。快樂的時候想你,不快樂的時候,我也寧可快樂的想你。「他媽的,鄭南榕,我對你真好,好的連我自己都感動了。」你生前我曾三番兩次嘀嘀咕咕,現在偶爾我還會如此自言自語。

我想你,因為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一個很好很好的老闆。我想你,快樂的想,嘴角含笑的想,因為我不把你當作一個英雄,一個烈士,或一個神祇。

前幾天,我和吳乃仁講話。他說了一句話,原句我已經忘了,大意是說,他從不鼓勵人家為兩千萬台灣人犧牲,因為他有時看到台灣人,只想一巴掌打下去,搞不清楚為什麼要為這種人犧牲。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如果我們曾經積極的做什麼,或乾淨的不做什麼,並不是念念不忘要為兩千萬台灣人犧牲奮鬥,而是為自己,為了自己的心安理得,為了自己晚上好睡一點,為了以後不遺憾。你做的種種,應該也是這樣吧。我早早放棄詮釋你生前死後的意義和影響,寧願認定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自己的信仰,或諸如此類很抽象很遙遠卻很不可或缺的東西。因為諸多台灣人的諸多模樣,也常令我忍不住想要一巴掌往他的腦袋瓜打下去呢。

一年多前,心情正悶時,我曾寫信給日本的阿娟。匆匆歲月,我不太記得詳細內容,約略是說,自從你走了之後,回想過去,彷彿力氣已在那幾年用完,再也沒辦法做任何需要耐力和意志力的事情了。我的一部份生命,隨著你的死去而死去了。春寒料峭,我在霧濛濛的窗前寫信給遠方的友人,寫著寫著,禁不住就趴在書桌上哭起來。無法遏止的淚水,分不清是為你流還是為自己流。

也是從那時開始,我暗暗立誓,此後不再為自己落淚。

漸漸我化繁為簡,自然而然把自己整理成一種「讀者文摘」型的人物。漸漸我比較能夠快樂,啊,快樂是可能的,如果你願意。豪情壯志,寫在雲上,絲絲隨風而去。 「 如果我能阻止一個心破碎 我便沒白活 如果我能使一個生命少受點罪 或緩和一點痛苦 或幫助一隻昏迷的知更鳥 再度回到它的窩 我便沒有白活」這是閣樓詩人艾蜜莉.荻金遜的詩。是的,我已經是「讀者文摘」型的人類。

其實你一直很容易快樂。從前在編輯檯處理你的稿子,似乎很少給你好臉色看。我們說別人的文字是「化腐朽為神奇」,你的恰恰相反,是「化神奇為腐朽」。對於我們無情的比喻,你總是好脾氣的笑著。難得幾次稱說讚你稿子寫的好,你就掩飾不住滿臉暢意,立刻用加倍的形容詞鉅細靡遺的讚美自己,然後以走路有風的步伐,咻咻有聲的走回總編輯室,繼續寫稿。

是的,你的字典裡沒有「謙虛」。你很少推拖拒絕,很少以退為進,倒常常以接近突兀的明快口氣,說,是,我可以,我來做,我做的很好。於是,你就去做了。

你還喜歡讚美你的妻子和女兒。對現時的男人來說,眷戀女兒似乎是社會所允許的,大聲誇耀妻子的諸多能事,往往遭人側目。我識你於微時,於你「相妻教女」的日子,常看你穿著短褲,趿著拖鞋,牽著小竹梅坐公車逛台北市打電動玩具。在識與不識者面前,你大言夸夸,說你娶太太第一名,說你太太穿著打扮第一流,說你太太在廣告界提案比稿第一把,又說你太太如何為你傾倒,為你痴迷,云云。聽者有人皺緊眉頭,有人扭頭輕笑,大部份人不以為意,我卻確信你是一個難得的有氣度有自信的男人。

竹梅也是。辦雜誌的時候,葉菊蘭廣告公司上班早,你帶竹梅到亞都咖啡廳,父女兩人看報紙吃早餐,唧唧咕咕說話說個不停。你送竹梅上學,接竹梅放學。逢人就瞇瞇笑,說,「啊,我和別人的太太有約會。」快樂兩個字簡直就刻在額上,要向全世界的人宣布你的幸福。

你走後,竹梅寫了一首詩。說你是她的太陽,卻是她叫不回的太陽,太陽不見了,她覺得好冷好冷。

我常覺得,你們是彼此的太陽。你們一家三口互相狂戀,樂成一團。

近月來,為了編你的三週年紀念集,我數度前往你家。竹梅已經六年級了,聰穎過人,美麗倍增,將來有傾國傾城的可能。她在廚房磨菇半天,才款款移步出來,端著茶托,輕柔的說,「胡阿姨,請用茶。」茶托上是白瓷鑲金邊的茶具,清澈茶面上漂著一片新鮮艷麗的紫紅玫瑰花瓣,另外兩個白瓷茶盤,一個擺了幾粒貝殻狀的巧克力糖,一個則裝著金黃透明的桔子醬,都襯著帶水珠的紫紅色玫瑰花瓣。「胡阿姨,紅茶加一點點桔子醬,攪拌一下,妳試試看,很好喝呢。 」

你的妻子也只有在提到竹梅時,才綻出甜滋滋的笑容。我們喝茶講話,說著說著,她就入了神,自顧自又說起不相干的主題,也是永恆的主題,「哎,竹梅怎麼這麼漂亮,這麼漂亮。」這類的問題,她可以不停的自問自答。多年來,其實我也習慣了你們一家狂戀三人組的語言模式。至今她仍維持舊習,無論討論什麼事項,她永遠可以天外飛來一章,瞇著眼微笑起來,旁若無人的柔聲說,「哎,鄭南榕,真英俊,一輩子沒見過這麼英俊的男人。」我說,可是,鄭南榕那口黑牙……。她置之不理,繼續歡喜的自言自語。

我們在你家閣樓的榻榻米上講話。檜木方桌上放著我們雜誌社幾個娘兒們送葉菊蘭的生日禮物,一條南洋手染桌布,和一座橢圓青銅墨綠花瓶,插著白燦燦的滿天星,就供在你的油畫肖像下。落地窗外是淅淅瀝瀝的春雨,春雨後是各式各樣殘破的屋頂和荒草,以及遠處一片模糊的捷運工程。你的妻子在屋內哭泣,斷斷續續說一些陳年往事。

葉菊蘭說,「我的青春,全部投資給你了……你居然這樣對待我。」
鄭南榕說,「妳說什麼?我的青春,不也全部投資給妳了嗎……」
葉菊蘭說,「你不愛我……」
鄭南榕說,「有一天妳終會知道我很愛妳。」

我在閣樓裡翻閱你的妻子三年前此時的札記。

1989年2月17日,江瑞添說,鄭南榕足不出戶,缺乏陽光。吳寶玉說,竹梅就是鄭南榕的陽光。
1989年2月19日,竹梅中午哭了,不知道爸爸為什麼不出門?
1989年2月21日,連續兩天沒睡,什麼時候是訣別日?
1989年5月13日,一,整理冬天衣物,交洗衣店。看鄭南榕的衣櫥,淚眼模糊中,決定不動它。二,下午爸爸媽媽來,說到骨灰罐的顏色和設計,不禁悲從中來。三,晚上做七七,燒兩套西裝,一件浴袍,一件外套,領帶三條,一雙鞋,一雙拖鞋,浴巾,手帕,內衣褲,休閒裝,給鄭南榕。四,竹梅要保留爸爸一件灰黑格子夾克。竹梅抱著夾克,偷偷的掉眼淚。五,做完七七,可以不用每天送飯,早晚燒香就好。但是想到鄭南榕仍在殯儀館中,總是不忍,好傷心啊。…

你的妻子在潦草的札記中寫著,「整理鄭南榕的東西,大哭。」接著她遲疑了,彷彿有點不安,下面又加了一句,「大哭一場,鄭南榕會不高興吧。」

她也勉強承認,其實你是她一輩子的恐懼和煩惱。尤其到後來,樣樣擔心,擔心雜誌銷路不好,擔心你脾氣壞,同事會氣跑,擔你通宵趕稿,半夜回家,過馬路會被車子撞到,擔心一通電話來,又說你被鎮暴警察打得頭破血流。無止境的擔心,日夜折磨她的神經。這三年來,反而是她最不必為你操心,也是她唯一不必為你操心的時候。但是,如果可能,她卻願意,她怎樣都願,有你繼續讓她操心。

「十八歲的選擇,愛上了,沒辦法。」她又流淚了,且用力點頭。

竹梅有時候會以小大人的口氣,說,別哭了,媽媽,都已經這樣了,妳怎麼還會這樣。

竹梅又說,媽,以後我不想當總統,也不想當藝術家。哲學是什麼?

你的妻子心頭怦怦跳,隱隱約約看到你的影子。她略帶顫抖的說,哲學很複雜,是一種思考的方式。

竹梅有點滿意,說,很好,我喜歡想,我喜歡思考。

有人問你的妻子,最想做什麼?她說,最希望陪竹梅做功課,騎腳踏車,在家安心等待,知道在適當的時刻,鄭南榕會推門進來。

我可以和你的妻子笑語殷殷,約好上草山賞櫻泡溫泉,和竹梅打勾勾,等編完紀念集,再去吃披薩看虎克船長。我想我也可以繼續快樂的想你,嘴角含笑的想你。但是,你告訴我,為什麼每當我看到你的妻子和女兒手牽手的身影在暮色蒼茫中漸去漸遠,請你告訴我,為什麼,我又會忍不住掩面落淚?


胡慧玲/寫於1992年春天•收錄於《我喜歡這樣想你》玉山社•1995
[url]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5819473.html[/url]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201/2400758824_a4c55ec082_o.jpg[/img]

[[i] Last edited by lilounobody on 2009-4-6 at 06:27 PM [/i]]

hellotaiwan2009-4-6 03:34 PM
希望100年后,臺灣仍然有人舉行鄭南榕殉道追思會。那些被日本人屠殺的臺灣人,已經沒有多少臺灣人去追思了。

lilounobody2009-4-6 04:25 PM
有些被中國人屠殺的台灣人
不要說追思
連屍體在哪
家屬都還找不到
還有人說  這件事根本沒有發生過
或說 這些人是「暴民」...

追思所有受害者
不論其意識形態為何

:(

[[i] Last edited by lilounobody on 2009-4-6 at 06:37 PM [/i]]

Spark2009-4-6 05:18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hellotaiwan[/i] at 2009-4-6 04:34 PM:
希望100年后,臺灣仍然有人舉行鄭南榕殉道追思會。那些被日本人屠殺的臺灣人,已經沒有多少臺灣人去追思了。 [/quote]
兩件事情扯在一塊有點牽強......:?
如果這個題目是講228追思, 那把日本據台時期的屠殺事件提出來一起討論, 還說得過去


不過這個主題是 鄭南榕"殉道"追思
鄭先生為了台灣人的自由而犧牲自己的性命, 你怎麼會把意義差個十萬八千里的事情給牽扯上勒?
還是你以為鄭先生是228受難者???:poor:

illuminati2009-4-6 06:23 PM
[url]http://taiwan.yichemusic.net/missing_u.html[/url]

[swf]http://taiwan.yichemusic.net/sound_control/missing_u.swf[/swf]

我喜歡這樣想你

詞/曲/編曲/演唱:艾文
二胡:李博文
混音:黑珍珠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喜歡想著你  我是有感情的
想像你做過的一切我越來越心虛  
我沒有勇氣

我喜歡這樣想你  從相識第一天起
如此接近我的生命  這種感情是真實的
我喜歡這樣想你  有一點英雄崇拜的
想你用你的勇氣  挑戰很多事的定義

哭泣的時候我喜歡躲在棉被裡  悲哀個徹底
認識你之後我才知道什麼樣的事情  
痛的刻骨銘心

我喜歡這樣想你  躲在棉被裡想你
雖然有一點濫情  卻讓我感動莫名
我喜歡這樣想你  想著你傻的可以
為了那一點堅持  不在乎任何打擊

對我來說你的故事它是一個傳奇  沒人能代替
因為有你讓我重新的思考我自己  
不被蒙在鼓裡

我喜歡這樣想你  雖然曾是個禁忌
但在我腦海裡的事  有絕對自主的權利
我喜歡這樣想你  想你的點點滴滴
就這樣自然而然的  它將會一直持續

我喜歡這樣想你  無時無刻的想你

devisu2009-4-7 08:24 PM
[url]http://www.youtube.com/user/twimitv[/url]

這邊可以看到紀念晚會過程

雖然nylon過世的時候我還小
根本不知道他
這幾天看了許多關於他的文章和影片
真的非常感動也很感慨
二十年了啊....
許多當年在nylon身旁的人有的還在堅持理想,有的變節,有的又再被關
當年的戒嚴獨裁政權又開始悄悄地冒芽
似乎繞了很大一圈又回到原處..........

nylon會怎麼看呢?

[[i] Last edited by devisu on 2009-4-7 at 09:25 PM [/i]]

lilounobody2009-4-9 12:48 PM
我們依然會想著你...

[b]1989年4月7日鄭南榕殉難事件始末[/b] ( 5/6/04)
林乾義(鄭雜誌社同仁)

資料來源:鄭南榕基金會
[url]http://www.nylon.org.tw/showArticle.jsp?id=18[/url]



 四月五日晚上,本社接到一通神秘電話,指稱警方將於第二天清晨前來拘提鄭南榕。這通電話大約在九點鐘打進來,由鄭南榕本人接聽,聽完以後,他神情嚴肅的走到叢書部,要林彗如打電話給聲援會的人士。經過通知以後,聲援人士紛紛趕來,遠從台中趕來聲援的人抵達雜誌社時,已是深夜兩點。


國民黨全面恐怖包圍 雜誌社陷入孤絕狀態

當晚前來聲援者包括蔡敏卿、陳元芬、李傳文、林重謨、盧修一、洪貴參、洪志銘等近二十人。盧修一和洪貴參還跟鄭南榕談了半個多小時;盧修一在四月八日上午的記者會,談到他與鄭南榕最後晤談的經過時,忍不住為之哽咽,泣不成聲。到了四月六日清晨以至上午,神秘電話所說的情況並未出現,聲援會人士於是紛紛散去。由於表面看來平靜,雖然大家心中已有警戒,但仍然不免稍有緊張後的鬆懈,誰知國民黨就是利用這種心情鬆弛的時刻,發動瘋狂的強行「拘提」行動。

 雜誌社的幹部,在國民黨強硬拘提黃昭輝以後,都已有警覺,四月三日,國民黨判處出版「李登輝短命政權完結篇」的陳維都有期徒刑八年,陳忠義四年,這種警覺更加強烈。然而,沒想到警方會如此迅速兇猛,在三天後就前來「拘提」,而且高檢處在四月四日就「簽好拘票」;更想不到[u]警特人員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命令雜誌社樓上的主人全家搬出,由他們派人「進駐」,將四樓當成摧毀雜誌社的「指揮總部」。 [/u]

 六日是星期四,為雜誌社的完稿日,社內員工經過徹夜工作以後,都十分疲憊。到了七日早晨八點以前,社裡員工大多已經離開,只剩下總編輯鄭南榕、執行副總編輯鄭肇基、副總編輯林乾義、編輯廖國禎、林慧如、總務邱美緣、鄭南榕的女兒鄭竹梅,聲援會人士蔡敏卿、陳慶華、翁添福、陳元芬、鄭坤漢以及一早前來打掃清潔的歐巴桑留在社內。

 清晨七點多,剛離開雜誌社不久的一位員工打電話回社內,表示他在松山機場附近看到兩輛鎮暴車。在樓下巡視的聲援會人員也看到一輛轎車內坐了兩個人,兩個穿制服的警察由民權東路五五○巷走進來,接著一輛巡邏車也開入巷內,由車上走下三名便衣,手裡都拿著同一式樣的黑色雨傘。兩輛消防車在不久後未鳴警笛地開到五五○巷巷口的統一超商門前,靜靜地停在路邊。

 八點十五分左右,鄭肇基和廖國禎下樓巡視,他們沿敦化北路走向松山機場,並未發現鎮暴車,也看不出有任何異狀,更看不到早起運動民眾所看見、清晨五點多就躲入中山國中裡待命的一百多名「鎮暴」警察。在樓下巡視的高金財,發現情況不對,匆匆跑到巷口的電話亭打電話給雜誌社示警,社內電話卻已打不通,再連續打了幾通聲援人士家中的電話,他們的電話居然也都不通;等到滿頭大汗的高金財轉頭一看,大批警察已經狂奔奔向雜誌社進行包圍。

 雜誌社內這時已經成為孤兒,全社陷入恐怖無比的狀態,就像一座面臨四面八方砲火的碉堡,也像張牙舞爪的野獸亟欲吞噬的生靈。

 八點五十分,國民黨安排好的人開始打電話進來「訂雜誌」,第一通是由林慧如接聽的,對方先問一年要多少錢,又問如果訂半年是多少;接著第二通、第三通「訂雜誌」的電話跟著打進來,內容都是一樣,由鄭南榕和陳元芬接聽。鄭南榕發覺情況不對,一面接電話,一面打手勢要林慧如掛掉電話,趕快離開。陳元芬掛上電話,衝下樓要跑到宣傳車上拿布鞋,一出樓下大門立刻被七、八名「鎮暴」警察衝上來拳打腳踢,並且把他架到中山國中圍牆,以警棍架在他的脖子上,用盾牌壓住他身子,加以「看管」。然後由中山分局刑事隊長侯友宜率領幾名警察將一樓大門踹開。

鄭南榕:你們通通趕快走 鐵門口與樓梯間最先起火

 社內,這時已全面面臨狂風暴雨的打擊,鄭南榕十分鎮定的叫醒熟睡中的女兒鄭竹梅,叫竹梅趕快跟邱阿姨走,然後將女兒交給邱美緣,要大家帶著竹梅趕快離開雜誌社,當時鄭南榕大喊:「你們通通趕快走!」鄭肇基已由床上爬起,打求救電話打不通,再打自備的無線電話也打不通。

 此刻,鐵門門口內與樓梯間突然起火,鄭肇基、翁添福、鄭坤漢、蔡敏卿、陳慶華趕緊拿滅火器撲火,可是,鐵門外的火太遠無法撲滅,鐵門內的火熄了又起,連續三次,最後鄭肇基拿起睡袋才蓋熄火苗。這段撲火的時間,大約是五分鐘。

 由於大門已被大火封住,林乾義、廖國禎和邱美緣、歐巴桑一起保護鄭竹梅,先衝進叢書部,林慧如還在叢書部內打電話。然而,[u]這時本社所有八線電話全部被電信局控制,鍵盤上八個按鈕全部一閃一閃地閃著紅燈。國民黨政權已很明顯的是要完全切斷自由時代週刊社對外求救與求援的管道,然後以絕對優勢的制式暴力一舉毀滅這家被孤立的雜誌社[/u],這種狠毒至極的作風,只怕連共產黨也做不出來。


濃濃黑煙警方抽手 熊熊烈焰南榕殉道

 邱美緣和林乾義等人眼見大量黑煙瀰漫全室,只得另覓出路,邱美緣指出資料室有出口,於是,和林乾義帶著鄭竹梅、廖國禎、歐巴桑一起用溼口罩蒙住口鼻,衝往資料室,打開所有的窗戶,讓新鮮空氣流進來,以維持呼吸。[u]只見這時後面巷子站了許多穿制服的警察和穿鎮暴裝的警察仰著頭袖手旁觀(OS:郭冠英回國時,黑衣人對示威民眾動手動腳,警察也「沒有看見」),消防車明明早已開到附近待命,卻用來做堵住巷子口,不讓外援進入之用,表現出一付「先讓你們驚恐、受罪」的姿態[/u]。

 在十一號門口奮力救火的五名男士、和加入救火的林慧如,那時卻都忽略了鄭南榕。林慧如在慌亂中忘了葉菊蘭暗中拜託她盯住鄭南榕的話;鄭肇基也只顧著滅火,只聽到蔡敏卿叫道:「南榕,不要那麼快,還有時間」,鄭肇基想起他的哥哥,大叫一聲:「南榕!」回頭一看,趁眾人忙於救火、找出口之時,鄭南榕早已迅快而毫不遲疑地進入總編輯室並反鎖房門。鄭肇基用力踢門,卻踢不開,找出早就備妥的鑰匙打開門一看,眼前的景象卻讓大家嚇住了!

 總編輯室已經是一片火海,火苗冒起有一人多高,紅色的熊熊烈焰中鄭南榕的軀體已看不見,只能看到他斜斜伸出的一隻腳。林慧如則悲切的叫了一聲:「鄭先生!鄭太太!」,她不知道葉菊蘭已經去上班了,以為那隻腳是葉菊蘭的腳,因為葉菊蘭曾經向她表示,假如鄭南榕敢死,她會跟他拼了!

從警察方向傳來猛暴聲 在資料室內劇嗆無人救

 鄭肇基放棄挽救鄭南榕以後,走到九號窗口呼吸新鮮空氣,當時九號窗口只有三人,由於不知他人下落,他想打開鐵門讓警方進來救出其他的人。他先試圖打開九號的鐵門,卻無法打開,於是找到一條溼毛巾摀住口鼻回到十一號,打開兩道鐵門,準備去開樓梯間的第二道鐵門時,發現警察正用乙炔切割鐵門,他被滾燙的鐵門燙傷了手指。當他正打算忍痛將鐵門打開時,突然由警察切割鐵門的方向傳來一聲轟然巨響,爆炸的威力吹得他的頭髮向後飛起來。鄭肇基只好退回九號窗口,他與陳慶華、蔡敏卿三人守住窗口約三十分鐘後,消防人員破壞鐵絲網,三人循雲梯爬下,脫離火場。

 鄭肇基三人抵達地面後,立刻由一大群警察、便衣圍住。[u]鄭肇基要求看鄭竹梅,便衣回說,小孩已經救出來加以「保護」,不必看,並命令警察把四個人架走。[/u]鄭肇基表示他必須留在現場清點雜誌社的損失,便衣卻仍強迫帶他離開;當鄭肇基詢問三人姓氏,竟然三個人都回答姓陳,並表示名字不必說了,只要隨他們走就行了。

 被困在資料室裡的林乾義、邱美緣、鄭竹梅、廖國禎、歐巴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濃密黑暗中嗆咳,不時脫下口罩向窗外吸一口空氣,再將口罩戴上。邱美緣抱著鄭竹梅爬上鐵製陽台,消防人員仍舊遲遲不來救人,此時距離警方包圍現場,[u]已足足過了三十分鐘,消防車仍奉命不開進來[/u]。

 [u]捱過漫長的三十分鐘後,屋內的濃煙越來越大,情況已經十分危急,但地上的警察仍好整以暇地,或抱胸或插腰抬頭觀望[/u]。鄭坤漢向窗外大喊救命,警方大概請示過上級以後,一輛小型消防車才慢慢由後巷口開進來。資料室內的五個人已在劇烈嗆咳,翁添福、鄭坤漢衝進了資料室,奮力用鉗子無法發揮多大作用,鄭竹梅已經嚇得號啕大哭。消防車的雲梯「好不容易」地伸到三樓窗口下,消防人員在翁、鄭合力下拉開安全窗的鐵絲網,七個被困的人才依次循雲梯抵達地面。

 在爬出窗口前,林乾義曾問鄭坤漢:「南榕呢?」鄭坤漢悲悽的搖搖頭說:「他把自己關在房間內,房間起火,他可能已經犧牲了!」單獨被困在叢書部的林慧如,也由消防車的雲梯爬下來,八個人聚在一起,所想到的只有鄭南榕很可能已經犧牲,但是在竹梅面前,卻都不敢開口互相詢問南榕的生死。便衣警察「命令」八個人靠牆站立,「不准走開」。竹梅被翁添福抱著,她已經停止哭泣,童稚臉孔上的神情似乎仍不知道她心目中的太陽已經壯烈成仁了。

國民黨事後的佈謠與抹黑行動

 警[u]方巡邏車駛來載走八個劫後餘生者的速度,比消防車開過來救人的速度不知快了多少。[/u]便衣刑警和「鎮暴警察」左右挾持,兩個人夾住一個人,將八位脫離火場的人強行押上巡邏車,既不說明以什麼「正當」理由強押,也不說明警方將這八人帶走,是當成「嫌犯」,還是當成「證人」。兩輛巡邏車打開警笛,一路呼嘯著闖越紅燈飛馳鬧區,把七位大人、一位小孩強行押往中山分局警備隊予以軟禁。

 在載走兩批離開火場的時代員工及聲援者後,警方即故意散佈不實消息,謠傳「證人」有人受傷,已被送到醫院。害得家屬信以為真,一下子奔往馬偕醫院,一下子奔往林口長庚醫院,到處奔波卻徒勞無功。聲援會的黃爾璇、李勝雄、周清玉等人士也因警方散佈謠言,耗費了大半天的時間而無法見到十一名火警見證者及在樓下被抓走的劉安庭。

 國民黨警方故意將見證者強行押走,又傳布謠言亂放消息,極其明顯是企圖將火場見證者加以隔離,威逼「口供」,修改內容之後再提供國民黨對外抹黑鄭南榕。從內政部長許水德和警政署長羅張,都在立法院公開說謊、惡意栽贓,誣衊鄭南榕投擲汽油彈,並聲稱是「根據」被偵訊的「證人」之「證詞」,可知國民黨政權置鄭南榕於死地之後,更企圖醜化鄭南榕為「狂徒」、「暴力份子」。

 四月七日,鄭南榕為了堅持他的兩個信仰──台灣獨立與言論自由,採取最悲壯的方式,獻出他的身體來表達他對這塊土地的摯愛,也以此方式表達他對國民黨暴力集團最強烈的抗議。鄭南榕死了,所有有良心的台灣人都為他同聲一哭,流下了感佩的熱淚。但是,他的靈魂一定永遠跟我們同在,他的崇高理想──台灣獨立建國與人生而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也將是本社所有員工、各界同志和所有台灣人必須一起努力、奮鬥的目標。

 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鄭南榕為台灣而死,台灣人請不要忘記這一天。

(本文原刊於自由時代週刊)

jackie@lyon2009-4-9 06:03 PM
他就住在我家對面

我不是學生我已經四十幾歲了,他就住在我家對面的巷子裡,當時我還很年輕!!

這篇文章寫的很感人,但當時,老實說,我不關心政治,我只是覺得這個人罔顧公共安全,是誰縱火的呢?

往後的十幾天從他家公寓傳出的噪音廣播,和他太太不斷用擴音氣狂叫哭喊一直到天亮!!

無論鄭南榕救了台灣與否,我不了解白色恐怖的國民黨怎麼沒有叫他們12點以後不要在放音樂了?我打電話到中山分局,他們說沒辦法叫他們停止廣播!!

各位同學,鄭南榕可能是妳們的英雄,我對死者沒有批判,但是我只能說,無論是什麼事,哪種人,都不該走極端.....!!而會走極端的人,也不該被描繪成英雄!!

我們可以繪影繪聲控訴,但是當時的異端份子們都是今日的民進黨大老,或者是失去舞台的台獨人士!!他們又是怎麼活過來的呢?有沒有人想過鄭如果今日還活著...他是否向施明德一樣怨嘆???

devisu2009-4-9 08:11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jackie@lyon[/i] at 2009-4-9 07:03 PM:
我不是學生我已經四十幾歲了,他就住在我家對面的巷子裡,當時我還很年輕!!

這篇文章寫的很感人,但當時,老實說,我不關心政治,我只是覺得這個人罔顧公共安全,是誰縱火的呢?

往後的十幾天從他家公寓傳出的噪音廣播,和他太太不斷用擴音氣狂叫哭喊一直到天亮!!

無論鄭南榕救了台灣與否,我不了解白色恐怖的國民黨怎麼沒有叫他們12點以後不要在放音樂了?我打電話到中山分局,他們說沒辦法叫他們停止廣播!!

各位同學,鄭南榕可能是妳們的英雄,我對死者沒有批判,但是我只能說,無論是什麼事,哪種人,都不該走極端.....!!而會走極端的人,也不該被描繪成英雄!!

我們可以繪影繪聲控訴,但是當時的異端份子們都是今日的民進黨大老,或者是失去舞台的台獨人士!!他們又是怎麼活過來的呢?有沒有人想過鄭如果今日還活著...他是否向施明德一樣怨嘆???
[/quote]


台灣解嚴於1987年7月15日
鄭南榕犧牲時台灣已經解嚴
但當時台灣仍然沒有完全的言論自由
鄭南榕並非為了救台灣而犧牲
他是為了為台灣所有人爭取言論自由而犧牲

我不想跟您筆戰
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本來就不同
只是我以為這個世界上如果沒有幾個走極端的人做出瘋狂的事情
現在我們可能還是猩猩吧!(進化的原裡不就是幾個走極端的基因產生突變?)

igpumos2009-4-9 08:45 PM
10樓的同鞋

20年前的你   不關心政治  覺得人家罔顧公共安全 ok(你可能不知那麼多警察在那邊)
20年後 現在的你  應該知道當時發生什麼事  還可以寫出這樣的回帖  無疑的是條中國豬

一個人為了理念殉道  需要多大的勇氣?  決心放棄妻小又需背負那多大的不捨?

〝如果鄭南榕先生還活著,他是否像施明德一樣怨嘆???〞我看不出這句話的重點?

不過如果讓施先生選擇   他應該是寧願活著怨嘆   而不是為了理想而殉道   
不要把兩種不同的人放在一起比   沒意思

wilma2009-4-9 08:52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jackie@lyon[/i] at 2009-4-10 02:03 AM:
我不是學生我已經四十幾歲了,他就住在我家對面的巷子裡,當時我還很年輕!!

這篇文章寫的很感人,但當時,老實說,我不關心政治,我只是覺得這個人罔顧公共安全,是誰縱火的呢?

往後的十幾天從他家公寓傳出的噪音廣 ... [/quote]

我可以理解你覺得他打擾到你的安寧,影響你的自由。
我也同意公共安全的問題

但是我覺得在你不知不覺中可以開始大聲罵政府罵警察批判任何執政者的同時,你忽略了你可以做這些事而不用被抓去關是當初這位你口中所謂的極端者以極端的行動幫你爭取來得。我不敢說言論自由是他一個人的功勞,但是我絕對相信他的激烈行為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如果人人都想說溫和的緩慢的去表達自己的不滿和抗議,很快就是煮熟的青蛙了。

igpumos2009-4-9 08:56 PM
什麼叫做中國豬?

就是死別人家的人沒關係   
毒奶粉? 沒關係   反正死的是別人家的孩子

有人為了捍衛言論自由而殉道    也有人在抱怨鄰居哭哭啼啼噪音太吵
人的水平  真的可以差很多

illuminati2009-4-9 09:48 PM
[quote]
他們又是怎麼活過來的呢?
[/quote]

他們很多都是被關在監牢裡面活過來的。或許為了你的安寧,鄭也該被關到監牢裡面。

那你或許該去控訴那些圍在外面那麼久,最後決定「用火攻堅」的警察,為什麼他們要點火,要用煙燻把裡面的人逼出來?

上百名警力去捉幾個人,結果最極端的居然是那個自焚的人?還是說,你覺得他該被關到綠島,接受刑求,這才不是極端呢?

wilma2009-4-9 09:55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illuminati[/i] at 2009-4-10 05:48 AM:


他們很多都是被關在監牢裡面活過來的。或許為了你的安寧,鄭也該被關到監牢裡面。

那你或許該去控訴那些圍在外面那麼久,最後決定「用火攻堅」的警察,為什麼他們要點火,要用煙燻把裡面的人逼出來?

上 ... [/quote]


沒錯。

鄭點火自焚就是危害公共安全。而政府警察在人家家門口點火就是???"為了抓<政府口中的政治犯>而可以為之的合理行為"???難怪遊行的時候警察隨便打人也可以了。

老爺夫人你們以為台灣很自由?自由民主寶島?法國呆久了還覺得台灣很自由嗎?醒醒吧。

kyel2009-4-10 02:11 AM
小啟:稱人「中國豬」這種對人不對事的謔稱請自行刪改。

igpumos2009-4-10 06:06 AM
中國豬  代表我對某一種人類思考方式的想法
中國沒啥不好  豬也沒啥意思  他們做他們想做的事
中國豬更沒什麼傷害

就像我是台巴子一樣  沒什麼不好
只是我們知道台巴子跟中國豬  不是同款人而已  雖然都是拿台灣護照

阿宅,我實在不知該如何修改已發出去的留言,有違版規的地方,你幫我刪吧
謝謝

lilounobody2009-4-10 09:34 AM
春風中 思想起...

是的
執政者希望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民眾服服貼貼 順民最好讓執政集團上下其手
民眾可能還把他們當精英 甚至當神祇來崇拜

民眾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到底對面那間雜誌社在發什麼瘋
製造噪音還影響公共安全
民眾只要螻蟻一樣終日為衣食忙碌
不要碰政治啊 不要談政治啊
只要像某些狂熱教派一樣
相信掌權者 媒體 政治人物
然後把媒體上指責的異議份子當成「暴民」
把他們還在唸小學的兒女在大庭廣眾下叫出來
在全校師生前「示眾」 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站出來反對執政者
因為他們的家人是「意圖顛覆政權的叛亂份子」
其中一位「叛亂份子」 後來與昔日意識形態相左的人站在一起...

我想起一位比郭冠英更值得台灣人記得的名字----林山田教授
[img]http://www.epochtimes.com/i6/711050831121841.jpg[/img]
回想今日在法律系畢業的總統執政下的台灣
我們真的可以驕傲地告訴Nylon 林教授等為台灣民主打拚過的人說
沒問題 你們以肉身與行動爭取來的言論自由
現在在台灣百分之百沒有問題?

我汗顏...

--------------------------
[b]我的Nylon 大哥[/b]


潘建志醫師

台北醫學大學萬芳醫學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
台灣部落格協會理事長
部落客 BillyPan


1987年,陳永興醫師和鄭南榕先生發起228公義和平運動。那時我是吳興街台北醫學院醫學系三年級的學生,陳永興是我們醫學院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住。

我在報上讀到他們於彰化市辦228紀念活動的新聞報導。[color=Blue]當時,就算已過了40年,『228』這三個字仍是禁忌,從來不敢有任何人提起。他們舉辦紀念活動的時候,被鎮暴警察圍起來,打[/color]。

第2天我找了幾個同學,一起去附設醫院門診室找陳永興醫師。他很輕鬆的告訴我們那個場地挑錯了,鎮暴警察一靠過來,被打都沒地方跑。我們告訴陳永興,我們也想為台灣做點事情,因此陳醫師就介紹我們認識了鄭南榕先生。不久後,我們就一起去到他的自由時代週刊雜誌社,開始秘密地撰寫編輯我們的地下刊物。我們幾個同學雖然都是學校刊物中的主編,也常寫稿投到報上,但,那是個[color=Blue]教官必需要先審稿,你的文章才能印到校園刊物[/color]的時代。而投稿到報紙上的文章,編輯不必給任何理由就會刪掉你一大段略為『反動』的言論。你不難想像,在那個時空,在那家每期都被查禁的雜誌社媦g文章,比我現在窩在家媦g部落格,刺激度大概有100倍以上。

Nylon大哥是個很『強』的人,我想,我這輩子再也沒見過意志力那麼旺盛,那麼有自信的人了。他笑起來,總是豪邁地露出略帶煙垢的黃牙。他很快地相信我們這些毛頭小子,大方地把我們看成革命伙伴,讓我們在雜誌社的小圖書室中,自由閱讀他費盡心血收藏而來放在角鐵書架上的各式禁書。我們的地下刊物取名叫『抗體』,意思就是反抗任何不義的體制,(我是命名者),全開一張報紙頁面,印刷費是我們幾個窮學生湊的。我們寫校園民主,我們批評學校制度,我們要求修改大學法,我們要求學生自治,我們分析台灣當時的政治經濟局勢,關心勞動人民,我們甚至寫馬克斯主義。由於當時肅殺的政治環境,我們只敢把鉛字排好的版送到鄭先生信任的印刷廠。刊物印好後,在清晨四點天沒亮時,爬進學校教室把那份地下刊物一張一張塞進抽屜堙C第2天一大早,教官接到消息就來把大部份的刋物沒收了,只有少數幾份流到同學手上傳閱。

彼時,台灣還沒解除戒嚴,蔣經國還在,出版法還沒有廢止。所以我們不敢承認地下刋物是我們做的。在那年的四月,鄭南榕公開地講出了他的名言:『我是一個外省囝仔,我主張臺灣獨立。」在他的衝撞下,當年台灣實施了38年的的戒嚴令終於宣告解除。

我們從做地下刊物開始,慢慢的和全島的大學生串聯,辦讀書會,自發性的組訓,我們找來學弟妹辦生活營,我們甚至參加學生自治組織的選舉,攻下了學生會的會長,我們為了表達意見在校園中靜坐,我們也參加工運,農運,在街頭上站在鎮暴警察前的第一線。

1989年1月,國民黨給了鄭南榕先生一張「涉嫌叛亂」的傳票,那一年的4月7日,在鎮暴部隊開始攻堅進入雜誌社之時,Nylon為了堅持他的『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的理想,引火自焚。

1989年5月19日,他的出殯遊行,我和幾個同學走在隊伍的很後面。我只記得我因為淚水和心痛,整個人迷迷糊糊的,我只記得,隊伍最後停在鐵絲蛇籠前,忽然一陣猛烈的白煙冒起來,有人高喊:『是黃華,黃華自焚了!!』,後來才弄清楚,那是另一個烈士詹益樺。

一直到1990年的三月,風起雲湧的民主力量終於在自由廣場上爆發,我們帶了幾百個醫學院的同學去搞野百合,在廣場上睡了六天,把萬年國民大會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給廢了。

[color=Blue]刑法100條中的意圖判亂罪,在1992年才得到修正。而出版法,直到1999年才廢止。[/color]我的青春時代,可以說親身見証了真正的民主和言論自由,在台灣誕生的過程。

....[url]http://billypan101.googlepages.com/nylon[/url]

----------------------------


[img]http://nsshu.so-buy.com/ezfiles/nsshu/img/img/10391/untitled3.jpg[/img]
(廢刑法一百條活動照片 中間是中研院李鎮源院士,好友許強醫師是白色恐怖受難者
[url]http://www.nsshu.com/front/bin/ptlist.phtml?Category=119476)[/url]

[img]http://nsshu.so-buy.com/ezfiles/nsshu/img/img/10391/untitled2.jpg[/img]
(後排中立者為許強醫師,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他認為「思想無罪」,1950年遭槍決,時年37歲。)

[[i] Last edited by lilounobody on 2009-4-10 at 11:54 AM [/i]]

devisu2009-4-10 09:37 AM
也許有人沒有看過鄭南榕先生被燒焦的遺體的照片
也許有人不知道鄭南榕先生並不是一時慷慨激昂而自焚
在鄭南榕先生在時代雜誌登出台灣共和國憲法後
國民黨立刻放話要拘提鄭南榕先生
而鄭南榕先生也公開說「國民黨捉不到我的人,只能捉到我的屍體」
之後鄭南榕先生即開始自囚於時代雜誌社
也在辦公室裡放了許多罐汽油
直到國民黨真的來到雜誌社的門口
這中間經歷了七十幾天
這期間有許多朋友,當然包括鄭先生妻女都來探望以及勸阻鄭南榕先生
我不知道鄭先生是否曾經改變過自焚決定
但經過七十幾天的思考還是決定要自焚
我想這個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而鄭先生的焦黑遺體並非扭曲成一團
在如此劇烈的疼痛下他仍是驕傲的挺直身體舉高雙手
這些都可以證明鄭先生是很清楚他自己是在做什麼
也許有人覺得這種作法很極端
但請別忘了若非鄭先生以及前人的犧牲
台灣現在也許還是沒有開放與自由

是否真的不可視極端的人為英雄
我想問題點不在於「極端與否」
而是在於「為何而極端」
我並不是因為鄭南榕自焚而視他為英雄
我是因為鄭南榕敢挑戰獨裁政權,說到做到的堅毅性格而視他為英雄

「我是鄭南榕,我支持台灣獨立」
[url]http://www.youtube.com/watch?v=Eg0qpSksluk[/url]
說出這句話的鄭南榕多麼的意氣風發
真的是台灣政治史上最美的一個微笑!

illuminati2009-4-10 10:02 AM
Billypan 有在玩 plurk 喔,台灣很多很有趣的人其實現在都會去玩 plurk... 如果你對跟這些人「對話」有興趣,可以上來 plurk大家一起屁。

是的,對話,不是上去聽教,或是上去當粉絲而已。

(發現解悶這邊玩 plurk 的其實也不少)

(這一篇其實純粹為 plurk 拉人打廣告,因為樓上數位都已經說的太好了)

lilounobody2009-4-10 04:40 PM
我都已經被笑說網路重度上癮者
再出現個噗浪
大概飯也不用吃了
你這麼一說  還是很想去試看看哩

lilounobody2009-4-10 10:57 PM
馬緬懷小蔣 我們懷念Nylon

老闆走了
劉華真/文(自由時代雜誌校稿工讀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

"過了很多年以後,當我回過頭想,
我為什麼停止把自己想成中國人,或『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而開始毫不猶豫地告訴任何詢問的人:『我是台灣人。』
我想,鄭南榕的死在我心裡埋下一粒種子。」"

[url]http://lindyeh.pixnet.net/blog/post/24706218[/url]

[img]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694c9f73.jpg[/img]


查看完整版本: 沒辦法不想起他-鄭南榕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7993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