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解悶娛樂中心 » 心情抒發板 » 有無感人的故事分享?

頁: [1]

humeur12009-7-27 10:24 PM
有無感人的故事分享?

最近生活缺少感動.

有嘸人有真實故事可分享一下?

Superbeauty2009-7-27 10:30 PM
有!
我有一天晚上夢見了一位男士兩次, 後來回台灣, 就跟他見了兩次面, 且只見了兩次面!
前幾天, 我又夢到他了, 我夢到我們要結婚的情節, 不知道這次的夢境會不會成真?

alshmir2009-7-27 10:49 PM
貌似感人的故事只有愛情了....貌似很久不戀愛了.....5555....沒有感人的故事可以提供了....

bravo2009-7-28 09:54 AM
[size=5][color=Blue]和藍分手了,藍是個很好的女孩,很漂亮也很溫柔,雖然很多朋友說我離開她很傻,可我還是放手了,雖然我很捨不的。
第一天,她沒有起床,把自己用被子捂的嚴嚴實實的,她宿舍的人都不敢去安慰她,她一天都沒有吃飯,連刷牙洗臉都沒有,晚上睡覺的時候我聽到她在被子裡抽泣。

第二天,今天她吃飯了,是她的宿舍同學強制性的讓她吃的,她的眼眶紅紅的,我總說她是個愛哭鬼,她每次都噘著小嘴說她不是。

第三天,今天她穿的很妖艷,走進一家酒吧,喝了好多酒,用一種很誘惑的眼光環視全場,好多人上來搭腔“小姐,你好漂亮啊”。她喝了很多,當一個年紀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對她說“小姐,我送你回家吧”的時候她把手中的酒全潑在他的臉上,那個該死的老頭揚起他的手掌就要打下去的時候,小睦他們來了,救了藍,這一切我都知道,我就在酒吧的一個角落裡看著。

第四天,今天她早早就起床了,忙忙碌碌一上午,然後把自己關在浴室裡好久,當舍友們踹門進去的時候都驚呼到:好乾淨啊。

第五天,她開始學習了,其實她原來學習很好,我們開始後受我影響她的成績也退步了,這也好,轉移一下注意力,恢復的也快。

三個月後。 。 。 。她做了學生會主席,她越來越能幹,也開朗了不少,馬上她就要考研了。

一年後。 。 。 。 。在她身邊的男人很多,比我優秀的也很多,可她根本沒在意過,不過她和凌很好,校園里傳他們的關係很曖昧。她只是把他當哥哥,可是流言是擋不住的。

三年後。 。 。 。 。她要結婚了,新郎是凌,她在寫結婚請貼,一張,兩張,三張,,,寫到第十二張的時候她哭了,趴在桌上眼淚完全抑制不住,我上前一看,所有的喜貼新郎寫的都是我的名字。   

我也很想哭,可是鬼魂是不能哭的,我沒有眼淚。

三年前,我橫穿馬路,遇上車禍,手裡提著要給她慶祝生日的蛋糕[/color][/size]

cloudyyang2009-7-28 11:17 AM
歐買尬...我想幫這個故事唱一下配樂....
*************************************
葉子 是不會飛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葉子
天堂 原來應該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經遺忘
當初怎么開始飛翔
孤單 是一個人的狂歡
狂歡 是一群人的孤單
愛情 原來的開始是陪伴
但我也漸漸地遺忘
當時是怎樣有人陪伴
我一個人吃飯 旅行 (到處)走走停停
也一個人看書 寫信 自己對話談心
只是心又飄到了哪里
就連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妳
*************************************:poor:

wujj2009-7-28 03:27 PM
[轉載] 感人的故事~要看到最後哦
一對老夫婦緩慢地走進麥當勞,他們點了一份漢堡、一份薯條? B一杯可樂墋墅塿塺,貌貍賗賑
找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這對老夫婦跟其他年輕男女顯得格格不入,
四周的人不禁偷偷地望著他們鞄靽靾靻,蒺蒙蒔蒹心想:「哇,他們少說八十歲了吧!」、
「說不定結婚超過五十年了。」、
「想想看他們這輩子攜手經歷了多少風雨、悲歡...。」

老先生將托盤裡的食物拿了出來瑲瑰瑮瑧,綞緒緅綬先是把漢堡細心地撕成兩等分,
薯條一根一根仔細地數薯慴態慞慓,鳴鳵鳱麧也是分成兩等分,然後啜了一口可樂,遞給老婆婆,
老婆婆也啜了一口。

就這樣,大家看著老阿公吃著他那半份漢堡和可樂,老阿媽則是靜靜地看著他吃。
並沒有動她自己那一半。

? p果老阿公喝一口可樂,老阿婆接著也喝一口。

一個年輕人看不下去了,走到他們旁邊,
很有禮貌表示願意為他們再買一份餐。

老阿公婉拒:「真多謝,少年郎,不用啦,
我們總是共同分享所有的東西。」

就這樣,老阿公繼續吃他的漢堡薯條,老阿媽靜靜地看著他吃。
如果老阿公喝一口可樂,老阿媽便接著也喝一口。

年輕人又走過去,請他們允許他再買一份餐給他們,
這次輪到老阿婆說「謝謝你少年家,不用啦,我們總是分享所有的東西。」

可是大家看到,老婆婆一口食物也沒動,只是看著老阿公吃,並交替地喝那杯可樂。

年輕人忍不住了,第三次走到他們的桌子邊,問老婆婆說:「夫人,妳怎麼不吃呢?」
「妳說你們總是分享所有的東西,妳在等什麼呢?」


老阿媽抬起頭,望著年輕人,緩緩地回答:

















「啊…偶在等假牙。」

commentcava77992009-7-28 03:38 PM
台灣的高雄世運
每每看著世運的畫面,和新聞。
都讓我感動到不行~~~
這也是全台灣國民的感動~

想知詳情~請上雅虎的台灣新聞首頁,
或是上youtube,打上"高雄世運"~~

以台灣人的心,看待台灣人的情~
:luck:

svickyy2009-7-28 03:57 PM
你的肩膀上有蜻蜓嗎?


那是一個非常寧靜而美麗的小城﹐有一對非常恩愛的戀人﹐他們每天都去海邊看日出﹐晚上 去海邊送夕陽﹐每個見過他們的人都向他們投來羨慕的目光......
  可是有一天﹐在一場車禍中﹐女孩不幸受了重傷﹐她靜靜地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幾天幾夜都 沒有醒過來。白天﹐男孩就守在床前不停地呼喚毫無知覺的戀人﹔晚上﹐他就跑到小城的教 堂裡向上帝禱告﹐他已經哭乾了眼淚。
  一個月過去了﹐女孩仍然昏睡著﹐而男孩早已憔悴不堪了﹐但他仍苦苦地支撐著。終於有一天﹐上帝被這個痴情的男孩感動了。於是他決定給這個執著的男孩一個例外。上帝問他﹕" 你願意用自己的生命作為交換嗎﹖"男孩毫不猶豫地回答﹕"我願意﹗"上帝說﹕"那好吧 ﹐我可以讓你的戀人很快醒過來﹐但你要答應化作三年的蜻蜓﹐你願意嗎﹖"男孩聽了﹐還 是堅定地回答道﹕"我願意﹗"
  天亮了﹐男孩已經變成了一隻漂亮的蜻蜓﹐他告別了上帝便匆匆地飛到了醫院。女孩真的醒 了﹐而且她還在跟身旁的一位醫生交談著什麼﹐可惜他聽不到。
  幾天後﹐女孩便康復出院了﹐但是她並不快樂。她四處打聽著男孩的下落﹐但沒有人知道男孩究竟去了哪裡。女孩整天不停地尋找著﹐然而早已化身成蜻蜓的男孩卻無時無刻不圍繞在她身邊﹐只是他不會呼喊﹐不會擁抱﹐他只能默默地承受著她的視而不見。夏天過去了﹐秋天的涼風吹落了樹葉﹐蜻蜓不得不離開這裡。於是他最後一次飛落在女孩的肩上。他想用自己的翅膀撫摸她的臉﹐用細小的嘴來親吻她的額頭﹐然而他弱小的身體還是不足以被她發現 。
  轉眼間﹐春天來了﹐蜻蜓迫不及待地飛回來尋找自己的戀人。然而﹐她那熟悉的身影旁站著 一個高大而英俊的男人﹐那一剎那﹐蜻蜓幾乎快從半空中墜落下來。人們講起車禍後女孩病得多麼的嚴重﹐描述著那名男醫生有多麼的善良、可愛﹐還描述著他們的愛情有多麼的理所 當然﹐當然也描述了女孩已經快樂如從前。
  蜻蜓傷心極了﹐在接下來的幾天中﹐他常常會看到那個男人帶著自己的戀人在海邊看日出﹐ 晚上又在海邊看日落﹐而他自己除了偶爾能停落在她的肩上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這一年的夏天特別長﹐蜻蜓每天痛苦地低飛著﹐他已經沒有勇氣接近自己昔日的戀人。她和 那男人之間的喃喃細語﹐他和她快樂的笑聲﹐都令他窒息。
  第三年的夏天﹐蜻蜓已不再常常去看望自己的戀人了。她的肩被男醫生輕擁著﹐臉被男醫生 輕輕地吻著﹐根本沒有時間去留意一隻傷心的蜻蜓﹐更沒有心情去懷唸過去。
  上帝約定的三年期限很快就要到了。就在最後一天﹐蜻蜓昔日的戀人跟那個男醫生舉行了婚 禮。
  蜻蜓悄悄地飛進教堂﹐落在上帝的肩膀上﹐他聽到下面的戀人對上帝發誓說﹕我願意﹗他看 著那個男醫生把戒指戴到昔日戀人的手上﹐然後看著他們甜蜜地親吻著。蜻蜓流下了傷心的 淚水。
  上帝嘆息著﹕"你後悔了嗎﹖"蜻蜓擦幹了眼淚﹕"沒有﹗"上帝又帶著一絲愉悅說﹕"那 麼﹐明天你就可以變回你自己了。"蜻蜓搖了搖頭﹕"就讓我做一輩子蜻蜓吧...... "
  有些緣份是註定要失去的﹐有些緣份是永遠不會有好結果的。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但擁 有一個人就一定要好好去愛他。你的肩上有蜻蜓嗎﹖

svickyy2009-7-28 04:02 PM
母親,我怎麼讓你等了那麼久


母親真的老了,變得孩子般纏人,每次打電話來,總是滿懷熱誠地問:「你什麼時候回家?」

且不說相隔一千多里路,要轉三次車,光是工作、孩子已經讓我分身無術,哪裡還抽得出時間回家。母親的耳朵不好,我解釋了半天,她仍舊熱切地問:「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幾次三番,我終於沒有了耐心,在電話婼艦擦豸j聲嚷嚷,她終於聽明白,默默掛了電話。隔幾天,母親又問同樣的問題,只是那語調怯怯地,沒有了底氣。像個不甘心的孩子,明知問了也是白問,可就是忍不住。我心一軟,沉吟了一下。

母親見我沒有煩,立刻開心起來。她欣喜地向我描述:「後院的石榴都開花了,
西瓜快熟了,你回來吧。」
  
我為難地說:「那麼忙,怎麼能請得上假呢!」她急急地說:「你就說媽媽得了癌,只有半年的活頭了!」我立刻責怪她胡說,她呵呵地笑了。小時候,每逢颳風下雨,我不想去上學,便裝肚子疼,被母親識破,挨了一頓好罵。現在老了,她反而教著女兒說謊了,我又好氣又好笑。

這樣的問答不停地重複著,我終於不忍心,告訴她下個月一定回去,母親竟高興得哽咽起來。可不知怎麼了,永遠都有忙不完的事,每件事都比回家重要,最後,到底沒能回去。

電話那頭的母親,仿佛沒有力氣再說一個字,我滿懷內疚:「媽,生氣了吧?」母親這一回聽真了,她連忙說:「孩子,我沒有生你的氣,我知道你忙。」
  
可是沒幾天,母親的電話催得越發緊了。她說,葡萄熟了,梨熟了,快回來吃吧。我說,有什麼稀罕,這媞﹞j街都是,花個十元八元就能吃個夠。

母親不高興了,我又耐下性子來哄她:「不過,那些東西都是化肥和農藥餵大的,哪有你種的好呢。」母親得意地笑起來。
  
星期六那天,氣溫特別高,我不敢出門,開了空調在家堳搧菕C孩子嚷嚷雪糕沒了,我只好下樓去超市買。在暑氣蒸騰的街頭,我忽然就看見了母親的背影。看樣子她剛下車,胳膊上挎著個籃子,背上背著沉甸甸的袋子,她彎著腰,左躲右閃著,怕別人碰了她的東西。

在擁擠的人流堙A母親每走一步都很吃力。我大聲地叫她,她急急抬起滿是熱汗的臉,四處尋找,看見我走過來,竟驚喜地說不出話來。

一回到家,母親就喜滋滋地往外捧那些東西。她的手青筋暴露,十指上都纏著膠布,手背上有結了痂的血口子。母親笑著對我說:「吃呀,你快吃呀,這全是我挑出來的。」

我這沒有出過遠門的母親,只為著我的一句話,便千里迢迢地趕了來。

她坐的是最便宜、沒有空調的客車,車上又熱又擠,但那些水靈靈的葡萄和梨子都完好無損。我想像不出,她一路上是如何過來的,我只知道,在這世上,凡有母親的地方就有奇蹟。
  
母親只住了三天,她說我太辛苦,起早貪黑地上班,還要照顧孩子,她乾著急卻幫不上忙。城堛獐p房設施,她一樣也不敢碰,生怕弄壞了。她自己悄悄去訂了票,又悄悄地一個人走。
  
才回去一星期,母親又說想我了,不住地催我回家。我苦笑:「媽,你再耐心一些吧!」第二天,我接到姨媽的電話:「你媽媽病了,你快回來吧。」我急得眼前發黑,淚眼婆娑地奔到車站,趕上了最後一趟車。
  
一路上,我心堣ㄕ磽a祈禱。我希望這是母親騙我的,我希望她好好的。我願意聽她的嘮叨,願意吃光她給我做的所有飯菜,願意經常抽空來看她。此時,我才知道,人活到八十歲也是需要母親的。
  
車子終於到了村口,母親小跑著過來,滿臉的笑。我抱住她,又想哭又想笑,嗔怪道:「你說什麼不好,說自己有病,虧你想得出!」受了責備的母親,仍然無限地歡喜,她只是想看到我。
  
母親樂呵呵地忙進忙出,擺了一桌子好吃的東西,等著我的誇獎。

我毫不留情地批評:「紅豆粥煮糊了;水煎包子的皮太厚;滷肉味道太鹹。」

母親的笑容頓時變得尷尬,她無奈地搔著頭。我心媟t笑,我知道,一旦我說什麼東西好吃,母親非得逼我吃一大堆,走的時候還要帶上,就這樣,我被她餵得肥肥白白,怎麼都瘦不下去。而且,不貶低她,我怎麼有機會佔領灶台呢?
  
我給母親做飯,跟她聊天,母親長時間地凝視著我,眼媞′O疼愛。無論我說什麼,她都虔誠地半張著嘴,側著耳朵凝神地聽,就連午睡,她也坐在床邊,笑咪咪地看著我。我說:「既然這麼疼我,為什麼不跟著我住呢?」

她說住不慣城堛滌盲荂C
 
沒待幾天,我就急著要回去,母親苦苦央求我再住一天。她說,今早已託人到城媔R菜了,一會兒準能回來,她一定要好好給我做頓飯。

縣城離這兒九十多里路,母親要把所有她認為好吃的東西都弄回來,讓我吃下去,她才能心安。
  
從姨媽家回來的時候,母親精心準備的菜餚,終於端上了桌,我不禁驚詫──魚鱗沒有刮盡、雞塊上是細密的雞毛、香油金針菇堜~然有頭髮絲。無論是葷的還是素的,都讓人無法下箸。母親年輕時那麼愛乾淨,如今老了竟邋遢得這樣。母親見我挑來挑去就是不吃,她心疼地妥協了,送我去坐夜班車。
  
天很黑,母親挽著我的胳膊。她說,你走不慣鄉下的路。她陪我上了車,不住地囑咐東囑咐西,車子都開了,才急著下去,衣角卻被車門夾住,險些摔倒。我哽咽著,趴在車窗上大叫:「媽,媽,你小心些!」她沒聽清楚,邊追著車跑邊喊:「孩子,我沒有生你的氣,我知道你忙!」
  
這一回,母親仿彿滿足了,她竟沒有再催過我回家,只是不斷地對我說些開心的事:「家堣S添了隻很乖的小牛犢;明年開春,她要在院子媞埵n多好多的花。」聽著聽著,我心堣@片溫暖。  
  
到年底,我又接到姨媽的電話。她說:「你媽媽病了,快回來吧。」

我哪裡相信,我們前天才通的話,母親說自己很好,叫我不要掛念。
  
姨媽只是不住地催我,半信半疑的我還是回去了,並且買了一大袋母親愛吃的油糕。
  
車到村頭的時候,我伸長脖子張望著,母親沒來接我,我心堜縝a就有了種不祥的預感。
  
姨媽告訴我,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母親就已經不在了,她走得很安詳。

半年前,母親就被診斷出了癌症,只是她沒有告訴任何人,仍和平常一樣樂呵呵地忙埵ㄔ~,並且把自己的後事都安排妥當了。姨媽還告訴我,母親老早就患了眼疾,看東西很費勁。

我緊緊地把那袋油糕抱在胸前,一顆心彷彿被人挖走。原來,母親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才不住地打電話叫我回家,她想再多看我幾眼,再和我多說幾句話。原來,我挑剔著不肯下箸的飯菜,是她在視力模糊的情況下做的,我是多麼的粗心!我走的那個晚上,她一個人是如何摸索到家,她跌倒了沒有,我永遠都無從知道了。

母親,在生命最後的時光堙A還快樂地告訴我,牽牛花爬滿了舊煙囪,扁豆花開得像我小時候穿的紫衣裳。你留下所有的愛,所有的溫暖,然後安靜地離開。
  
我知道,你是這世上唯一不會生我氣的人,唯一肯永遠等著我的人,也就是仗著這份寵愛,我才敢讓你等了那麼久。
     
可是,母親,我真的有那麼忙嗎?

svickyy2009-7-28 04:06 PM
趕著見父親最後一面


在我的記憶堙A不曾保留過任何一張交通工具的票根,不論是火車、巴士或飛機票,每次都在整理書桌時順手扔進字紙簍堙C只有這張二月十六日的高鐵車票,是我緊握在手堙B裱框在心堛漸禱禨l憶。

那天下午家人突然來電,我的心頭一驚,平常家人的聯絡習慣都是在晚飯後,所以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果真,在醫院的父親發生狀況了。自從父親病倒後,輾轉從急診室送入加護病房再緊急轉送大型醫院,從呼吸急促,嚴重到必須仰賴插管維生……我搭著高鐵穿梭南北兩地,為的就是替父親加油打氣。八十九歲高齡的父親也展現出他求生的意志力,病情竟一路好轉來到呼吸照顧中心,我們與父親相約,未來即使他坐輪椅,也會帶著他四處走走。父親點頭說好,沒想到最後還是失約了。


那晚我搭上七點零四分的高鐵從新竹直奔左營。每次坐高鐵心奡N想,只要父親痊癒出院,一定要帶他來搭乘,讓他知道來女兒家的路已不是過去的三、五個小時,而是短短的一個半小時。距離已不是問題,如果能用金錢換得承歡父親膝下的時光,再昂貴也值得。七點三十分高鐵剛過台中,一通電話卻粉碎了我的願望,兄長告知父親正在急救,為了減輕父親的痛苦,他們忍痛決定放棄侵入性的急救。我忽然有種想逃避的感覺,不停問自己:「可以不要面對嗎?」然而高鐵仍以時速近三百公里的速度向前行駛,而我的心跳速度卻彷彿接近於零。


七點五十六分高鐵來到嘉義,兄長再次來電告知父親可能不行了,通話結束後,還來不及躲進車廂的洗手間,我的眼淚就奪眶而出。我不敢號啕大哭,只是讓淚水不停滑落,我想把庫存堛熔散\徹底用盡,因為生怕任何一滴眼淚留在父親臨終時落下,會讓他走得不安心。想到這堙A我再也忍不住,任憑喉嚨間發出像嬰孩般哭泣的嗚咽聲。


八點十五分高鐵來到台南,八點三十分就會抵達終點左營,我的手機再度響起,兄長說父親已呈彌留狀態了。霎時,我感覺自己才是快要死的人,眼前浮現的全是人生的點點滴滴,周歲的我被父親疼愛地懷抱著、三歲的我和父親散步在他任教的校園中、七歲時父親騎著腳踏車,日復一日地載著我開始適應國小新生活、二十六歲的我在父親的祝福下完成終身大事、二十八歲的我看著父親慈愛地抱著我的初生長女、三十五歲的我和家人一起為父親歡度八十大壽……


出了高鐵,我飛奔到台鐵售票處,準備買北上車票回岡山,青天霹靂,得知八點三十二分的莒光號才剛走,要等下一班九點零二分站站皆停的區間車。我不相信地一再追問售票員在這半小時內是否有他遺漏的火車班次?看著車站堛漸走洫厊豁膆僁飽A一陣心絞,我竟然讓父親的生命在一點一滴地消逝。


在這候車的二十多分鐘以及乘車的十五分鐘堙A我不停地祈求上蒼賜給我陪父親走完人生最後一刻的機會。那是我對父親生育、養育及教育的最後感恩之報,錯過了,我將遺憾終身。


九點十七分火車終於抵達岡山,兄長已等候在車站門口,一句「父親在等你」讓我吃驚萬分。我們的摩托車疾駛在省道上,甚至闖了兩次紅燈,顧不及車子擺放的位置,我們直奔父親病房,已經瀕臨死亡的父親,聽到我在耳畔輕喚一聲爸爸,原本即將要拉直的心電圖霎時出現了一陣微弱的波動。我終於見到父親最後一面了,而父親也終於聽到我最後一聲呼喚了,我輕輕摟著父親,溫柔地撫摸他的額頭,一字一句把心中感謝的話說給他聽。短短的十分鐘,我就像一位母親懷抱自己的孩兒一樣,哼唱著催眠曲、哄著孩子快入睡。就這樣,我滿足地看著父親帶著淡淡的微笑安然睡去。


我再也看不到、抱不到我的父親了。每當我強烈思念他時,總是拿起這張車票,看著上面的日期,時光彷彿又回到父親臨終的那天,我與時間在賽跑,終於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我輕輕摟著他,溫柔地撫摸他的額頭,至今我仍深刻地感覺到父親的餘溫,這短短的十分鐘是我一生永恆的追憶。

[[i] Last edited by svickyy on 2009-7-28 at 05:09 PM [/i]]

svickyy2009-7-28 04:07 PM
偷一點兒時間給愛你的人


我好幾次無意中聽到他在電話堜M妻子說謊,明明加班加到晚上九點就可以結束,他卻對妻子說可能要到十點鐘。

每一次我們走出公司的大門了,他卻在電話媢鴭d子說還在加班。

那次他過生日,邀我們去他家做客,看上去夫妻兩個竟是感情極好的樣子。他的妻子笑的溫婉,看他的眼神充滿愛意。或許他的妻子還蒙在鼓堙C

又有一次,我們加晚班從公司出來,已是繁星點點,他的手機響起,他走到邊上接電話,聲音壓的很低,我還是聽到他在說:「我還在開會,還有一會兒才能回去,別等我。」

我以為他偷得這一會兒時間,必定要赴另一個溫柔鄉,沒想到他搭了我的車,中途下車,在路邊一個小攤上買了一個烤紅薯捂在懷堙A然後在自家樓前下車,徑直回家去了。

我心堛膝Л罹B,這人真奇怪,明明馬上就要回家,偏偏跟妻子說還要等一會兒,這唱的是哪出戲啊?

終於忍不住問他,他笑了笑說:「每天早出晚歸的,一天就那24小時,要上班,要應酬,要休息,對老婆又不能怠慢,只好偷一點兒時間給她了。」

他說,他的婚姻也曾經危機四伏,妻子雖然知道他忙,經常要加班,但被冷落的感覺還是讓她心生怨意。

在冷戰中,他慢慢意識到在忙也不能忘記表達愛,不能因為工作忙就讓妻子體會不到被愛的感覺。

怎樣讓妻子體會到自己的愛,他頗費了一番苦心。

有一次,他不等應酬結束就提前回家,發現妻子因為他的提前歸來而高興的時候,他心有所感,決定偷一點兒時間給她愛。

後來,他隔三差五地故意把回家的時間說的遲一點兒,下班後,他會順路買點妻子喜歡的東西回去,然後告訴妻子是提前從酒席上離開的,或者是為了早點兒回家而加快了工作速度。

妻子原本以為他晚些回家,看到他提前回來,心中自然高興,對老公也就有了更多的體諒。

他笑著說:「你看,我的老婆就是這麽一個容易滿足的人,她其實並不要我做多少家務,她只要被人牽掛就會感到幸福。」

在不斷的奔波中,我們給不了愛的人那麽多,只好偷一點兒時間給她。

這句是平凡人的真愛吧,也是愛的智慧。

我想起自己的老婆,或許我也應該做一件小事讓她感受到我的綿綿愛意,也許為她做不了太多,但是,每天給她一封E-mail,或者一句問候,或者早點回家,應該是可以做到的。

svickyy2009-7-28 04:28 PM
離婚協議書


嫁給這個男人五年了,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愛他, 記得剛新婚的時候,早晨時必定會在他懷抱中醒來,我總是紅著臉不敢說一聲早,怕嘴裡的口氣弄皺了他的眉,漱口杯與牙刷堅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擺在一起看才有夫妻的感覺。

我會幫他打點上班 的衣物,什麼襯衫配什麼領帶,經過我的審美才准他穿上身。

起了床到餐桌上,為了他的健康,我每天變換不同花樣的早餐,晴朗的天可能是培根蛋加上烤土司,有些下雨的話,或許來點小米粥搭醬瓜鹹蛋,要是陰天,不如就吃些外頭的燒餅油條和豆漿,招式用到我變不出新把戲,可是我樂此不疲。

除了當一個賢慧的妻子,我亦毫不掩飾對他的熱情,「我愛你」是每天恭送他出門上班一定說的話,然後附加一個親密的吻,即使他大多時候只是淺淺一笑,也足夠我高興個老半天。

但是,五年過去了。

我相信還不到癢的時候,可是到底是什麼改變了我和他的互動呢?

早晨起床,他的位置往往已空蕩,只能由皺褶的床單證實他確實存在過,即使他偶爾睡過了頭或者小賴一下床,也絕對是急急忙忙由床上跳起來,匆忙的梳洗著衣。

我已經快忘了被他擁抱迎接朝陽的感覺, 盥洗室裡的漱口杯,在幾年前被打破後,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而另一個也因為掉到馬桶裡,所以也換了新的。

五年內,牙刷已換了不知幾支,甚至有時我們睡迷糊了,還會用上同一支,什麼口氣的問題都不需要掩飾了, 是否一樣顏色,一樣款式,他說這些根本不重要。

因此,洗手台上Hello Kitty和小叮噹圖樣,漱口杯左右對峙,小叮噹的杯裡插著一支綠色牙刷,是我的,Hello Kitty則是空的,因為他前一陣子已改用電動牙刷,擺在架子上。

分屬兩個不同故事的漱口杯,以及位於兩個不同位置的牙刷,彷彿在嘲諷我們的夫妻關係,漸行漸遠。

因為他出門的時間早,打點他的衣著已經不再是我的事,他自己會搞定。

早餐呢?很久沒有一起吃了,我同樣不必費盡心思去想菜單、查食譜,反正沒人賞光, 更不用說「我愛你」這句話,還有熱情的早安吻,他無福消受,而且現在說起來也有些矯情了。

仔細想想,五年來,他沒有說過一次「我愛你」,一次也沒有。

   我和他相聚的時間,嚴格上來說是從晚上七點開始,也就是他下班回來之後,如果他加班的話,那時間可能要延到十點、十一點。

剛結婚的時候,我為了他去學烹飪,「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 的胃」,我深信這個鐵律。

所以,一些餐館名菜常出現在我們餐桌上,宮保雞丁、五更腸旺、蔥油雞、東坡肉……等。

見他吃得高興,我也開懷,雖然不全是我愛吃的,但是他愛吃就好。

飯後,我們會依偎在沙發上看電視,我陪他看新聞,聽他評論國政、批判社情,他陪我看八點檔,聽我調侃劇情、大哭大笑。

所以我知道行政院長、立法院長是什麼人,他也知道當紅的李世民是誰演的。

我沒有料到的是,五年的時間可以改變這一切,烹飪班我可以說是半途而廢,不知道從哪天起,他開始干涉我做菜的方法,宮保雞丁他不喜歡太多辣椒,五更腸旺他開始抵制,蔥油雞叫我別淋油,連滷東坡肉要放多少醬油,他都有話說。

我做的菜漸漸變得簡單,烹飪班也不想去了,有時候一盤炒青菜、 貢丸湯和皮蛋豆腐就打發掉他,他反而沒什麼意見。

我想,我抓不住他的胃。

隨著他加班次數的增加,我們甚少在一起看電視了,除了現任總統是陳水扁,我對於國家大事可說一無所知,而他,問都不用問,台灣霹靂火的男主角是誰他絕對不可能知道。

夫妻之間開始言不及義,他對我說的話,大多都是「不用等我」、「早點睡」,我跟他說的話,也幾乎是「你回來了」、「菜在電鍋熱著」。

我們沒有相同的話題,沒有相同的興趣,除了「夫妻」名義上的聯繫,我們的交流空泛的可憐,比普通朋友還不如。

多可笑的夫妻關係,不是嗎?

svickyy2009-7-28 04:29 PM
  婚前,我們曾描繪著未來的願景,他說要生兩個孩子,先男後女,哥哥可以保護妹妹,我卻認為應該先享受一段兩人生活,生孩子的時情倒不急於一時,只是我不想壞了他的興致,並沒有說出口。

婚後一陣子,他很積極的和我「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他想要孩子,從他不戴保險套的行為可以看得出來,可是我還不想要,又怕他不高興,於是我背著他吃避孕藥。

記得那時,他還興沖沖的帶我到醫院探視一名女性朋友,她剛生完一個四千兩百公克的巨嬰,神色萎糜的躺在病床上。

我忘不了他隔著一塊玻璃看新生娃娃時,眼中綻放的神采,可是我更忘不了,那位女性朋友用著虛弱的語氣告訴我,她整整痛了一天一夜,才求醫生由自然產改為剖腹產,我更不敢生小孩了。

五年後的今天,他似乎已經放棄生小孩這回事,畢竟只有他一頭熱是沒用的。

  可是,待在他上班之後空洞的房子裡,我突然覺得生個孩子也不錯,至少屋子裡會熱鬧點,我的寂寞,也會少一點。

他早就在數年前就開始用保險套了,我不清楚是什麼讓他改變心意,不過這也鬆了我一口氣,我對避孕藥似乎過敏,不論換什麼牌子最後都落得一個水腫的下場。

我猜他六百多度的近視加閃光,應該看不出我水腫前和水腫後有什不一樣,重點是他的保險套解決了我一個大麻煩,同時又帶來另一個新煩惱。

我現在想要一個孩子了,他卻似乎不想,我不知怎麼跟他開口,更別提他頻繁的加班,晚上常累得倒頭就睡,如果我再開這個口,似乎變相增加他的壓力。

兩個人之間,已經夠低潮了,不需要再增加一個會引起衝突的話題。

  在我們戀愛的時候,他很喜歡帶我到淡水,坐在河堤旁看落日,沿著碼頭走一遭,可以吃到不同口味的各式小吃,淡水的海產頗富盛名,他似乎是識途老馬,總知道哪家是最道地的。

有時候,他帶著我坐渡輪到對岸的八里,那裡熱鬧的只有一條路,賣的全是孔雀蛤,兩個人可以吃掉一大盤,還覺得意猶未盡。

他也會和我騎雙人腳踏車沿著淡水老街騎到淡海,再由淡海騎回來,沿路的風景不算十分迷人,但有種質樸的味道,兼之海風鹹鹹的打在臉上,我很享受這種氣氛。

當然,坐在腳踏車後座的我三天打漁兩天曬網,心情好的時候才踩兩下,他明知我偷懶,還是賣力的踩, 我很懷念,真的即使過了五年,那段回憶仍然歷歷在目。

婚後到淡水的次數,除了新婚那一陣子,幾乎屈指可數,近兩、三年更是一次都沒去過。

每到假日,他不到中午不會起床,我見他這麼疲倦,當然也不會煩他帶我到處走走。

假日照理說,我和他應該可以有些交集可是他累,我只能自己找事做,和在上班工作的朋友出門逛逛街,聊聊是非,也順便埋怨一下他。

至於在家睡覺的他,午、晚飯,自己解決吧!

他不知道,在前幾個月,我耐不住無聊,自個兒坐捷運到了淡水。

果然,太久沒有去了,那裡已經變成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地方,河堤旁的小吃攤不見了,全部集中在捷運站附近,過去我和他看夕陽的地方整修成一條長堤,僅供散步,路面變得乾淨整潔固然是好,但是收藏著我和他美好記憶的地方,消失了。

沒有他的帶路,我找不到道地的海產店,找不到好吃的小吃,自己一個人也騎不了雙人單車,但我驚訝的發現,淡水多了一個漁人碼頭,可以坐公車過去。

漁人碼頭,他的腳步沒有踏上過,我先了他一步,這是沒有他,只有我的經驗。

到了漁人碼頭邊,風景美復美矣,卻有種人工雕砌的做作,我以為花了幾百元搭乘藍色公路可以到對岸八里,就像渡輪一般,但那失了古風的遊艇卻繞了一大圈後又開回原點。

除了顛簸的船身搖得我頭暈目眩,我記不起來什麼美麗的風景,連孔雀蛤也沒撈到一粒, 淡水變了,我和他的回憶,也變了。
某個早上,我特地比他早起,煮了頓睽違已久的豐盛早餐給他。

然後,沒有第三者,沒有爭吵.我遞出了離婚協議書。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麼震驚的表情,如果那天是愚人節,我想我成功了。

可是,我不會開那般惡劣的玩笑,他知道我是認真的, 他沒有像一般男人一樣,暴跳如雷,開始數落女方的罪狀,也沒有哭哭啼啼,跪下哀求我留下,他只是極力冷靜自己的心緒,默不吭聲的接下協議書,開門,上班,一如往常。

他或許也察覺我們的夫妻關係到了一個瓶頸,也打算仔細考慮離婚的可行性,他近幾年的疏離,我沒有流下一滴眼淚,可是他這天的冷漠,幾乎傾盡我五年的淚水。

我有些後悔,這後悔逐漸蔓延,以心臟為一個起點,通傳至我的頭頂及腳趾。

但後悔又如何呢?

不快刀斬亂麻,也只是拖著一個平淡如水的日子,兩個人乾耗。

我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愛剩多少,更不清楚他對我的愛剩多少。

嫁給他之前,我就知道他沈默寡言,嫁給他之後,自以為能改變他的我,並沒有改變他多少。

我的愛,還不足以改變他,他的愛,亦不足以為我改變,這大概是關鍵所在。

柴米油鹽醬醋茶會摧毀愛情的甜蜜,我嚐到了,但這卻是用五年換來的教訓。

趁現在,沒有孩子,沒有牽絆,我也不貪圖他什麼,該是離婚最好的時機吧!

抖著手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名的我,到之後他出去幾個小時了,我仍然在發抖,這是一種未知的惶恐,我等他給我一個結果。

  他冷淡了我五年後,又凌遲了我七天。

從離婚協議書交到他手上之後,整整一個星期,他不與我說一句話,也睡了七天的沙發,每天仍然照常上下班,除了更加冷淡,我感覺不到他的喜怒哀樂。

那張協議書,就算扔到垃圾筒裡,還會有觸動垃圾袋的聲音,可是他,一點聲音也沒有,我懷疑他根本不當一回事,一段時間不理會我,只是在看我會不會自己忘了離婚這回事。

我受不了了,他到底要怎麼做呢?

連離婚,也要離得這麼漠然嗎?

然而,七天之後的他,結結實實嚇了我一跳, 一早,我聽到他在客廳起床的聲音,隔著門板聽不真切,我卻一直等不到他出去上班的關門聲。

一陣乒乒乓乓的金屬撞擊,取代了他一向安安靜靜的作息,我終於按捺不住起身察看,卻在開門後,聞到了一陣食物的香氣。

「起床了嗎?吃點蛋捲。」他笑著,如新婚時我吻他之後那般淺笑。

我心裡狠狠跳了一下,原以為古井不波的情緒,因他久違的體貼,而起了絲絲漣漪。

他還是那麼輕易的,可以撩動我的心,我不清楚他怎麼可以混到九點、十點還不去上班,他接收到我的疑惑,也只是淡然一笑,身上簡單的服裝一點兒上班的氣息都沒有。

可能他,也有工作疲乏吧!

也可能他要宣判了,關於那張離婚協議書, 看他神色自若的樣子,我默默吃著早餐,幻想著等一下他會說的話。

他會不會乾脆的就離婚了呢?還是在我面前撕了協議書呢?

不可否認的,我的心,傾向後者。

  「我升上經理了。」他的第一句話,出乎我意料,下一句話,卻馬上進入重點,轟得我措手不及,「工作上的事告一段落,現在要好好處理家裡的事。」

工作是排在家庭之前嗎?我苦笑。

  「工作安頓好,我才能給妳安定的家。」

他像在解釋我的疑惑。

「所以,告訴我為什麼要離婚呢?」

他終於問了,臉色變得嚴肅。

他從來沒有用過這種質疑的口氣與我說話,望著他難得的厲色,我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妳覺得我冷淡妳了嗎?」

轉眼,他的態度忽而又變得自嘲,弄得我丈二金剛,「我就知道妳一個人在家老是胡思亂想。」

我和他長談了一整天,數個小時的談話,有五分之四的時間我是在哭的,因為我覺得自己犯了一個滔天大錯,可是有些事,沒有那張離婚協議書,我永遠不會知道。

他說,五年來,他確實每天都是抱著我醒來,只是後來他工作忙,起床時間變早,而我仍沈睡著,不知道罷了,有時他還會親親我的臉,看著我貪懶的睡顏,他不忍心叫醒我。

而擺在盥洗室的漱口杯,他根本搞不清楚小叮噹是他的或Hello Kitty才是他的,他以為粉紅色是女孩子的頻色,所以他一直用著小叮噹的嗽口杯。

原來,我們一直在無形間,做著親密的唇齒交流,可憐了Hello Kitty,擺在那兒沒人用,成了個裝飾品。

早餐,他吃的都是7-11,他承認很想念我做的早餐,可是他不好意思要我每天做給他,他知道我會擠盡腦汁變花樣,他捨不得看我太累。

「我娶妳,是希望妳享福,不是要妳來當女傭的。」

從他這句話開始,我便止不住眼淚。

提到他的衣著,他更是笑我的傻,他看得出來我會為他添新衣服,按顏色花樣在櫃裡整整齊齊的分類擺放,而新婚時期我常幫他搭配,久了他也知道我的喜好,什麼領帶配什麼衣服,他是為我而穿。

至於熱情的早安吻,每天他早在我熟睡間給我了,我卻兀自鑽牛角尖,認為他不需要我的吻。

 「你為什麼從不說你愛我呢?」我噙著淚水問他。

  「我以為妳知道,否則我們為什麼結婚呢?」

他理所當然回答。

是啊!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不然我不會嫁給他的,可是既然知道,我又何必強求他說出來呢?

女人都是需要一些愛語滋潤的,我想這就是理由,看著我控訴的眼光,我想他也知道理由了。

  「妳做的大菜,很好吃可是那些菜費工夫,也不全是妳喜歡的, 所以我寧可妳做些簡單的菜,最好是妳也喜歡吃。」

svickyy2009-7-28 04:30 PM
他一句一句的解釋,又讓我掉了一缸淚水,「妳不喜歡吃辣,因此我要妳少放辣椒,妳不吃內臟,那我也不吃,妳怕胖,所以料理時我希望油加少一點,醬油鹽份高,吃多腎臟負擔大,為了妳我健康著想, 調味即可,不必加太多。」

只要是我煮的,他都喜歡,想想每次準備食物給他,他沒有一次不是吃光的,到底為什麼我會覺得抓不住他的胃呢?

所以,我也抓住了他的心嗎?

另一件令我驚訝的事,他真的知道台灣霹靂火的男主角是誰,即使猜得不完全正確。

「是劉文聰嗎?還是那個李正賢呢?晚上在公司加班,同事都會開電視來看,所以我多少也知道一點。」

他撫去我臉上淚痕,笑問:「妳也在看嗎?」

  「嗯。」我又想哭了,我真是小覷了那個節目的收視率。

  「當上經理之後會比較少加班,那我們就一起看。」

他說得輕鬆,我卻鼻頭一陣酸楚。

我在意的,其實不是看什麼節目,管他行政院長、立法院長是誰,沒有他在身邊,看什麼都索然無味。

我發現,只要願意,兩個人什麼事都可以談,連我跟他解釋台灣霹靂火的劇情,一路聊到整容話題,他也聽得津津有味。

是我,是我封閉了自己,以為他不願意聽我說話、不願意對我說話。

他心疼我一個人在家裡,聊公司裡的事怕悶壞我,又見我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樣子,他每天只能摸摸一鼻子的灰。

無論他跟我說什麼,我都是愛聽的,可是我現在才讓他知道,夫妻兩浪費了幾年的時間在這種誤解之間打轉,他活該,我也活該。

  「我很少看新聞,都不知道國家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我這句話出口得有些抱怨。

  「好,我以後每天當妳的新聞台。」他溫柔的笑了。

聊到生孩子的事,他先是一陣默然。

「我想生一個孩子。」這時候,我有勇氣說出口了。

  「我以為妳不想,剛結婚那一陣子,妳不是一直吃避孕藥嗎?」難得聽到他有些怪罪的語氣。

進一步了解之後,我才發現,他一直知道我在吃藥,或許是我哪次把藥隨便擱在化菪x上,被他看到了,他徹底了解我不想要孩子。

  而他也知道,我吃完藥隔天會有水腫的現象,身子骨纖細的我,一雙腳腫得跟象腿一樣,也只有我這種人的鴕鳥心態,才會認為他不會發現。

後來我養成習慣將藥好好放在抽屜中,他以為我不再吃,怕身子水腫難受,所以他戴起保險套,說來說去,還是為了我。

「妳又水腫了嗎?一直哭個不停,是想把身體裡的水逼出來嗎?」

他居然敢揶揄我,免不了得到我飽以老拳。

他還是想要孩子的,聽完我說想生孩子,他眼下興奮的光芒大大的告訴我這一點。

只不過,那抹光芒在閃爍之後隨即斂去,他又正襟危坐的問了我一個問題。

  「妳真的想生嗎?」

 「想啊!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

 「只是因為無聊嗎?如果一個人在家無聊,妳想出去學東西、去工作、和朋友 去逛街,我不會阻撓妳。」

「你不是也想嗎?」我生氣了,縱然淚眼婆娑沒什麼說服力。

他開始說起那個四千兩百公克的巨嬰,原來那名女性朋友的經驗不僅嚇到我,也嚇到他了。

他不希望我生孩子還要受極大的痛苦,什麼剖腹產、自然產,他一點概念也沒有,只知道一定會很痛,他明白我怕痛,所以他捨棄了生孩子的想法。

「我不管,我要生。」明瞭了他的想法後,我更希望替他生一個孩子,身體裡流著我和他血液的孩子。

  「那就生吧!」他悄悄的在我耳邊說了一句令我臉紅的話。

「你這麼有精力,不是上班很累嗎?」

我狐疑他話裡的真實性。

經他解釋,我才恍然大悟,就算工作累,他偶爾也有慾望,有時晚上摟著我,又看我睡得香甜,這種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他只能鬱鬱的悶在自己心裡,面對他的心意,我,真的無言了。

  在我像兩顆水蜜桃的雙眼略為消腫後,他催我換衣服,帶我出門。

  已經好久沒和他一起出遊了,在兩人間的冷淡破冰後,坐在他身邊竟也給我當初戀愛的感覺。

我凝望著他專心駕駛的側臉,將他的動作姿態深深刻在心裡,因為我差點忘了,我和他之間還橫著一個問題,張離婚協議書。

我要一輩子記住他的模樣,如果他最後仍是簽了名, 可是,他應該不會簽吧!

否則,他何必和我討論生孩子的事。

  「到了。」他停車,我也隨之下車。

 海風迎面吹來,是淡水。

他也記得這個地方,這個我們記憶珍藏的地方。

  「我一直想帶妳來,可是妳假日都和朋友出門,我只好蒙著棉被在家睡覺。」他如此說道。

這是個什麼烏龍呢?

我體諒他工作累,他體諒我和朋友出門,就這樣我們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相伴。

「你以後想幹什麼,可以直接說。」我惱火的盯著他。

「妳也是。」他正經八百的回視我,言下之意是要我別五十步笑百步。

說來也好笑,我們一直認為自己是在為對方著想,以自己的方式去體貼對方,這種自以為是卻導致了無數個陰錯陽差,一直到我開始懷疑自己不愛他,他也不愛我了,才驚覺這份愛並不是消逝,而是溶入了生活之中,自然的讓人忘了它的存在。

愛情的表現,可以是黏膩、親熱、奉獻、祝福,甚至是退讓,每個人的方式不同,會導致的結果各異。

我的方式是盲目的付出,他的方式是全然的關懷,乍看之下兩個人都沒錯,可是無論什麼方式,中間少了一種叫「溝通」的元素,就容易導致裂痕。

我們的婚姻,就是建築在這種缺乏溝通的空中樓閣之上,嫁給這個男人五年了,我以為我漸漸的不愛他,但只是一番簡單的剖白心意,我對他所有的愛再度復活,甚而轉濃。

女人會因男人長久的冷落而對愛情失望,也可以因男人一句話又對愛情充滿希望,我不想和他離婚,一點兒也不想,當初硬著頭皮簽下名,或許只是賭氣,只是要他正眼看看我。

可是 ……

「那、那張離婚協議書……。」我要收回來。

  「在公司裡。」他好整以暇,「公司的碎紙機裡。」

這個意思是… …?

  「妳想離婚,等我成為亡夫時再說吧!」

我估量不出他說這句話,是不是在開玩笑,不過他又騙到我的淚水。

他真的很愛我,即使他沒有說過,我想如果我堅持離婚,他會放我走的,他捨不得見我難過,就像他見我掉淚又趕快摟住我一樣。

倘若,是他想離婚呢?

恕我自私,我是堅決不會放的,除非等我變成亡妻,同樣因為他捨不得見我難過,我自信可以留住他。

「淡水整個都變了,我都快不認識了。」

哄完了我,他連忙帶開話題。

 「我來過,我知道有什麼景點。」

「那這次就要靠妳帶路囉!」

是啊!我們可以開創新的回憶,只要有我也有他,什麼時間地點都不成問題。

結婚五年, 我又發現了一次愛情。

svickyy2009-7-28 04:32 PM
[color=Green]其實有很多我都沒看過 0.0 只是負責轉載而已
樓主就慢慢看吧XD[/color]

shakbi2009-7-28 05:43 PM
真的有那麼趕
從左營坐計程車到岡山就好啦
爸爸都要死了還在那裡等三十分鐘火車歐
= =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svickyy[/i] at 2009-7-28 05:06 PM:
趕著見父親最後一面


在我的記憶堙A不曾保留過任何一張交通工具的票根,不論是火車、巴士或飛機票,每次都在整理書桌時順手扔進字紙簍堙C只有這張二月十六日的高鐵車票,是我緊握在手堙B裱框在心堛漸禱禨l ... [/quote]

svickyy2009-7-28 06:00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shakbi[/i] at 2009-7-28 06:43 PM:
真的有那麼趕
從左營坐計程車到岡山就好啦
爸爸都要死了還在那裡等三十分鐘火車歐
= =

[/quote]


人家只負責轉載XD
不負責故事內容唷XD~

(其實我根本沒看我轉載的內容 ~"~)

bibiwusinyin2009-7-28 11:10 PM
這是真實的故事,而且就發生在我們週邊,事情也是最近才發生的.
請大家幫忙為洽咪祈禱~~謝謝

以下是洽咪跟洽咪妹的blog
[url]http://www.wretch.cc/blog/oosuibin1027[/url]
[url]http://www.wretch.cc/blog/wonedaywang/12657687[/url]

AmandaTsai2009-7-29 08:54 AM
轉貼二則

[b]有一天我老了,也會...[/b]

週六一大早,還在賴床,電話鈴聲打斷了我的清夢,原來是媽:「中午要不要帶孩子回來吃肉羹?」
「可是我答應孩子今天去麥當勞吃早餐耶!」
媽仍不放棄:「把那個錢省下來啊!開車回來才十分鐘。」
我心裡想:孩子一定喜歡吃漢堡,不要吃肉羹。果然,在我猶豫時,老大、老二一個搖手、一個做拜託狀,大家都期待一周難得一次的早餐會。
於是我告訴媽:「等我們討論好再打給妳好嗎?」
媽有點幽幽地回:「好吧!」
電話一掛,孩子們同聲說:「不要啦!我們說好去麥當勞的。」
我告訴孩子:「外婆的目的根本不是要我們去吃肉羹,她是想看我們。」
「可是我們上星期不是才回去給她看過?」
我知道單以這個理由要更改原計畫有點不合理,便告訴孩子:
「有一天我老了,也會打電話給你們說:『兒子啊!要不要回來?我烤了蛋糕哦,帶孩子回來吧!』如果兒子回答我:『蛋糕到處有得賣,我今天沒空啦!』那我會很傷心。」
四歲的小女兒馬上說:「我不會。我會說好。」
結果我們協議:早餐照原計畫,晚上去外婆家。
媽媽知道了好高興:「那我晚上再煮肉羹。」
下午加完班,趕回家和孩子、老公會合,爸媽看到我們好高興。我們魚貫進入廚房盛肉羹,大人小孩嘰嘰喳查地聊天,媽媽開始訴說她的五十肩每天折磨著她。
我問她:「有沒有去做復健?熱敷?」
「有啊,都沒有用!」...於是,我深深瞭解到媽媽要的不是醫療資訊,而是兒女的關心。
走進廚房,看到一向愛乾淨的老媽心愛的鍋子蓋都沾了厚厚一層油垢,便用鐵刷用力把它們刷洗乾淨,一面刷一面想到:媽媽一定是沒力氣刷它們了。她曾經用雙手一手抱我、一手拿鏟子炒菜,也曾用雙手刷遍家裡每一個角落。她那雙手還曾經握著汽車方向盤賺錢──她是台中第一位女計程車司機……如今年紀大了,她的手累了,卻仍然忍著痠痛煮我們愛吃的肉羹麵、炒米粉,然後打電話叫我們回家。
我再忙再累,都要常常回娘家洗鍋子;也希望有一天當我年紀大了、手也不再靈光時,孩子們記得回家幫我刷刷鍋子。
不要只關心小孩,有天我們也會老唷!記得在花蓮門諾醫院長廊上看見的宣導海報:「記得寶寶是一歲又...個月長第一顆牙齒,卻不記得父親最後一顆牙是什麼時候掉的。」



[b]我們只不方便三小時 ~~~[/b]

那天跟老公幸運地訂到了票回婆家,上車後卻發現有位女士坐在我們的位子上,

老公示意我先坐在她旁邊的位子,卻沒有請這位女士讓位。
我仔細一看,發現她右腳有一點不方便,才了解老公為何不請她讓出位子。
他就這樣從嘉義一直站到台北,從頭到尾都沒向這位女士表示這個位子是他的,

下了車之後,心疼老公的我跟他說:「讓位是善行,但從嘉義到台北這麼久,
大可中途請她把位子還給你,換你坐一下。」
老公卻說:「人家不方便一輩子,我們就不方便這三小時而已。」
聽到老公這麼說,我相當感動,有這麼一位善良又為善不欲人知的好老公,
讓我覺得世界都得溫柔許多。
心念一轉,世界可能從此不同,人生中,每一件事情,都有轉向的能力,
就看我們怎麼想,怎麼轉。

humeur12010-12-8 03:04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bibiwusinyin[/i] at 2009-7-29 12:10 AM:
這是真實的故事,而且就發生在我們週邊,事情也是最近才發生的.
請大家幫忙為洽咪祈禱~~謝謝

以下是洽咪跟洽咪妹的blog
[url]http://www.wretch.cc/blog/oosuibin1027[/url]
[url]http://www.wretch.cc/blog/ ... [/quote]


這個真實的故事有個讓人悲傷的結局.


查看完整版本: 有無感人的故事分享?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2489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