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政治現況 » 善團體的「善心暴力」,漠視部落主體精神

頁: [1]

viviyakas2009-8-24 07:07 AM
善團體的「善心暴力」,漠視部落主體精神

善團體的「善心暴力」,漠視部落主體精神
文/陳永龍 八月 21, 2009

八八風雨造成南台灣土石流災難,尤以原住民部落為甚;而在救災、安置暫告段落時,更棘手的「重建」課題卻已淪為各級政府與幾大慈善團體政治協商下的版圖瓜分,但無視「部落」主體的真實需要。

災後十日,我除與台東縣原住民友人聯繫,也走訪高雄縣、屏東縣山區部落,見識慈善團體的善心暴力,及其以資源挾持原住民「部落」的重建動向。

姑且不論高雄縣「災民」認定竟以「搭直升機撤離」與否為依據的荒謬,也暫且不論「山上等於危險」的悖論;以我曾學習地質學、民族學、城鄉規劃,及參與九二一震災後部落重建、二十餘年原住民部落文化再生工作經驗,深知不脫離原鄉山林而立基生態法則,並以「部落」為主體的永續發展,才是原住民生存重建的憑藉。

但幾大慈善團體,不論慈濟秉持財大組織力強的募款動員力對揚言欲購地興建永久屋,或紅十字會在王清峰部長率眾要屏東縣泰武鄉、來義鄉長等接受其組合屋善心等,顯示的不只是民間團體的壓力、地方政府的無能與無奈,也凸顯整個原鄉重建完全漠視「部落」主體的事實。

首先,高雄縣那瑪夏鄉的原住民「部落」在此次災後,被當作個別災民安置在一、二十個安置所,乃無形摧毀部落重建的社群連結基礎;而屏東縣各鄉則在集中安置狀態下,其重建也一樣得面對「集體遷村」與否的課題。然而,多數的組合屋與安置計劃,都忽視了「在地生計重建」與「原鄉情感連結」面向,因此即便快速擇地興建組合屋,也未必符合部落需要。

考慮原民生計問題

其次,此次風雨成災不同於地震(除坐落於斷層帶之外的多能就地重建),過往被政府遷村過的部落,新部落災情遠比舊部落嚴重(如屏東縣霧台鄉新好茶整個淹沒、三地門鄉新達來地層滑動);因此,安置可能不是兩、三年,而是一住可能至少五到十年,才能在法制、既有生計條件基礎上,重建新的永續「部落」發展基地。

第三,「部落」是原住民「社會性自我保護」的組織,扮演了協力互助、社會照護、福利分享等功能;在歷年災難中,遠在外界救援進入前,便多是依憑部落團結的力量,才度過一次次危難。因此重建不該淪為個體家屋的思考,而應以「部落集體重建」為思考。

在上述重要原則下,如何提供面積較大、較舒適的中繼住宅,以至少五到十年以上的時間來思考部落重建,當比急就章的臨時安置組合屋重要。加以原住民自古以來即有「自力造屋」的本能,必然可以透過「以工代賑」的方式,興建自己的部落和住宅。

因此,不論臨時安置或永久基地何在,重要的是得提供一種能自力興建、建材可拆卸重複使用、居住品質良好並具公共空間和生計土地,才是原住民「部落」重建的關鍵。

否則,被迫藉機搬遷下山而失去山林的原住民,一旦少了部落分享與生計的屏障,必然很快就淪為都市流動的新難民,製造更多的社會問題!在此企盼各慈善團體,得正視「部落」主體、聆聽部落聲音、思考原鄉生計來提供重建計劃,才不失其善心善行。

(作者開南大學觀光與餐飲旅館系助理教授、多樣生態文化工作室負責人,本文轉載自0821蘋果日報)

mac2009-8-24 08:18 AM
那怎麼辦呢?
有沒有什麼辦法做些什麼事呢?

Spark2009-8-24 08:50 AM
的確該尊重原住民的自決
而非自以為是的強加在他們身上

viviyakas2009-8-24 09:21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mac[/i] at 2009-8-24 10:18 AM:
那怎麼辦呢?
有沒有什麼辦法做些什麼事呢? [/quote]

大大,您也不用太心急,我想這幾天po的兩篇要求災區重建須尊重原住民主體的文章,
就已經代表著,有人注意到這樣的問題了,提出質疑並嘗試解決。
我們在遠方能做的事情,就是發揮自己的力量把多元的觀點透過不同的網絡平台提出,
讓更多人能夠看見。
原住民能夠在台灣追溯五千年的歷史,歷經至少六個政權的遞嬗(西班牙荷蘭、明鄭、
清朝、日本、國民黨、民進黨),沒有全部滅亡,這就代表原住民還是很堅忍不拔的。
不過堅強歸堅強,還是需要台灣島上不同族群相互支持。
台灣原住民運動從一九八零年代到今天,已經喚起了許多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有志之事
的關心,包括向大大您,所以讓我們一起把關吧!

taiwanaise2009-8-24 09:33 PM
莫拉克災後「大社(達瓦蘭部落)遷村重建」訴求

2009/08/22

事由:

莫拉克颱風豪雨造成南台灣山區災難,使許多原住民部落被土石流吞沒,或淪為「安全堪虞」部落。其中,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達瓦蘭部落)淪為土石流潛勢危險地區,必須立即規劃遷村重建事宜。延宕了三十年以上的遷村計畫,到底政府機能出了什麼問題呢?

說明:

一、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自民國六十幾年即因部落周遭林地被砍伐,開始有土
石鬆動危害部落的狀況,而有遷村的計劃;同期間,有屏東縣霧台鄉好茶村的遷村、三地門鄉達來村的遷村計畫。

二、由民國七十二年10月8日(三鄉大民字第六號函)中,已確認村民大會通過議決要遷村,但政府並沒有認真對待與處理。

三、民國八十一年九月三十日,省政府山胞行政局(81元.21胞建字第1132號函)辦理大社村(48戶)遷村規劃與選地,但只考量幾個鄰里(二到四鄰)遷村,不是整個部落遷移,且把基地選在危險的地方。因此,部落想要集體遷村,但反對遷移到政府選定的危險地段。(此次風災該部分遷村預定地亦淪為土石流直接災害區)

四、自此,政府漠視大社部落安全需求,一直未再處理大社村達瓦蘭部落的遷村計畫迄今,終於使大社村淪為土石流災害潛勢區。

訴求:

一、以部落為主體,由政府提供資源協助,儘速召開部落遷村重建會議。

部落是原住民社群自我保護的基地,也是原住民與自然相依存、與社群協力互助的分享平台;部落,是原鄉重建的主體。因此,政府與民間慈善團體資助的各項「安置」與「重建」計畫,應考量部落整體生活;打從一開始選擇安置和重建基地開始,就應該要讓部落參與,使「部落會議」發揮功能,符合部落生活之需要。換句話說,未來不論重建基地選取、重建部落規劃、重建家屋設計、重建部落施工等等,都應回歸「部落」主體來思考,才可能開創出符合部落真實需要的重建方案。

二、部落重建基地之選擇,應以部落傳統領域土地為優先考量。

原住民部落迄今還有許多耆老,依然熟悉部落傳統領域土地的範圍,也知曉哪些土地是平坦的、安全的、適合部落集體生活的基地。因此,重建基地應該以部落為主體,審慎評估與選地,讓部落耆老與年輕人透過現場實地踏勘與部落會議,來決定部落要「定居」與安身立命的土地;即使這個傳統領域土地現今已淪為國有林班地或私有土地,政府都應主動、協助部落取得「新部落」之居住土地,並應考量族人未來的耕地、獵場、神聖空間等需要。至於該部落要在原部落復建、在原部落傳統領域內就近重建,或要搬離原鄉到靠近山邊的平原地居住,也都該透過「部落會議」充分討論後決定之,而不能僅由資源提供單位與行政官僚體系或民代逕自決定。

三、重建規劃設計施工,應以部落主體協力造屋,來營造新部落。

部落的需要,部落最知道!空間營造專業者、水土保持專家等等,應作為部落重建的協作者而非主導者,以提供「切實符合部落需要」的規劃設計,尊重部落在地知識技能。事實上,原住民最熟悉自己的山林土地,並具備生態知識,知曉山林環境的安全與風險。部落的原住民(尤其耆老)本來就有規劃、設計和自力造屋的能力;只有透過自己參與規劃、設計、施工過程,才可能建立深刻的土地情感,並搭建出自己喜愛的家。因此,部落重建的規劃、設計與施工,都應以部落為主體,透過自力造屋與協力方式(可採「以工代賑」模式),來營造在地生態與文化特色的新部落。而重建完成前的短期或中期安置住居,居住空間大小與機能亦應符合部落生活所需之品質。

四、部落重建規劃設計,應允許就地取材以營造在地性的民族風貌。

原住民部落自古與大自然依存,營造多就地取材,屬於在地性的生態工法與綠色建築;因此,重建即使採取現代建材的建築結構,在規劃設計上也應考量部落公共空間(如部落神聖空間、祭典儀式空間、跳舞場等等),並鼓勵就地取材,使其不受既有法令規定限制,而能結合現代建材與就地取用的自然建材(例如石材、林木、竹材等等)以營造出具有在地風貌和原住民文化特色的新部落。此外,也應以「生態部落」的宏觀視野,引入太陽能、自動給水系統等能源自主取向之規劃設計,使其符合節能減碳的時代趨勢。

請願單位:

大社急難運轉中心、大社社區發展協會、達瓦蘭人文關懷協會


查看完整版本: 善團體的「善心暴力」,漠視部落主體精神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2183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