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政治現況 » 5/19紀念詹益樺‏

頁: [1]

taiwanaise2009-5-15 08:14 PM
5/19紀念詹益樺‏

[size=6][b]接到  Tekhoa 寄來的文章,轉貼在這裡,紀念台灣 反抗者詹益樺[/b][/size]


5月19, 詹益樺自焚20週年


5月19 chai起10:00, 阮beh來去總督府頭前(台北賓館門口) siau念詹益樺

Be度合--e, ma請tak-e ti chit 工, ti任何所在, 用ka-ti e方式

siau念咱台灣人e反抗者----詹益樺

[color=Green]5月19日早上10:00,我們大家一起到總督府前(台北賓館門口),紀念詹益樺。

時間無法配合的,也請大家在這一天,任何地點,用自己的方式

紀念台灣人的反抗者──詹益樺。[/color]




記念詹益樺



世界 ê 反抗運動史, 無論是 beh 起造新體制, iah 是 beh 實現民族獨立, tī 對抗統治體制 iah 是外來殖民者 ê 運動--nih, 對犧牲 ê 反抗者, 支持反體制運動 ê 人民 lóng ē 自動去 kā siàu-liām, che 是對反抗 ê 肯定, 是對統治體制 ê 否定, mā 表現出 in ê 社會有 kap 統治者無 kâng ê 價值 kap 原則.

[color=Green]世界反抗運動史上,無論是要起造新體制,或是要實現民族獨立,在對抗統治體制或外來殖民者的運動裡,對犧牲的反抗者,支持反體制運動的人民都會自動地紀念,這是對反抗的肯定,是對統治體制的否定,也表現出他們的社會有與統治者不同的價值和原則。 [/color]

Beh 繼續抵抗中華民國體制 ê 台灣社會, 過去 kúi 10 冬來, 面對體制 kā lán 設定 ê hit 套價值標準, lán 是 beh kā 否定 iah 是顛倒頭 kā 認同? Lán kám 有起造出被壓迫者 ê 反抗精神 kap 運動立場?

[color=Green]要繼續抵抗中華民國體制的台灣社會,過去幾十年來,面對體制對我們設定的那套價值標準,我們是要否定或反而予以認同呢?我們起造出被壓迫者的反抗精神和運動立場了嗎?[/color]

過去冬外來, 大多數台灣人 lóng 真無奈, 政治, 經濟 ê 發展 hō͘ lán jú 來 jú m̄ 敢去想未來 ē án-chóaⁿ. 感受 bē tio̍h ǹg 望 beh án-chóaⁿ? 若 m̄ 願 tiām7-tiām 接受, beh án-chóaⁿ 改變?

[color=Green]過去一年多來,大多數台灣人都很無奈,政治、經濟的發展讓我們愈來愈不敢去想未來會變成怎樣。感受不到希望怎麼辦?若不願默默承受,能怎麼改變呢?[/color]

本底反國民黨 ê 群眾不時煩惱台灣 ē hō͘ 馬英九政權賣 hō͘ 中國; 民進黨 pìⁿ kah hiah àu-nōa hiah 無能, hō͘ chiah-ê 人 ut-chut kah so kha liàm 手, kui 心寄望民進黨 koh 興--起-來, in koh-khah àu-nōa lóng mài 計較, 選舉無 piàⁿ 贏國民黨, lán ē hông thún 落底. 過去台灣人支持民進黨, 是為 tio̍h kā 不公不義 ê 中華民國 péng hō͘ tó; chit-má, soah 為 tio̍h 驚國民黨「一黨獨大」, 驚國民黨 kap 中國通, 無繼續支持民進黨 bē-sái--得.

[color=Green]原本反國民黨的群眾不時煩惱著台灣會被馬英九政權賣給中國;民進黨變得那麼無能,讓這些人鬱卒又焦慮,只能寄望民進黨快振作起來,再怎麼腐爛都不要計較,選舉若沒贏國民黨,我們將被踐踏到底。過去台灣人支持民進黨,是為了扳倒不公不義的中華民國;現在,卻為了怕國民黨「一黨獨大」,怕國民黨和中國通,不得不繼續支持民進黨。[/color]

M̄-koh 過去 ê 民進黨到底 hō͘ lán siáⁿ-mih 改變? In koh ē-tàng hō͘ lán 看 tio̍h siáⁿ-mih ǹg 望? In hōaⁿ 政權 8 冬來, 舊底 ê 統治體制 kap 社會結構 jú 來 jú 穩固, 壓迫 jú 來 jú 全面; 反國民黨運動行到 taⁿ, kan-taⁿ 是成就 1 phoe 政治, 學術 kap 運動頭人, hō͘ in pìⁿ 做新 ê 買辦階層, hō͘ in pìⁿ 做 lán ê「專業代理人」.

[color=Green]然而過去的民進黨到底給了我們什麼改變?他們又能給我們看到什麼希望?他們執政八年來,原本的統治體制和社會結構愈來愈穩固,壓迫愈來愈全面;反國民黨運動至今,只成就了一批政治、學術和運動的頭人,讓他們得以成為新買辦階層,讓他們變成了我們的「專業代理人」。 [/color]

In ê 權威 kap 資源是 ùi toh 來--ê? 繼續 tòe in 行, 被壓迫階級 kám tō ē 出頭天? 被壓迫者若無自覺性組織起來, 準中華民國 ē 變做台灣國, 整體被壓迫階級 ê 處境 kám tō ē án-ne 來改變? In ê 立場, in ê 利益, kám tō 是被壓迫階級 ê 立場 kap 利益?

[color=Green]他們的權威和資源是從哪裡得來的?繼續跟著他們走,被壓迫階級真能出頭天嗎?被壓迫者若沒有自覺性地組織起來,即使中華民國會變成台灣國,整體被壓迫階級的處境就能得到改變嗎?他們的立場、他們的利益,就是被壓迫階級的立場與利益嗎?[/color]

民進黨自頭 tō m̄ 是被壓迫階級 ê 黨! Kā o͘-ló͘-bo̍k-chê ê 民進黨 pàng-sak! Kā「假民主」ê pe̍h-chha̍t thuh hō͘ 破! Kā「選舉救台灣」ê 幻想 hiat-kak! Mài koh 逃閃, kioh-sī kā 責任 sak hō͘ hiah-ê 頭人, 平等有尊嚴 ê 新社會 tō ē ùi 天頂 lak--落-來!

[color=Green]民進黨從來就不是被壓迫階級的黨!放棄烏魯木齊的民進黨吧!撕破「假民主」的謊言吧!搖醒「選舉救台灣」的幻想吧!不要再逃避,以為把責任推給那些頭人,平等、有尊嚴的新社會將會從天而降![/color]

Beh 改變 lán ê 處境 kap 運命, tō ài 先否定統治體制 ê 價值體系, 肯定挑戰體制 ê 反抗精神, 起造被壓迫者 beh 起造新社會 ê 價值 kap 原則!

[color=Green]要改變我們的處境和命運,就得先否定統治體制的價值體系,肯定挑戰體制的反抗精神,起造被壓迫者要起造新社會的價值與原則![/color]

Án-ne 做 kám 有效? 若 kan-taⁿ 顧慮現實 ê 成敗, tō 無可能正經開始累積改變社會 ê 思想 kap 力量! Lán ài 面對現實世界, m̄-koh m̄ 是 ǹg 現實 ê 價值標準屈服!

[color=Green]這樣做有效嗎?若只顧慮著現實的成敗,就不可能開始累積改變社會的思想和力量!我們應面對現實世界,但不是向現實的價值標準屈服! [/color]

1980 年韓國發生「光州事件」期間, 光州高中有 1 班 ê 學生 hō͘ 警察 tī 街頭 phah--死, 隔 tńg 年 ê 5 月 18, 讀 hit 班 ê 學生, sio 招去舊年 hit ê 學長 ê 墓 siàu-liām, 自 án-ne 開始一直到 taⁿ, ta̍k 冬讀 tio̍h hit 班 ê 學生, tī 5 月 18 hit 1 工, lóng ē kui 班 chhōa 去墓園記念 hit ê 犧牲性命 ê 學長. koh tī 墓牌頭前大聲唱韓國學生運動 ê 戰歌. 韓國學生運動 ē 1 代傳 1 代, che tō 是 in ê 反抗精神!

[color=Green]1980年韓國發生「光州事件」期間,光州高中有一班的學生被警察在街頭打死,隔年的5月18日,就讀那個班級的學生,一起到去年那個學長的墓地紀念他,就這樣一直持續到現在,每年就讀那個班級的學生,在5月18日這天,都會全班去墓園紀念那位犧牲生命的學長,並在墓前高唱韓國學生運動的戰歌。韓國學生運動能夠一代傳一代,這就是他們的反抗精神! [/color]

Lán beh 做 siáⁿ? Ē-sái 做 siáⁿ? 是先考慮現實上 kám 有效, iah 是正經 ē-tàng 累積被壓迫者力量 ê tāi-chì--leh?

[color=Green]我們要做什麼?能夠做什麼?是先考慮現實上是否有效,或是真正能累積被壓迫者力量的事呢?[/color]

5 月 19, 請 lí ài ē 記--得, 20 冬前 tī 台灣總督府頭 khiat 火自焚 ê 反抗者詹益樺!

[color=Green]5月19日,請你記得,20年前在台灣總督府前引火自焚的反抗者詹益樺![/color]

[[i] Last edited by taiwanaise on 2009-5-15 at 10:54 PM [/i]]

taiwanaise2009-5-15 09:37 PM
花謝了又開了─紀念台灣土地上一顆美好的種籽

[b][size=6]我願與上帝同在,不願屈服在豬槽下,鬥陣吃饙,作為一個快樂的豬。」─詹益樺 [/size][/b]


[IMG]http://i199.photobucket.com/albums/aa18/wenyabourgoin_2007/openImage.jpg[/IMG]




初 識你,在我的家族所屬的鄉村教會。
那天,你來找同樣也 獻身社會運動的牧師。我們短暫的打了招呼,彼此知道了名字。

接著,在許多街頭運動的場合,我們總是不期而遇。農運、反核、台獨,我經常看到你 削瘦的身影。剛開始你給人的印象是沉默的,熟悉 之後我才了解木訥的外表下掩藏著一個熱切的靈魂。有時聊起了台灣土地上弱勢者和窮人的處境,你還會 邊嚼著檳榔邊滔滔不絕講個沒完。

我鄉居民多數務農為生,我的先祖也世代在土地上討生活。台灣農民遭受外來統治者的剝削歷經百年,從日本殖民到蔣介石軍隊入侵,無止無休。

有一次,我對你訴說著小時候家裡的稻田收割了卻慘遇連 月颱風 水災,稻穀全部發芽,不僅沒有收入還得花錢去跟碾米 廠買 穀換取下一季的肥料。
你 聽完後用長長的嘆息回應,告訴我:紐西蘭也是一個農業國家, 農民卻可以生活的很有尊嚴。
那 個故事是個意外,1985年你去跑船,遠洋漁船船難讓你漂泊到南半球的島國,在那個遙遠島國的南島尼爾森小 鎮寄居,讓你觀察到同為土地守護者的不同命運。

才比我大二歲,你的生命因為漂泊與試煉而更顯沉著。
在黨國凌虐下掙扎,走出牢籠從事社會改造運動者都會有著憤怒的情緒,也都會有些悲壯情懷,但是你沒有。
阿樺,在我的記憶裡,你一直那麼從容。除了 生活雕琢出來的堅毅有力的臉部線條外,嘴角稍微上揚、眼神柔和,是個溫暖的人。

在那個白色恐怖的年代、那個無奈的年代,街頭運動成了許多不甘被奴役的台灣人心靈的出口。
我們用和黨國暴力的對抗控訴不公義的掠奪,用和同志的連結期待新天地來臨 。

阿樺,那時候我們很忙碌。

中國國民黨入侵台灣,帶來幾百萬不事生產的軍隊與眷屬讓臺灣人豢養,在土地上勞動的 台灣人淪落為真真實實的台灣牛。殖民者用情治特務和軍隊武力牢牢掐住我們的脖子,就像牛軛套住牛頸一樣。
被凌遲、被剝削的台灣人無瞑 無日宛如耕牛 般犁 著土地,收成卻不能餵養自己。種稻的人家鍋子裡的蕃薯籤比白米多, 砍了甘蔗交給 糖廠領的錢不夠子女繳學費,積勞成疾去開刀要賣掉田地付醫院保證金。這些事實不是城市裡的中產階級能夠體會的。

統治者編造各種口號吹噓台灣經濟奇蹟,編造各種謊言掩飾農民勞工和弱勢者的悲慘。社會上無知的人們以為鄉下是富麗農村,景色秀麗鳥語花香,他們聽不到土地上 無助的呻吟與哭泣。

於是,許許多多和你、和我一樣出身的農民子弟不甘於被奴役,我們要擺脫父祖不幸的命運,讓自己和子孫翻身做主人。

這條反抗外來統治的革命之路,雖然艱辛但是不孤單。
我們充滿熱情尋找夥伴,聽聞有同志也不惜路遠前往相招。開創草根訓練URM的林宗正牧師、林正宏牧師、種植芭樂的戴振耀、家住燕巢深水仔的楊秋興~~~~~,眾多前輩和弟兄成為我們的運動路上的家人。這個家庭的成員,不管彼此認識或不認識,只要抗爭行動一聲令下,不分路線,不分區域,到台北反核、反國安法,下鄉宣揚台獨意識、組織群眾,毫無遲疑,絕不推拖。

1989年,四月七日,鄭南榕先生 自焚對抗中國國民黨 的壓迫,揚言統治者只能拘提他壯烈犧牲後 焦黑的軀體。
那時候我正參與朋友所組的一個關於兒童權利的團體,兒童節我們還辦了一次遊行。

南榕 兄在世時我無緣謀面,倒是知道你曾經鼎力相助去他的雜誌社擔任發行的工作。
南榕 兄以身就 義對所有熱愛島嶼的台灣人打擊重大,猶如晴天霹靂。
我知道你的哀傷。阿樺,你的哀傷,正如同弟兄們和我的哀傷一樣,我們失去了一位鬥士、一位真正的台灣男子漢。

悲劇傳來,我痛哭失聲。我和我的親人、以及我的義父宗慶叔,我們哭紅了雙眼。
那天之後,我經常思考著什麼是和平革命。我確定自己不再相信和平會從天而降,民主會自動到來。
土地必須用勞力施肥澆灌才能 長出作物,同樣的,土地也必需用血汗奮鬥滋養才能獲得幸福。

五月中旬,南榕兄的出殯日期已經決定。
有一天,我在橋頭鄉 白米社區碰到你。你遠遠就喊著我的名字,神情鎮定 。我告訴你我會去送不曾謀面的南榕兄最後一 程。你點頭,然後陷入沉默。忽然間你問我幾歲了,為什麼還不嫁人生子。接著我們都沉默了。你跨進宣傳車離去。

五月十九日,成千上萬的台灣人蜂湧到統治者的總統府前瞻仰台灣獨立建國烈士鄭 南榕的遺體。
黨國土匪仍舊動用龐大的鎮暴部隊對付哭紅雙眼的人民 。
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跟在義父後 隨著人群 移動,迎面而來的是一陣陣企圖 驅散群眾的強力水柱。
轉 瞬間,人群驚叫哀號,我還沒有察覺到發生什麼事,就看見一團火球衝向鐵絲網~~~~~~。

阿樺, 眼前的這團燃燒的火球是你。你快速衝奔向統治者佈 下的蛇籠,而蛇籠上正綁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你在鐵絲網前丟 了一本聖經,自己化身為一 隻浴火鳳凰。 留下給台灣的最後一句話:「主啊!請你赦免他們」

此後,好幾年的時間我很怕火。
睡夢中乍見火燄吞噬島嶼,土地到處燃燒,自己從夢裡驚醒。家中用來烹煮的瓦斯爐換成了看不見火的電磁爐。可是又常常盯著蠟燭發呆。

18年了。
你追隨著南榕兄的腳步而去,成為台灣歷史 上焚 而不 毀的精神 座標。

這18年來,島嶼又經歷了無數風雨飄搖,一次次的險惡試煉。
革命路上的同志們有些登上廟堂、有些飄零凋謝、有些解甲歸田、有些依然踽踽而行。
高居廟堂的不知道是否記得你,飄零凋謝的應該已經與你在另一個世界重逢,踽踽而行的在這條路上更加孤單。

每當大家在爭執著台灣是否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時,我就會想到你;每當社會在理論著經濟現實或者理想原則重要時,我也會想到你。
民進黨執政7年了,社會運動 路線被國會議事路線取代。許多當初標榜為土地奮鬥、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同志早已和資本家結盟,甚至成為資本家。
阿樺,幾個月前依附在殖民者麾下的電視媒體欺侮台灣鴨農,導致無辜的鴨農血本無歸幾乎破產,政客們不是沉默就是 裝傻,競選時要為民喉舌的口號頓時都變成勢利嘴臉。那陣子 我真的很思念你,我想如果你還在,少不了要發動幾波抗爭替鴨農爭回公道。
但是,很久了,政客們上街也只 為了選舉。

你看,我囉哩囉說的嘮叨了許多,都在抱怨。
我知道,阿樺,當你看到革命同志們掌權執政後騎到人民頭上,必定站在他們的對立面。
電視畫面播出洪奇昌居住的豪華太極 兩儀屋時,我搥打著牆壁,抱著聖經流淚。
我不曉得獨立建國的道路還有多遙遠,只知道要一步步 走下去。

你離去那年,我30歲,你32歲。
你的生命有幸在青春時成為永恆,我卻東飄西盪流浪到他鄉異國嫁為人婦。
每年春天來臨,這個巴黎西南角的城市社區公園櫻花盛開,落英繽紛。櫻花總是讓人想起早逝的生命,不願凋零、寧可飄落的桀傲不拘的生命。
櫻花開了,讓我想起南榕兄和你。尤其是你,詹益樺,一個身世坎坷、沒有傲人學歷、孤單行腳島嶼的土地守護者。一個親切、溫暖、厚實的兄長。

不管18年後的台灣還有多少人記得詹益樺這個行船人、農運戰將、台獨義工,也許年輕一輩 根本不知道你的事蹟。我要 在五月十九日這天返回你當年就 義的現場, 獻上一束芳香的台灣百合,告訴你,我永遠思念你。
安息吧!我親愛的弟兄!安息吧!阿樺 !

~~~~~~~~2007春天

[[i] Last edited by taiwanaise on 2009-5-15 at 10:43 PM [/i]]

lilounobody2009-5-15 10:36 PM
家中有著一本小冊子 說著你的故事
阿樺 你沒有亮麗的殿堂來祭拜你
沒有閃亮的社會頭銜來加持你
可是 我們記得你
我們在異國為故鄉發聲 踩著你在街頭的腳步來想念你
在此 謹獻上法蘭西51勞動節街頭常見的鈴籣
鈴蘭花小巧雅致 而馨香遠播

wilma2009-5-15 11:06 PM
樓主那個台語的好酷喔。超讚的。

而且我唸完兩段才發現綠色的是翻譯。阿我是笨蛋嗎?

[[i] Last edited by wilma on 2009-5-16 at 07:09 AM [/i]]

viviyakas2009-5-16 10:18 A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wilma[/i] at 2009-5-16 01:06 AM:
樓主那個台語的好酷喔。超讚的。

而且我唸完兩段才發現綠色的是翻譯。阿我是笨蛋嗎?

[[i] Last edited by wilma on 2009-5-16 at 07:09 AM [/i]] [/quote]

我是看到你講才發現,彷彿更笨.....


查看完整版本: 5/19紀念詹益樺‏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0697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