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政治現況 » 扁珍、珍憲共犯貪瀆案平議

頁: [1]

moitw2009-9-12 07:42 AM
扁珍、珍憲共犯貪瀆案平議

這是一篇轉載文
雖是一篇January 6, 2009的文章  但很值得參考

也在此推薦這份報紙 因這份報紙讓我了解法治的重要
以下是這份報紙的介紹(節錄部份 [url]http://store.pchome.com.tw/lawpaper/HM/introduce.htm)[/url]

台灣的人民可以直接投票選舉總統,讓全球各地華人羨慕我們的「民主」,主」,但是,我們必須嚴肅認真的思考,如果沒有「法治」,「民主」是不可能落實的,是危險的!
可惜的是,解嚴二十多年了,總統選了兩三個了,我們的司法裁判與訴訟品質,卻是江河日下,一日不如一日,我們的立法水準,更是讓旁觀民眾看了不忍卒睹,只求掩目速走,早早見忘,以利釋懷。
評論家朱立熙的部落格上,介紹了韓國的媒體奇蹟:「韓國人的創意、熱情與參與感,打造成功Ohmynews這個舉世唯一的「全民記者運動」的網路媒體,也為「媒體民主化」開創了無限的可能性。讓全民都能參與的「新聞游擊隊」,顛覆了傳統的媒體文化與價值觀,成為二十一世紀全新的「記者模式」。
我們心想,韓國能,我們也能,我們想辦一份「全民的司法報紙」,讓台灣的民主成果因為落實法治而確保,讓民間因訴訟受到司法不公不義的心聲,可以表達,可以共鳴,可以團結,而不是老被壟斷或圍堵在「司法院」、「法務部」以及「律師」,和「少數媒體」手上。

轉載自法治時報社([url]http://blog.yam.com/lawpaper/article/19091360)[/url]的文章


扁珍、珍憲共犯貪瀆案平議                                         文/金南

    在司法實務判決中,「老婆收錢,老公辦事」的官場貪瀆案件,相當多,但是,都是判決無罪定讞,原因是:檢察官只証明老婆拿錢還不夠,必須証明老婆拿錢和老公辦事之間,有犯意聯絡………………

    特偵組偵辦前總統陳水扁家族共犯貪瀆、洗錢案,自案發迄今高潮迭起,不論案情或法律爭議,隨時總有跌破眼鏡的新發展,令人目不暇給!

    特偵組九十七年十二月十二日依共同違背職務收賄、不違背職務收賄、洗錢等多項重罪起訴前總統陳水扁一家四人,是最近一波的最高潮。

    就法論法,這波最高潮有雙峰較受矚目。一是扁與珍、吳與余是否成立貪瀆共犯關係的罪名實體爭議;一是案件繫屬台北地方法院之後,對於被告陳水扁的羈押與否,特偵組是否有抗告權的程序爭議。

    可惜的是,國內各大媒體的關注眼神,只投在特偵組所描述的陳水扁家族犯罪事實,及陳水扁應不應該羈押上面,對於陳水扁、吳淑珍如何可能成立共犯?毫無興趣。

    當然,對於「特偵組是否有抗告權?」,這一超泠僻、連一審法官、檢察官都不見得搞得清楚的司法難題,媒體當然更是興趣缺缺,毫無著墨了。
一、「夫人收賄,官人辦事」的後宮貪瀆類型,是台灣特殊貪瀆文化,傳聞很多,破獲很少,論罪更是絕無僅有。

    檢視起訴書,吳淑珍可說是貫穿全案的核心人物,所有的「賄款」都是經由她之手,陳水扁、余政憲均未碰(或拿)到錢。
吳淑珍並不具有公務員身分,因此,特偵組是以共犯理論起訴她涉貪污、洗錢等罪。

    其實,「夫人收錢,官人辦事」之類的後宮貪瀆傳聞,在警界、政界、司法界…,有關「廖夫人」、「林夫人」、「陳夫人」…各式各樣的傳聞不少。
不過,傳歸傳,真正偵辦、起訴案例絕少,審判有罪案例更罕有聽聞。有兩位任職刑事審判逾卅年的最高法院資深法官,都說他們未曾見過此類夫妻分工的共犯貪瀆成罪案例。

    共犯關係,依法要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夫人收錢,官人辦事」的共犯貪瀆案之所以難成立,主要難在無法證明夫妻有犯意聯絡,除非夫妻反目、窩裡反,或搜得日記、字條佐證,否則,任憑檢調國家機器如何龐大、精密,都很難查到(或監聽到)夫人與官人之間的枕邊細語「事前謀議」!

    至於錢,都是長得同一模樣,收賄百萬,總不會笨到原封不動的存進銀行吧!
其實,即使真的查到夫人收錢,而且夫人也坦承不諱,都不一定能定官人共犯貪瀆收賄之罪!



    最高法院九十七年十月間判決高雄縣登發國小前校長廖得雄與其夫人廖丁桃共犯違背職務收賄二百五十萬元案,即是典型的「夫人收錢,官人辦事」無罪定讞的案例。

    本件體育館新建工程弊案七年前爆發,包商先後送一百萬、一百五十萬元到廖得雄校長住處行賄,但,均由校長夫人廖丁桃收受。



    工程核定底價總共一億七千五百廿一萬二千元,包商以一億七千三百四十五萬八千六百元得標,差距不到兩百萬元,逼近底價比率高達九十九%。

    偵辦中,廖丁桃坦承收錢,錢拿去投資了,她的先生不知道,廖得雄也否認收到錢。

    本案在一、二審均曾認定廖得雄、廖丁桃夫婦共犯違背職務收賄罪,判處十三年重刑,但歷經最高法院三度發回更審,最後的定讞判決認定:無證據證明廖丁桃有將二百五十萬元交付廖得雄,不能僅憑夫妻關係密切,而推論廖得雄有收受賄款。

    定讞判決也認定,包商的得標金額雖極近底價,但並無證據證明廖得雄夫婦有洩漏底價給包商;也無證據證明廖得雄有包庇工程驗收之違法行為。

    檢察官起訴的「夫人收錢,官人辦事」貪瀆弊案,最後,因檢察官舉證不足,落得「官人」廖得雄無罪,「夫人」廖丁桃成立兩條侵占罪,應執刑一年的下場。

    觀察龍潭購地案起訴事實,辜仲諒所送的四億元,都是吳淑珍經手,特偵組舉辜仲諒、馬永成的證詞,企圖證明扁、珍之間有索賄、收賄分工的犯意聯絡,再以陳水扁召開專案會議作為職務上的對價行為。

    參照廖得雄一案的論證方式,馬永成所證述的,頂多只能證明扁珍夫妻情深,珍對扁最有影響力,對於辜仲諒送四億給吳淑珍,陳水扁「不可能全部不知道」,言下之意,是「有可能知道一些」。這種證詞,顯然還是「推論」居多,距離證明扁珍間有犯意聯絡,恐怕還有一段距離!

    至於辜仲諒的證述,陳水扁所說的,都是有關選舉、外交、基金會需要很多錢,並未觸及龍潭購地案,所謂「扁珍默契」,也是辜仲諒穿梭扁珍間之後,所得結論,恐怕也是辜仲諒自已的「綜合推論或揣測」居多。

    再看陳水扁召開專案會議,固然是總統職權行使,但扁珍的犯意聯絡既然存在爭議空間,珍收錢、存錢,扁又未插手,吳淑珍的收錢行為與扁的召開會議之間,要掛上鉤恐怕不大容易!

    更何況,特偵組並未蒐得扁有違背職務行為之証據!

    在廖得雄一案中,包商送錢的目的,明顯是為行賄,但辜仲諒送錢給吳淑珍,是否基於行賄總統陳水扁的意思?

     似乎仍有爭議空間。假若是,吳淑珍可能觸犯侵占罪,若是送吳淑珍亦可(由珍搧扁的耳邊風),吳淑珍恐怕連侵占罪責都沒有!所謂的洗錢罪,更是失所附麗了。
    爭議更大的,恐怕是南港展覽館弊案。錢同樣是吳淑珍在收,前內政部長余政憲與吳淑珍之間,雖然親如姐弟,但既非長官部屬,也非兄弟姐妹,更非夫妻,余政憲又只有洩密,沒有收賄,這兩人的違背職務收賄罪的共犯關係又如何成立?
純就法論法,余政憲最後恐怕只會成立洩密罪,頂多成立圖利(吳淑珍)罪,吳淑珍「狐假虎威」的結果,除了加速終結陳水扁的政治生命,使親如弟弟的余政憲身陷囹圄之外,在本案中,她可能毫無刑責可言。
    綜觀起訴書,只見「吳淑珍指示余政憲交付評審委員名單給蔡銘哲轉交郭銓慶」、「吳淑珍找余政憲進官邸,要余政憲幫助蔡銘哲」等敘述,吳淑珍與余政憲之間,如何共同收賄的犯意聯絡?如何分配賄賂款?缺乏絲毫論證。
    既然珍、憲之間欠缺共同收賄犯意與事實的論證,余政憲交付評審名單的洩密違背職務行為,就難說是賄賂的對價,只能算是對吳淑珍私人請託的人情幫助。
當然,對余政憲最不利的情形,是有可能成立圖利(吳淑珍)罪。據起訴書,余政憲曾對蔡銘哲說,他不收廠商的賄款。由此,或有可能證明余政憲知道吳淑珍利用評審名單獲利,而構成圖利他人的犯意,只是,只此間接、輾轉的圖利,可能成立圖利罪嗎?

     恐怕還有相當的爭辯空間。
    即使如此,吳淑珍也只是余政憲犯圖利罪的受益人,依法不會與余政憲成立圖利共犯。


查看完整版本: 扁珍、珍憲共犯貪瀆案平議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08789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