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2015 全民亂講 » 駁斥蓮花座說 環團︰岩盤會碎裂

頁: [1]

ouioui2011-3-18 10:58 AM
駁斥蓮花座說 環團︰岩盤會碎裂

駁斥蓮花座說 環團︰岩盤會碎裂
更新日期:2011/03/17 04:21 〔自由時報記者劉力仁、湯佳玲/台北報導〕原能會副主委黃慶東一席「核四興建在岩盤上,就像菩薩端坐在蓮花座上安穩」的說法,引起環團及學者不滿,綠色陣線聯盟常務理事林長茂舉九二一大地震為例,當年國姓鄉十二份山的岩盤,就被地震震到碎裂,面積廣達一平方公里以上;台大地質系教授陳宏宇表示,地震科學有許多未知領域,官員「話說太滿,非常不應該」。


原能會主委蔡春鴻昨日坦承,蓮花座的說法的確不太適當,會加以檢討改進,也會盡力加強及確保核電廠防震功能。


立委翁金珠昨日在立院質詢時質疑,原能會是角色錯亂,原本應該是全台灣所有輻射安全監督與管制的機關,為核電廠把關,「卻忘記自己的角色,可別忘了你們不是台電的代言人,難道是要去當台電的董事長嗎?」


當年參與九二一救災工作的林長茂則回憶指出,當年十二份山的岩盤上面本來有民宅,居民大多養水鹿及梅花鹿,九二一大地震之後,石頭炸開泥土剝落,露出岩盤,他看見民宅不見了,二、三十人失蹤,挖了將近半年還找不到人,甚至還有顆岩盤上的大石頭飛到對面,顯見能量之大。


林長茂表示,當地震板塊移動時,板塊會產生壓擠導致岩盤碎裂,岩盤也有可能成為釋放能量出口;陳宏宇表示,岩盤裡面有許多破碎帶,地震時岩盤的破碎帶有可能震裂,官員不應該話說太滿。


陳宏宇說,核一廠是一九七○年核准興建的,核二廠是一九七四年開始興建,核三廠是一九七八年開始興建,當年台灣對於地震防範,分為弱震區、中震區及強震區,耐震係數(加速度係數)分別為0.18g、0.23g及0.33g,核一廠的耐震係數僅0.3g,設計者認為這樣的耐震設計已經夠了。


但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後,台灣對防震的觀念提升,原來三級防震的建築法規分類改為甲乙兩區,甲區防震係數為0.33g,乙區為0.23g,依耐震係數0.33g設計的建築物,約可承受六級的地震,標準趨於嚴格。


陳宏宇說,在九二一大地震之前興建的核電廠,耐震係數標準不達現在甲區的標準,是官方要面對的事實,應儘速謀求解決之道,而不是逞口舌之快。

ouioui2011-3-18 11:00 AM
傳東電曾求棄守 日相嚴厲拒絕

傳東電曾求棄守 日相嚴厲拒絕
更新日期:2011/03/18 10:41 (中央社東京18日綜合外電報導)日本福島核電廠危機至今仍無緩和跡象。「每日新聞」報導,管理核廠的東京電力公司本週稍早曾要求政府,讓他們撤出廠內所有員工。


根據報導,1號機組12日發生氫氣爆炸,東電在2天後的14日晚間,表示很難繼續作業,向政府請求撤出所有員工,希望將委由自衛隊和美軍處理。


但首相菅直人駁回這項請求,告訴東電:「不可能撤退。這關乎東電是否會崩解,關乎日本是否會崩解。」


報導引述多名政府消息來源,表示東電14日晚間致電官房長官枝野幸男,以及經濟產業大臣海江田萬里,希望「全員撤出」,兩人並未同意,直接向首相報告。


菅直人在15日清晨4時多,將東電社長清水正孝叫到官邸,告訴他:「不可能撤退」。


另一方面,東電也對首相有許多不滿。東電相關人士說:「『不許撤退』,就是『給我工作到被(輻射)曝曬致死為止』的意思。」


先前曾有多達5000人在福島核電廠工作,東電並沒有公布目前留守人數,但部分媒體報導,約70人仍在廠內。(譯者:中央社戴雅真)

ouioui2011-3-18 11:02 AM
既然台核廠像蓮花座,黃東慶在未來願意在核廠意外時留守嗎??第一批喔!!

ouioui2011-3-18 11:08 AM
台電工程師爆料 核四圍阻體偷工減料

台電工程師爆料 核四圍阻體偷工減料
更新日期:2011/03/15 15:01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2011.03.15 楊宗興/台北報導


民進黨籍立委田秋堇今(15)日表示,核四除了耐震度不夠外,連防止反應爐輻射外洩的「圍阻體」都有偷工減料的狀況,她說就有負責驗收的台電工程師向她爆料,指出核四廠圍阻體的水泥灌漿不實,只有設計規格的一半,安全堪慮。她呼籲核四立即停工,加強耐震度到9級,才能應付可能的安全風險。


田秋堇、林淑芬、黃淑英等立委今天上午偕同環保團體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田秋堇批評政府面對福島核災呈現出核電廠的風險完全置若罔聞,尤其是興建中的核四廠,變更原始設計及包商偷工減料的情況嚴重,難以想像是否能承受如日本這次地震般的災難。


田秋堇在記者會上與一位與台電有業務接觸的林小姐電話連線,這位不願曝光的林小姐指出,台電擅自變更奇異的設計,導致核四包商並未遵守原設計進行施工,使核四內部充斥大大小小的「違建」。


林小姐還指出,負責核四圍阻體的包商以輻射條件較低的規格來施工,沒想到台電居然也同意。她表示,一位廖姓台電工程師看不下去向她反映,這位負責驗收圍阻體工程的工程師由於發現包商施工不實,希望包商能改善而不願立即撥款給包商,沒想到卻遭到台電高層的指責。


田秋堇在現場公佈一段這位工程師與上司之間的對話錄音,上司說:「台電連那個XX公司(意指品質更爛的廠商)都給錢了,你沒有理由不撥款給OO公司」這位工程師回答:「我只是希望他們能改善,弄好再給他們錢」上司不悅地說:「那你也可以說是主管押著你撥款啊!這樣不對!」田秋堇說,由此可見台電內部高層的顢頇與官商勾結。


田秋堇強調,圍阻體是阻擋反應爐輻射外洩的最後一道防線,可是現在核四卻可以讓包商偷工減料,把灌入的水泥量減半,省下將近一億的錢,卻置人民生死於不顧。


台灣大學化工系教授施信民指出,核四當初從統包改成分包就是錯誤,核四的土建、機建、工程顧問、整合運轉等,分別由不同公司來負責,這注定了核四成為一台複雜難開的「拼裝車」。他強調,天災難以預測,絕非如官員所說「如同蓮花座上的觀音一般」可靠無風險。


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則表示,台灣官員的心態非常可議,不是過於樂觀、就是對核災風險一無所知。他舉國外例子說,以芬蘭為例,2005年開始施工的芬蘭核電廠,由於社會對核電的疑慮,所以一再停工檢討,這才能保障民眾的安全。她認為台灣核工界是「鴕鳥心態作祟」,不肯正視核電廠的問題與風險。


綠黨發言人潘翰聲強調,他們絕對不是消費福島、利用核災來宣傳反核,而是希望能呼籲政府立即檢查台灣核電廠的安全性。他批評,核四的圍阻體「跟紙糊的一樣」,根本無法達到防護的效果。他呼籲,年底要選舉的各候選人都應該對核電議題表態,看見台灣目前核電使用的潛在風險。


田秋堇強調,環保團體並不期待立即停止使用核能發電,只求包含核四在內的現有核電廠能夠加強安全性,她希望原能會和台電能夠將核四的耐震等級由7升級到9,以防範如果大地震在台灣發生時不至造成更大的災禍。

Spark2011-3-18 04:22 PM
令人毛骨悚然的官僚殺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url]http://tw.myblog.yahoo.com/hoon-ting/article?mid=20862&prev=20864&next=20849&l=a&fid=10[/url]

令人毛骨悚然的官僚殺人--日本官房長官枝野幸男 & 台電與原能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總統馬英九在上週日召開國安會議,說要因應日本地震+海嘯+核災的複合式災難,實際上,會議上並未討論日本核電輻射塵若影響台灣,台灣如何因應,也未檢討台灣核電政策或檢討提高核電廠安全規格,反而最具體的裁示,就是要求各單位積極「對外說明」,利用大眾媒體尤其是網路等新興媒體,消除民眾疑慮。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等環保團體在日本福島核電廠災變起,就在第一時間密集發佈資訊,並提出兩點建言,第一是針對日本福島核電可能產生的輻射塵,台電和原能會應該嚴密監控,必須要通知民眾居家因應或必要時製造人造雨攔截,第二是針對台灣四座核電廠,都位在地震斷層帶,應該仿效日本,目前防震系統僅有0.4g,應提高防震係數,而核四廠外海有七十座活火山,興建之初並未做海底地質調查,應該重新評估。這樣的專業質疑,卻未曾得到重視,反而成為政府公關急著澄清、掩蓋的”民眾疑慮”。

台電和原能會已經直接回應防震係數現在沒問題,不用改,更誇張的是,昨天到今天已發展成拍胸掛保證的喊話方式來做「公關危機處理」。因此,台電董事長陳貴明用肯定語氣說:若到最後冷卻系統或救援系統都沒用,就會採取斷然措施,不再使用或廢棄機組,以保護人民為優先。同樣的論調,竟然在原能會副主委黃慶東今日在立院接受媒體詢問,竟然以強烈的手勢加肯定的語氣說:「如果台灣發生類似事見,一定也會和日本一樣,必要時以人員安全為重,不惜放棄機組,民眾不用恐慌。」(更神奇的是,記者也就信以為真,甚感滿意,話題就轉移到其他地方)

台電和原能會掛保證的斷然處理,說穿了,就是東京電力正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做的處置,在冷卻系統失能之後,針對一號和三號爐,先嘗試釋放輻射蒸汽,無法紓壓解圍,再嘗試注入純水不成,又再注入硼酸、注入海水等破壞性的方式,試圖解決燃料棒高溫問題,在過程中,因而產生兩次氫氣爆炸。今日下午又出現二號機冷卻系統因為忘了加燃油(我的天,工作人員,你們真的累了~~),導致危機,目前正在灌注海水當中。(可以參考此圖示)

福島一號和三號機即使已經採取廢機的降溫法(也就是台電所稱的斷然措施),其實,危機尚未解除,歐美核安專家都提出兩點疑慮,認為日本並未提供充足資訊,甚至有資訊矛盾的嫌疑,第一個疑慮是,兩個機組在氫氣爆炸過程,是否傷及圍阻體,真的只有炸毀建築物嗎?第二個疑慮是,由於海水無法灌滿原子爐的壓力容器,顯然管子有破裂或其他問題,燃料棒目前已產生部分鎔解,在完全鎔解前,仍會產生高溫,高溫帶來高壓,仍可能有再爆炸,導致圍阻體受損的危機(只能靠老天爺保佑),圍阻體一旦受損,其嚴重程度就是車諾比事件。

也就是說,台電、原能會用不得已將採取「像日本福島核電一樣的斷然措施」,來回應種種質疑,簡直就是騙三歲小孩的說詞,簡直可惡。

其次,台電和原能會又說,會以人民安全為優先。什麼是以人民為優先?來看日本,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在兩個機組各一次的氫氣爆炸後,已經開始吹牛不打草稿,不斷強調:爆炸之後,廠區輻射量反而降低;輻射外洩劑量很低,完全不會危害人體健康;輻射外洩都吹向大海,不必擔憂(吹到大海就沒事了嗎?),只有呼籲,請半徑二十公里內無法撤離的住民千萬不要出門。

許多現實卻一一戳破他的謊言,第一核電廠一號機組氫氣爆炸,當場導致四名工人受傷,160名民眾由於在半徑十公里內,證實受到輻射污染。而三號機組的氫氣爆炸,也造成11人受到輻射污染。距離福島北方120公里的女川核電廠今日也偵測到輻射量超高,研判是來自福島核電廠的輻射外洩。而美國第七艦隊在日本離岸160公里遠,因為偵測到輻射量相當正常曝於大自然一個月的超量,決定遠離此海域。

而台電和原能會所謂的斷然措施,又怎麼以人民為優先呢?說穿了,頂多就是規劃了一個半徑五公里(頂多十公里)的撤退圈,但是也從來沒有演習或明確實施過,萬一要擴大到二十公里,那就進入大台北範圍,環保團體預估要撤退160萬人,台電和原能會更是從來沒有構想過。到底是怎麼以人民為優先?

台電和原能會言下之意更把核災撤退,當作是暫時傷害,像地震搖過就沒事一樣。但是,地震災害,是震完了民眾可以自立自強,積極進行重建,可是,核災一旦發生,當地輻射污染可能持續數年,更遑論輻射塵擴散之後,對整體生態產生破壞,讓居民會緩慢地產生各種癌症病變死亡,這些在日本核災之際,歐美專家開始提出,而日本官員卻絕口不提。台灣地小人稠,退無可退,一旦核災發生,從北海岸擴及到大台北,我們就這丁點地,還能退到哪?

日本同樣地小人稠,同樣退無可退,光是福島有六座核電廠,日本總共有55座,讓歐美媒體現在一陣譁然,驚訝五十五座之多。看著,日本內閣官房枝野幸男不斷開記者會告知民眾,氫氣爆炸後的輻射外洩劑量不會危害人體健康,幾乎可以想見,他在核災變的事後,在近期的未來,都將繼續隱瞞所有真相,鼓勵大家回到家園,繼續默默生活,這一代和下幾代人不斷地罹癌過世,但絕對跟核災沒關,因為輻射劑量即使在爆炸的現在都沒有超量,也沒有危害人體健康,你們災變過後才發生的死亡,又跟福島核電廠有什麼干係?因此,枝野幸男的「請民眾安心」言行,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台灣很幸運,還沒有發生這麼慘痛的核災,但是,光是台電、原能會這幾天的公關言論來看,他們連日本落實的社區防災、撤退計畫都沒有,輻射危害的專業資訊絕口不提,卻可以臉不紅氣不喘談「人民優先」,他們官僚僵化的思維,掩蓋真相的本領,都不輸枝野幸男,同樣令人毛骨悚然。

最後,台電和原能會最最可惡的論調,就是喊話表示不惜終止核電廠為斷然措施,卻全然不談,關廠、廢機才是另一個考驗的開始,關廠廢機甚至比營運核電廠更困難,成本更高,他們隱藏專業而重要的資訊來欺騙民眾,讓大家以為關廠就沒事了,這跟枝野的行為一樣,令人憤怒,而且毛骨悚然。

官僚殺人,更可怕!!

核電廠不是一般工廠,不能隨便關廠、廢機。日本核電一級技士平井憲夫,在他罹癌過世之前,揭露核電產業危機,就在他的文章<前核電廠技師的瀝血控訴 >,明白提到:
--------------------------------------------------------------------------------------------------------------------------
無法廢爐也無法拆除的核電廠

日本國內有許多老舊的核電廠,政府卻不知道處理方式,只能任由它們繼續運轉下去。原來充滿放射能的核電不是想關就能關,想拆就能拆。位於神奈川縣的武藏工業大學裡面有一座100瓦的原子試驗爐。因為老舊不堪,造成輻射外漏而被停用。結果計算出來的修理費用是20億日幣,廢爐則要花上60億日幣,超過大學一整年的預算。現在校方也只好把它放在那裡,等放射能衰退後才能著手整理了。
普通的商業原子爐大都高達100萬瓦。真是令人莫可奈何。

『關閉』,監視、管理

為什麼原子爐無法輕易廢爐或拆除?因為核電機組內充滿大量的水蒸氣及冷卻水,如果停機後放著不管,水氣馬上會使機件生鏽,接著使金屬產生破洞,排放出放射能。核電廠只要插入核燃料棒運轉過一次,整座核電廠就會變成一個大型放射性物體。廢爐、拆除,談何容易?就算是放機器人進去作業,它也會馬上因為放射能而短路。

世界上有許多先進國家「關閉」國內核電廠。因為他們無法廢爐、拆除。只能「關閉」。所謂關閉核電廠,就是把發電機關掉,取出核燃料棒。但真正的重頭戲從這裡開始。

為了不讓機組內部的機件生鏽,造成輻射外洩。就算不再發電,也必須把水導入系統,維持機械運轉。當水壓造成配管磨損,或者零件毀損時也必須補修,以免輻射外漏。這些作業必須持續到核電內部的放射能完全衰退為止。

電力公司真的會完善管理這些毫無經濟效益的廢核電廠嗎?他們重來不思考老舊核電廠的處理方式,只會一昧計畫增設新的核電廠。我不得不說這個國家真是瘋狂。日本國內即將到達年限的核電機組有幾十座。會為這些核電的去向感到恐懼的,難道只有我嗎?

-----------------------------------------------------------------------------------------------------------------
話說回來,台電和原能會的角色很奇怪,從日本核災事件爆發起,在回應台灣媒體問題時,常常像極了東京電力、日本安保院的發言人,急著為日本核電辯白,當然背後是急著為台灣核電產業辯護。但是,遇到真正應該做的動作,他們卻是紋風不動,要不然就用各種專業術語來灰,讓記者搞不清楚,要不然就出現昨天到今天的掛保證動作。畢竟,我們不需要「公關危機處理」,老百姓要求的是真正的行政危機管理。

罵完話,總還是「慶幸」台灣還沒有發生像福島核電核災變,我們應該要要求總統馬英九:

1. 是要跟日本學習沒錯,但是要引以為鑑,了解台灣跟日本一樣,都是地震、海嘯、火山等天災之地,必須心存謙卑,要重新檢討台灣核電政策,核一到核四的防震係數,核四外重啟海底地質調查。千萬不要人定勝天,忽略目前安全係數採取最低標準的事實,而任由原能會官僚地講天災發生的機率很低。

2. 督促台電和原能會的核災規劃與落實。(台電和原能會明明也是一個業者,一個監督官員,兩者說話的調調都一樣,怎麼老是相通氣呢?原能會到底有沒有盡監督之責?)

3. 啟動國安機制,監控日本福島核電廠產生的輻射塵。(不是只有氣象局、原能會監控就好,不是還有國家級的災難還有什麼研究中心,氣流、環境、海洋的專家咧?)應該要跟日本建立直接聯繫,取得第一手核電廠與輻射塵情報。

看完文章,我們可以做什麼?

請加入反核四,監督核一和核三廠的行列。核四的問題實在太多了,我們現在都還來得及阻止它運轉。
我們可以一起阻止:官僚殺人。

我們可以一起阻止和抗議台電和原能會"掛保證" ,卻都不作為的官僚殺人行為。

Spark2011-3-18 04:32 PM
有時我真覺得許多台灣人賭性堅強
"遇到就遇到, 沒遇到就算賺到"

只能說, 台灣同樣身處在地震頻繁的地方
發展核能真的是我們賭的起的嗎?

誰敢擔保台灣不會面臨如此危機?
請一起反對核四


查看完整版本: 駁斥蓮花座說 環團︰岩盤會碎裂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08918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