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政治現況 » 我問在能源界的朋友關於替代能源的問題

頁: [1] 2

ingmascomparsa2011-3-24 09:59 PM
我問在能源界的朋友關於替代能源的問題

我問在能源界工作的朋友關於替代能源的問題。他說:
1.太陽能跟風力的問題是不穩定,而技術上來說,蓄存電力極為複雜,事倍功半。
2.太陽能板非常貴,而且裝在透天厝,沒有樹影等遮蔽到才有用。
3.一座核電廠可產的電量,大約要用1000座大型風力發電機來抵(這是概估,條件是風不斷,全力運轉。裝在哪也是個問題,破壞自然景觀也會招來抗議)
4.在法國,最需要用能源的是冬天,冷氣團是反氣旋,剛好風力不足。而法國天然氣蘊藏量低,石油可以說是沒有,為了能源不假外求,所以選擇發展核能(有15座左右的核電廠,58個反應爐)。
5.台灣的情況他不知道(工業用電等),但是他說台灣的冷氣開得暴冷,室內外溫差極大,滿街的燈讓他也印象深刻。
 我想,要反核,很多生活習慣也要一起改吧?報告完畢。

[[i] Last edited by ingmascomparsa on 2011-3-25 at 12:05 AM [/i]]

Bay2011-3-24 10:22 PM
有位朋友的朋友(這關係真遠)新屋落成時我去參觀,全屋的電力及暖氣系統是靠太陽能供給,據他說,其實整個系統中,太陽能板的問題不大(如何獲得太陽能),主要是貴在儲能及轉換裝置(把太陽能儲存起來),如何把晴天的太陽能存起來,好在陰天或是雨天的時候用,他們是採取蓄電池的方式,把多餘的太陽能儲存在電池裡(超大的,很像熱水器),然後存著用這樣。

我想,要立即停止使用核能發電是不可能的,但要慢慢減少,因為風險實在太大,而且是把污染問題留給下一代,下下一代去解決。
一方面開源(開發其他能源),一方面節流(節省用電),才能夠把核能發電的比例降下來。
至於現階段,我比較擔心的是台灣政府及相關單位對於核能電廠的管理跟控制。
萬一真的有萬一,他們能做什麼?
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啊,天災無法避免,但至少做一些準備,不要天災加上人禍,那就完蛋了。

[[i] Last edited by Bay on 2011-3-24 at 10:33 PM [/i]]

ingmascomparsa2011-3-24 10:49 PM
喔,朋友也說,在法國,裝太陽能板的家庭,
很多人(幾乎全部)是把產出的電高價賣給edf (簽20年的約),
再以更低的價格跟edf買電來用。
你朋友的朋友自給自足的比較少,或許是算過成本,或許真的是一心支持替代能源(?這是我說的)。

他有提到蓄電電池,但說一間房子夠自給自足,大規模的就成問題了。
所以核能電廠是不停供電,在尖峰時段,則是由其他發電方式補足,
隨產隨用,因為蓄電困難。

另,我看到澎湖打算發展風力發電,再賣給本島,
朋友立刻問我:距離多遠?
越遠能源損失越多,要評估是否划算。

我也同意經過這次事件,台灣政府該開始思考加固核能安全,
和漸進式的替代方案。所以問了朋友以上種種問題,貼出來給大家參考。

zasimut2011-3-24 11:44 PM
一位工程師告訴我多年前法國EDF和法國政府做了一個projet:願意在屋頂設置太陽能板的家庭能得到補助高價賣電給EDF,但這項補助已取消,後來裝設太陽能板人倒楣了賣電給EDF價格很低, 我問為何不自己用呢?他說儲能及轉換裝置很複雜(貴)不是一般家庭都能做。(所以早期設立太陽能板的家庭他們不用續下來的電)

chouhsin2011-3-25 06:59 AM
補充一下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zasimut[/i] at 2011-3-25 12:44 AM:
他說儲能及轉換裝置很複雜(貴)不是一般家庭都能做。(所以早期設立太陽能板的家庭他們不用續下來的電) [/quote]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要轉換裝置?直接用不行嗎?
這是因為太陽能發的電是直流電,而家庭電器都是交流電。

Marouflash2011-3-25 08:25 AM
請問「核融合的太陽能」是什麼?我Google不到。
[url]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325/4/2oni5.html[/url]

chouhsin2011-3-25 08:53 AM
就我高中理化的程度簡單來說,核能反應分成核分裂和核融合兩種。
核分裂是用粒子撞擊原子核讓原子核破裂而爆發出能量,
核融合則是讓兩個原子核去融在一起而放出能量。

核分裂之後的產物是仍然有放射線的物質,然而核融合卻可以得到穩定安全的產物(例如氦)。
現今人類的科技只能做到核分裂發電,而無法安全的控制核融合(氫彈就是核融合,但是無法控制)。

太陽發光剛好就是核融合的反應。
所以才會有上述江太陽能說成「核融合的太陽能」這樣的說法。

有誤還請專家指教。

Pompom2011-3-25 08:55 AM
核融合的研究 目前最具規模的 應該就是ITER了

chaumet2011-3-26 10:40 AM
風電代核電 台電:萬座風電機蓋哪?
聯合 更新日期:"2011/03/26 10:15" 記者陳洛薇、羅印冲/台北報導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提出「二○二五非核家園」主張,台電副總經理黃憲章昨天表示,現在要蓋一座電廠至少也要十年,二○二五年要全用天然氣或再生能源,「幾乎是不可能,不切實際!」

黃憲章昨天出席行政院因應日本核子事故作為記者會,媒體詢問台電對於蔡英文提出的二○二五年廢核與終止國光石化計畫主張有何看法,他表示,要找到代替核能的再生能源不容易,要在二○二五年做到不用核能發電不切實際。

他表示,台灣百分之九十九的能源靠進口,目前台電發電量中,化石燃料占百分之七十五、核能發電占百分之廿,若要以再生能源替代,以風力發電為例,約要蓋一萬二千座風力發電機才能取代核能,「台電已蓋一百多座,能蓋的都已蓋滿了!」

黃憲章參加國民黨立院黨團記者會時也指出,若以天然氣取代核能發電,國內每度電費將從新台幣二點六元,飆漲到四元左右,「相信非人民所樂見」。

他說,目前以燃煤發電,每度成本約兩元,以天然氣發電,每度成本約三元,以核能發電成本最低,每度只要六毛六;如果以天然氣取代,每度成本將達四元,勢必造成重大衝擊,且取得天然氣須簽訂長期合約,短期內不易補足。

經台電估算,核四停工將造成新台幣兩千六百多億元的直接損失;至於間接損失部分,若以廿五年計算,損失將超過六千億元,以四十年計算,損失恐將達到上兆元,「停建後果難以想像」。

【記者朱婉寧/台北報導】日本核災造成國內反核聲浪高漲,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宣布「非核家園」競選政見,經濟部長施顏祥昨天表示,外界的聲音「我們都聽到了」,已針對國內發電來源進行「重新評估」。據了解,經濟部已考慮,在核電廠全部停用的最極端狀況下,能源要如何重新分配比率。

台電主管指出,現在不缺電不代表沒有核電未來會不缺電。我國目前有百分之廿二的「備轉電力」(若機組故障或停用時,可隨時補上的電力),若沒有核電廠,備轉電力馬上會下降到百分之七,隨國家發展用電量會增加,到明年備轉電力就會降到百分之三,後年更會降到負百分之二點二,馬上面臨限電危機。

chiafangt2011-3-26 11:59 AM
要反核, 除了要先找到合適的替代能源外, 生活習慣的改變也很重要. 但以目前已開發國家人民的生活型態來看, 只做做隨手關電等節約能源的小動作是不夠的. 想要讓核電廠停止運作的話, 大家要犠牲的可能包括手機, 電腦, 網路, 冷暖氣之類的奢侈家電, 冷凍食品不應存在, 許多電子用品工廠都應關門, 也許家電用品也須節制使用. 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做這些犠牲來換取非核家園呢?

oto2011-3-26 02:43 PM
全球14危險核廠 我4座全上榜

\全球14危險核廠 我4座全上榜
自由 更新日期:"2011/03/26 04:11"

〔自由時報記者魏怡嘉、湯佳玲、劉力仁/綜合報導〕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引述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全球有十四座核電廠位處高活動斷層地震帶,全集中在日本及台灣,台灣四個核電廠都名列其中;其中更有十五個反應爐同時面臨地震和海嘯的雙重風險,台灣核一及核二廠四個反應爐全都上榜,建議政府的核電政策應該「停、看、聽」。

「華爾街日報」三月二十一日使用世界核協會(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提供的資料,察看了全球四百多個營運中的核反應爐的地理位置,以及一百個規劃完畢或正在興建中的核反應爐位置,然後又使用美國地質調查所一九九九年的一份研究及「全球地震災害專案」與「瑞士地震研究所」所提供的相關資料,測定每個核電廠的地震風險。

核一核二 地震海嘯雙重威脅

分析報告指出,全球正在運行的核反應爐當中,有四十八個位於已知至少會發生中度地震活動的區域,其中包括了日本核危機焦點─福島第一核電廠反應爐;有十四個核電廠位於地震較活躍的區域,全都集中在日本及台灣,主要是因為日本和台灣自然資源有限,建設核電廠時,寧願冒著核災難的風險。除了台灣核一及核二廠的四個反應爐之外,日本濱岡、美濱、文殊、敦賀和志賀等十一個反應爐,位址都距海岸線不到一英里(一.六公里)的位置,面臨地震和海嘯雙重風險。

詹長權強調,國內的核電廠除了位處地震帶之外,為了抽取冷卻水及運輸核燃料與蓋廠的方便,四座均離海很近,其中核一廠更距離海岸不到一公里,雖然核三及核四距離海岸超過一.六公里,但日本福島海嘯可以到達內陸三公里以上,核三及核四共四個反應爐,若碰到福島海嘯規模,也難逃吞噬,等於台灣四座核電廠、八個反應爐都面臨著海嘯及地震雙重危險。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副主委謝得志表示,在安全保障和經濟發展的考量下,會採取「最保守」的方式運轉核電廠。所謂「最保守」方式就是,一旦發生可能輻射外洩的狀況會立即「棄廠」,以居民安全為第一優先。

原能會:若災變不排除棄廠

但他認為,如果貿然對核一至核三廠停機,也會造成許多人失業,可能會有人燒炭自殺,「也是一條命啊!」至於核四由於燃料棒還未裝填,沒有核安問題,核四是否停建,必須由經濟部決定。

環保聯盟前會長施信民表示,台灣人不要跟老天爺賭運氣,應該儘速以再生能源替代核能,譬如風力、水力、太陽能及生質能發電等等,都有很好發展的條件,但官方並未重視及發展這些自主性能源。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宏宇表示,三十年前興建的核一廠耐震係數為0.3G,設計者認為這樣的耐震設計已經夠了。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台灣對於防震的觀念提升,重要建物的防震係數提高為0.33G,約可承受六級的地震,現在核一廠的耐震係數標準不達現在0.33G,卻是無可迴避的事實。現在的決策官員,當年興建核一廠時都是「小朋友」,根本沒有必要幫前人背書,儘速全面體檢核電廠,強化反應爐防震係數,是最重要的事情。

學者憂心 還有土石流危機

施信民表示,台灣、日本及美國加州都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上,加州的核電廠至少都達0.6G以上的防震設計,遠可抵擋七級震度。加州DIABLO核電廠防震係數甚至高達0.75G,比核一廠高出兩倍。

詹長權提醒,台灣核電廠除了地震及海嘯之外,其實還暗藏土石流的危機,面對台灣核電廠位於高風險位置的問題,他建議要先「停、看、聽」,「停」即核一、核二廠應如期除役,不要再延役,核四廠也先停止;「看」即看日本怎麼做;「聽」即聽專家學者、居民及全民的聲音,再決定下一步要怎麼做。

ingmascomparsa2011-3-26 03:21 PM
萬座風力發電機

看到新聞 我又去問了: 為什麼是萬座? 真的嗎?
之前說一個反應爐,大約需要全速運轉的1000座風力發電機來抵
(是理想狀況,並且是大型的,朋友說還有最大型的,不在討論範圍)
實際情況是,[color=Red]一年中風力發電機的實際產量,平均只有最大產量的20-30%。[/color]
所以台灣要代替三座核電廠(我沒講錯吧?台灣的情況是一座有一個反應爐?)
台電說要12000座,是合理的。

至於2025全部取代核電的選舉宣言,
朋友問我:你們的核電廠幾歲了?
我知道核一核二大概有三十(請指正)?核三我不知道(也請告知)。
他說,如果還很新,15年後廢棄恐怕不是個合乎效益的作法。

至於我個人,我可以不用手機,不坐電梯,不開冷氣(其實我台灣家裡只用電風扇),減少暖氣使用,不吃冷凍食品.....
但是網路和電腦,恐怕就做不到了。

ingmascomparsa2011-3-26 03:40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chouhsin[/i] at 2011-3-25 10:53 AM:
現今人類的科技只能做到核分裂發電,而無法安全的控制核融合(氫彈就是核融合,但是無法控制)。[/quote]

朋友說(因為我是外行,只能一直問,但要先聲明他不是核能專家,對再生能源的技術和市場比較了解):這位同學說的沒錯。法國南部有個核融合的實驗室,是個國際計畫(就是另一位說的ITER),現在實驗中產的是熱能,"預計"2050年後有可能建立第一個商業用途的核融合核電廠。

它們有個網站[url]www.iter.org[/url],有英法雙語,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看看。

[[i] Last edited by ingmascomparsa on 2011-3-27 at 02:21 AM [/i]]

ciaociao2011-3-26 09:01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ingmascomparsa[/i] at 2011-3-26 04:40 PM:


朋友說(因為我是外行,只能一直問,但要先聲明他不是核能專家,對再生能源的技術和市場比較了解):這位同學說的沒錯。法國南部有個核融合的實驗室,是個國際計畫(就是另一位說的ITER),現在實驗中產的是熱 ... [/quote]

這位同學,要給妳好好鼓鼓掌,五分鐘內讓我增長不少知識


:good::)

mensana2011-3-26 10:14 PM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i]chiafangt[/i] at 2011-3-26 12:59 PM:
要反核, 除了要先找到合適的替代能源外, 生活習慣的改變也很重要. 但以目前已開發國家人民的生活型態來看, 只做做隨手關電等節約能源的小動作是不夠的.  ... [/quote]

我想是非常重要。
電能源方面我沒有數據,借用水資源來說好了
我認識的法國水利工程師說他們夫妻加一個寶寶是一般家庭用水量的一半。

法國人每人每日平均用水量是137公升
[url]http://www.lyonnaise-des-eaux.fr/particuliers/votre-quotidien/chiffres-consommation-collective-deau[/url]
台灣2008年平均每人每日用水量為274公升[url]http://www.wcis.itri.org.tw/Case/rate.asp[/url]

節能不見得一定要先犧牲生活品質,刷牙用漱手杯和放水流差距就是7-8公升。
台灣的基礎建設老舊,許多的能源是消耗在這上面的。
法國有一種節能顧問,專門為企業找節能方案,在台灣還沒有很多,應該是很有前途的行業。如果台灣做到像法國這樣給一般民眾不斷的在宣傳節能,並且有一些有效有趣的宣傳方式一定能收到很大的節約量。

zasimut2011-3-27 12:16 PM
[url]http://www.bnw.com.tw/conference/viewtopic.php?f=3&p=66345#p66345[/url]

lpbm2011-3-30 08:40 AM
下次選舉,誰要能開發商用這個,偶就選誰

[url]http://www.enerzine.com/6/7845+les-algues---des-producteurs-potentiels-denergie-+.html[/url]

[url]http://www.econologie.com/algues-et-biocarburants-chez-greenfuel-et-algatech-articles-3387.html[/url]


[url]http://dmfgreengold.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31.html[/url]
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海藻煉油 阿根廷新能源
2010-08-30  中國時報

阿根廷第一座利用海藻提煉生質柴油的工廠廿七日開張啟用,擁有該廠的「油狐」(Oilfox)公司總裁卡魯遜表示,海藻生長快速且能吸收二氧化碳,因此這座工廠不僅不妨礙食物供應,反而是以低成本生產食物並幫助環境。

阿根廷是全球大豆油最大出口國,近年來利用大豆油提煉生質柴油,且通過法律,規定所有能源公司年底開始必須在柴油中加入10%的生質柴油。但利用食用油製造燃料會影響食物供應,引起外界爭議。

比起大豆和其他蔬菜,從海藻提煉燃油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因為海藻不必占用可生產食物的耕地,且能夠吸收電廠或其他工廠排放的二氧化碳,在煉油過程中還可生產食用的糊狀物。

「油狐」的生質柴油工廠位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東北方的聖尼可拉斯,以溫室內的水槽養殖海藻,再經由光合作用的過程生產一種綠色海藻油。目前該廠生產生質柴油的原料90%仍是大豆油,只有10%來自海藻油,「油狐」公司希望將來能百分之百以海藻油為原料。

[url]http://www.inventor.com.tw/technology/singapore-develop-micro-seaweed-green-energy-technology[/url]

微海藻/能源 星投資研發綠色科技

〔中央社〕新加坡科技研究局正在嘗試,把生長在海岸線的微海藻(microalgae),用來生產能源。事實上,為了開發綠色科技,新加坡共撥款2750萬新元支持多項研究計畫。

負責這項研究工作的科技研究局項目負責人歐巴德(Jefferey Obbard)告訴「聯合早報」,他從海岸線採集50多種微海藻,從中篩選出含脂量最高的兩種,希望在未來三年內,以基因改造方式提升微海藻的脂產量,以轉變成能源。

這項研究獲得科技研究局撥款支持,也是綠色科技研究項目之一。這些綠色科研項目共有28個項目獲得撥款支持,總金額達2750萬新元(約新台幣6億1875萬元),涵蓋生物能源與燃料、二氧化碳回收與利用、永續建築和可持續使用材料等領域。

事實上,由於國際原油價格近年不斷上漲,各國已經轉向尋找替代能源,包括從玉米、甘蔗等食物提煉生物柴油,也因此導致去年初食物價格飆升。

因此,科學界積極開發第二代生物燃料,也就是非食物性質的生物能源材料,如從麻風樹種子、微海藻等提煉生物柴油。

根據研究,微海藻的含脂量是普通生物質的15到300倍,因此被認為是第二代生物能源中含脂量較高的生物。微海藻中的油脂經提煉後可作為生物燃料使用。

另外,二氧化碳回收與運用,也獲得科技研究局撥款支持,希望開發以低能源、高效率的方法,降低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減緩全球暖化的進程。

項目負責人王培群表示,他將研究採用礦物質矽酸鹽(silicate)回收發電廠等工業釋放的二氧化碳,然後把使用過的礦物質用來作為建築和填土材料。這個項目同時也研究如何透過化學反應,把二氧化碳變為化學物質和燃料的原材料。

根據統計,全球二氧化碳回收與使用的市值,在2007年已達630億美元,其中絕大部份交易都在歐洲進行;而未來的碳交易市場將在亞洲,因為在「京都議定書」下,已開發國家可向熱帶雨林茂密的開發中國家購買碳額度,而這些開發中國家大多位於亞洲。

科技研究局也將與建設局合作,採用微生物技術將微生物和廢物混合,製成生物水泥,降低新加坡對進口砂石和水泥的依賴。

[[i] Last edited by lpbm on 2011-3-30 at 11:42 PM [/i]]

lpbm2011-3-30 08:41 AM
微型曼哈頓計劃--藻類生物“原油”研發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有個著名的、研制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如今,美國又出了個“微型曼哈頓計劃”,不過,它的宗旨不是研制原子彈,而是向藻類植物要油,以幫助美國擺脫嚴重依賴進口油的能源窘境。

  不僅如此,這一計劃更令人矚目的是,它重新燃起了美國新一輪的藻類生物“原油”研發熱潮。

  
微型曼哈頓計劃 - 藻類生物原油研究重受青睞

  藻類是最低等、最古老的一類植物。雖說結構簡單,它卻能產出一種生物“原油”,這種生物“原油”相當於石油的原油,可用來提煉汽油、柴油、航空燃油,以及作為塑料制品和藥物的原料。同時,多數藻類植物還能制造出大量的碳水化合物等中間產品,這些產品經過發酵處理可以轉化為乙醇燃料。可以說,藻類植物與生物燃料“緣分”很多。

  科學家們研究發現,從綠藻等藻類植物中提煉油還有很多優勢,不僅產油效率高,工藝簡便,而且整個產油過程非常清潔。首先,藻類植物對生長環境並不太挑剔,可以長在露天池塘裡,也可以在農田的邊角地段,它不會像玉米那樣占用農田。第二,藻類植物可通過現有煉油設備產油,這些原油可進一步提煉成各種油品。第三,據測算,每英畝藻類植物產油的數量,要比目前作為生物柴油主要來源的大豆的多得多。第四,藻類植物能捕獲電廠廢氣中的二氧化碳,有助於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美國聖地亞國家實驗室的生物燃料與生物能源技術專家安德魯•克瑞穆說:“藻類植物有產出大量石油的潛能。近期,我們可以利用藻類產出的生物原油替代一部分生物柴油,未來它們將可以替代更多的生物柴油。”

  實際上,有關藻類作為一種生物燃料的研究已有多年。20年前,美國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曾對此項目進行了近10年的研究,只不過當時的結論並不令人滿意。由於當時油價較低,藻類制油的成本沒有競爭力,項目也於1996年被迫停止。

  不過,如今的能源環保形勢,包括居高不下的原油價格、新的技術進步,以及布什政府不斷強調可再生清潔燃料等,這些重新激起了人們開發藻類生物燃料的興趣,特別是高油價使得藻類制油的成本具有競爭力;新的基因和蛋白質技術能使人們更深入地了解藻類植物產油的機理,讓它們產出更多的“原油”。另外,藻類植物又能有效地對付二氧化碳溫室氣體。

  目前,在美國一些藻類生物燃料開發公司正在展示他們這方面的新技術,與此同時,一些大型的研究項目也開始啟動,它們的近期目標是要讓藻類生物燃料在2010年能替代上百萬加侖的化石燃料。

  
微型曼哈頓計劃 - “微型曼哈頓計劃”引領潮流

  “微型曼哈頓計劃”就是上述項目中一個代表。倡導這一計劃的“點燃燃料”公司,在公司網頁上寫到:作為美國國家實驗室和科學家的聯盟,他們此項計劃的任務是實現到2010年讓藻類產油的工業化,以及未來每天生產百萬桶生物原油的目標。為此,他們將以美國能源部聖地亞國家實驗室牽頭,組織十幾家實驗室以及上百位專家參與來完成這一宏偉工程。

  理論上說,如果種植2000萬至4000萬英畝的藻類,它們產生的生物原油總量可以達到目前美國原油進口數量,也就是說可以真正起到“替代進口”的作用。“點燃燃料”公司的目標就是要將這一設想變成現實。根據計劃,一部分科學家將尋找並培育符合產油率高等條件的藻類植物;一部分科學家將致力於研究如何降低藻類植物生長及其收獲成本;另一部分人則研究如何從藻類植物中提取油脂。

   “微型曼哈頓計劃”的出台帶動了藻類生物燃料開發熱潮。目前,除了“點燃燃料”公司之外,科羅拉多州的“索力克”生物燃料公司也正在開發類似的藻類制油工藝。不久前,尤他州州立大學的科學家曾宣布利用一種全新技術從藻類中提取出了油,並將其轉化為生物柴油燃料,他們期望到2009年時能得到在價格上有競爭力的藻類生物柴油。該大學化學和生物化學教授斯費爾德表示:“藻類制油或許是人類在21世紀面臨的最大的科學挑戰。目前,有很多解決世界能源問題的想法,但是就是沒有一個能長期使用。”

  
微型曼哈頓計劃 - 藻類制油工業化仍需努力

  不過,像制造原子彈那樣,藻類制油工業化進程也並不會一帆風順,目前仍有一些技術問題需要進一步研發,特別是在為降低生產成本方面的需要解決的難題。

  科研人員面臨一個主要的技術挑戰在於:一些藻類植物能夠產出相當於其自身重量60%%的油,但這種情況只是當它處於“飢餓”狀態時,才會出現。恰恰是在這個時候,這些藻類植物又會喪失其本來吸引人的優點,如具有快速繁殖及生長的能力。研究人員希望找到控制藻類植物產油的分子開關。如果一旦發現這樣的開關,就可以生物方式干預其產油的過程,進而提高產油率,進一步降低成本。

  隨著藻類植物產油生物機理的了解,研究人員又發現另一個問題,也就是如何以低成本方式在露天池塘中培育藻類。一般說來,露天養殖很容易導致其他物種入侵,因此降低藻類的產量。生物燃料公司的科技顧問委員會主席大衛•金斯伯說,他們目前正在與聖地亞國家實驗室以及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合作,期望能為藻類植物高產創造出良好的生態環境系統,這樣系統讓其所有營養物質轉化為藻類植物易於吸收的形式,以此扼殺或阻止外來物種入侵。

  同時,關於利用藻類植物收集二氧化碳技術的前途問題,綠色燃料公司最近公布的測試結果顯示,當陽光合適的話,藻類能夠吸收發電廠排出的80%%的二氧化碳,能有效地降低由化石能燃料燃燒直接排放的二氧化碳數量。不過,這一技術還有成本方面的問題。

  
微型曼哈頓計劃 - 藻類成為再生能源新突破點

  目前,美國聯邦政府對藻類制油項目的興趣十分濃厚。據科學家艾瑞克•傑維斯透露,美國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將在未來6—12月內重新啟動藻類制油研發項目。

  專家們認為:布什在其國情咨文為美國設立了這樣的宏偉目標,即在2017年,生產350萬加侖的可再生燃料,替代目前20%%的汽油消耗量。這一目標對美國來說也是一大挑戰,一方面,以大豆、玉米生產乙醇燃料爭議不斷,並且已導致了這些農作物食品的價格上漲,引起了墨西哥農民的抗議;另一方面,其他生物質能,如木屑、長草和纖維素等資源雖然比較豐富,但是需要特殊的加工工藝,盡管這些能源技術已在一些小廠開始示範,但並未能證明它們能有效商業化。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也准備將尋找再生能源燃料的目光投向藻類植物這一新的能源突破點上。
微型曼哈頓計劃 - 曼哈頓計劃與生物能源

 生物質能源是地球上最普遍的一種可再生能源,它是通過植物光合作用,將太陽能以化學能的形式貯存在生物體內的一種能量形式,被稱為綠色能源。就我國生物燃料資源來說,18億畝耕地生產的糧食、60億畝山林草場生產的樹木雜草、300萬平方公裡(折合45億畝)海域生產的海藻大致各占三分之一。我國的渤海、黃海、東海、南海,按自然疆界可達473萬平方公裡,向外海延伸至國際公共海域,可以說蘊含著可供開發的海量的生物燃料資源。

  就全球來說,藻類也是一種數量巨大的可再生資源,也是生物燃料的重要來源。地球上生物每年通過光合作用可固定8×1010噸碳,生產14.6×1010噸生物質,其中一半以上應歸功於藻類光合作用。

lpbm2011-3-30 08:43 AM
微型曼哈頓計劃 -   關於美國的微型曼哈頓計劃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完成了研制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2007年,又推出微型曼哈頓計劃,其宗旨是向海洋藻類要能源,以幫助美國擺脫嚴重依賴進口石油的窘境。能以“微型曼哈頓計劃”命名,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微型曼哈頓計劃由美國點燃燃料公司倡導發起,以美國國家實驗室和科學家的聯盟為主體,到2010年實現藻類產油的工業化,達到每天生產百萬桶生物原油的目標。為此,美國能源部以聖地亞國家實驗室牽頭,組織十幾家科研機構的上百位專家參與這一宏偉工程。

  理論上說,如果種植2000萬至4000萬英畝的藻類,它們產生的生物原油總量可以達到目前美國原油進口數量,也就是說,可以真正起到替代進口的作用。微型曼哈頓計劃的目標就是要將這一設想變成現實。根據計劃,一部分科學家將尋找並培育產油率高的藻類植物;一部分科學家將致力於研究如何降低藻類植物的收獲成本;另一部分人則研究如何從藻類植物中提取油脂。

  微型曼哈頓計劃的出台帶動了藻類生物燃料開發熱潮。目前除了“點燃燃料”公司之外,科羅拉多州的索力克生物燃料公司也正在開發類似的藻類制油工藝。尤他州州立大學的科學家也宣布利用一種全新技術從藻類中提取出了油,正在將其轉化為生物柴油,他們期望到2009年能生產出在價格上有競爭力的藻類生物柴油。

  這一計劃重新燃起了美國新一輪的藻類生物“原油”研發熱潮。實際上,有關藻類作為一種生物燃料的研究已開展多年。20年前,美國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曾對此進行了研究,只不過由於當時油價太低,藻類制油的成本沒有競爭力,使研究計劃於1996年中止。

  當前,新的能源和環保形勢,重新激起了人們開發藻類生物燃料的興趣,特別是高油價使得藻類制油的成本具有競爭力;新的基因和蛋白質技術使人們能夠更深入地了解藻類植物產油的機理,讓它們產出更多的“原油”。另外,藻類植物又能有效地吸附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所以,美國的一些藻類生物燃料開發公司正在投巨資開發這方面的新技術,與此同時,一些大型的研究項目也開始啟動,它們的近期目標,是要讓藻類生物燃料在2010年能替代上百萬加侖的化石燃料。
微型曼哈頓計劃 - 我國發展海藻生物能源的意義

  藻類是最低等、最古老的一類植物,雖然結構簡單,但卻能產出相當於石油的“生物原油”。這種“生物原油”可用來提煉汽油、柴油、航空燃油,以及作為塑料制品和藥物的原料。同時,多數藻類植物還能制造出大量的碳水化合物等中間產品,這些產品經過發酵處理可以轉化為乙醇燃料。

  利用藻類,特別是微藻,發展“生物原油”有許多其他陸地植物不具備的特殊意義。

  第一,生長環境要求簡單。微型藻類幾乎能適應各種生長環境。不管是海水、淡水,室內、室外,還是一些荒蕪的灘塗鹽堿地、廢棄的沼澤、魚塘、鹽池等都可以種植微藻。第二,微藻產量非常高。一般陸地能源植物一年只能收獲一到兩季,而微藻幾天就可收獲一代,而且不因收獲而破壞生態系統,就單位面積產量來說比玉米高幾十倍。第三,不占用可耕地。藻類可以長在海洋、生長在露天池塘。可利用不同類型水資源、開拓荒山丘陵和鹽堿灘塗等非耕作水土資源,具有不與傳統農業爭地的優勢。第四,產油率極高。微藻含有很高的脂類(20%∼70%)、可溶性多糖等,1公頃土地的年油脂產量是玉米的552倍、大豆的213倍、油菜籽的80倍。第五,加工工藝相對簡單。微藻光合作用效率高(倍增時間約3∼5天),沒有葉、莖、根,不產生無用生物量,易於被粉碎和干燥,預處理成本比較低微。而且微藻熱解所得生物質燃油熱值高,是木材或農作物秸稈的1.6倍。第六,有利於環境保護。藻類植物能捕獲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有助於控制溫室氣體排放。微藻種植可與CO2的處理和減排相結合(占地1平方公裡的養藻場可年處理5萬噸CO2),而且微藻不含硫,燃燒時不排放有毒有害氣體,整個產油過程非常清潔。

  據估算,我國鹽堿地面積達1.5億畝,假如用14%的鹽堿地培養種植微藻,在技術成熟的條件下,生產的柴油量可滿足全國50%的用油需求。

 
微型曼哈頓計劃 -  國外海藻生物能源的研究現狀

  在大型海藻能源開發利用方面,美國能源部曾在20世紀80年代在加州沿海建立了400萬平方公裡的海底農場,專門種植多年生巨藻,以特殊的船只采收水下 2米的海藻,一年收割3次。利用天然細菌發酵或人工發酵,進行天然氣(主要是甲烷)的開發。目前其年合成天然氣達220億立方英尺,可滿足5萬人口家庭年需求,單位成本僅為工業開采天然氣成本的1/6左右。目前我國台灣地區也在進行該技術的引進和應用工作。

  國際上微藻產油研究始於上世紀中葉。美國從1976年起啟動的微藻能源研究項目證明,工程小環藻在實驗室條件下脂質含量可增加到60%以上,比自然狀態下微藻的脂質含量提高3∼12 倍,戶外生產也可增加到40%以上,推算每畝年產1噸∼2.5噸柴油。美國已開發出利用某種微藻替代糖來發酵生產乙醇的專利,目前還沒有工業應用。美國國家能源部計劃在2010年實現微藻制備生物柴油的工業化,將微藻產油的成本於2015年降至2∼3美元/加侖。

  2007年3月,以色列一家公司展示了利用海藻吸收二氧化碳轉化太陽能為生物能源的技術,在離電廠煙囪幾百米處的跑道池中規模培養海藻,並將其轉化為燃料,每5公斤藻可產1升燃料。日本兩家公司聯合開發出利用微藻將二氧化碳轉換成燃料乙醇的新技術,計劃在2010年研制出相關設備。
我國海藻生物能源的研究基礎

  到目前為止,一些沿海發達國家都不同程度地啟動了海洋微藻能源技術的研究工作,以美國微型曼哈頓計劃為代表,但基本上都處於科研開發階段,還沒有一個國家正式推出工業化產品。因此,我國就海洋微藻能源科研來說基本上與發達國家同步,甚至在某些方面具有一定優勢。

  我國微藻基礎研究力量較強,擁有一大批淡水和海水微藻種質資源,在微藻大規模養殖方面走在世界前列,養殖的微藻種類包括螺旋藻、小球藻、鹽藻、柵藻、雨生紅球藻等。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等單位在產氫微藻、清華大學等單位在產油淡水微藻方面具有一定的研究基礎。

  山東省的海洋科技力量比較集中,以青島為中心彙集了一批堪稱“國家隊”水平的海洋科研機構。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獲得了多株系油脂含量在30%∼40%的高產能藻株,微藻產油研究取得前期重要成果,如:細胞密度達到20克/升,產油量7克/平方米(是目前農業種子產量的2倍);雪藻每天能在1平方米光照面積內生產35.3克AFDW(去灰分干重),該生物量相當於46.4克植物種子量,是目前高產農田產量的11倍。中國海洋大學擁有海洋藻類種質資源庫,已收集600余株海洋藻類種質資源,目前保有油脂含量接近70%的微藻品種,在山東無棣縣實施的裂壺藻(油脂含量50%,DHA含量40%)養殖項目正在建設一期工程,在利用灘塗能源植物,如堿篷、海濱錦葵、油葵以及地溝油制備生物柴油方面開展了一系列研究,取得了一些重大技術突破。

  山東省科技廳於2008年3月28日組織了海洋微藻能源技術座談研討會,就發展海洋微藻能源的發展思路、發展方向、關鍵技術的自主創新等科技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重點針對能源微藻的生物煉制、優良藻種篩選、油脂合成的代謝調控、灘塗植物能源以及工業化開發等領域的技術創新,進行了專題研討,提出了許多新的見解,對加快發展海洋微藻能源的重要性和發展前景形成了共識。

 
微型曼哈頓計劃 -  發展海藻生物能源的建議

  在海洋微藻能源產業化方面,由於前段時間石油價格的飆升,生產成本問題已不再重要。需要集中解決的是技術問題,譬如優質富油藻種的培育,適於藻類液化反應系統的設計、液態產物的分離和收集、液化過程中固體和氣體產物的回收和循環利用、能耗的降低等。

  迄今為止,微藻能源開發沒有成熟的技術,沒有成功的生產工藝,沒有可借鑒的技術標准,沒有現成的工業設備,因此它是一個全新的自主創新領域。為此,提出如下幾點建議。

  加強對海藻生物燃料的戰略性認識。建議把海藻能源列為未來生物質燃料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特別是沿海地區,把海藻能源列入新能源的戰略規劃,從實際意義上實施中國的微型曼哈頓計劃,大力強化海藻加工技術創新,從規劃、政策層面支持海藻能源產業的發展。

  加強富油海洋微藻的科學研究。建議立項支持富油海洋微藻的研究工作,主要包括:1.富油藻種的篩選培育。重點加強藻種的生理生化分析、遺傳突變與良種培育、微藻的分子生物學與遺傳學研究。利用轉基因等分子水平的生物技術培育生長快、收率高、成本低的優良工程藻種,盡快實現富油微藻藻種的大規模篩選和低成本微藻產物收集。2.微藻產/儲油機理的研究。查明微藻生油儲油的機理,提高光合作用效率,推動轉基因工程靶向選擇等方面的研究工作。3.微藻加工關鍵技術的研究。圍繞微藻油脂的高效提取,進行液化、分離、產氫、熱解等關鍵技術的研究,創造出中國特色的微藻加工提取系列技術。

  加強微藻能源相關設備的研制。建議依托大型海藻加工企業,如青島明月海藻集團、煙台東方海洋集團、威海尋山集團,開展微藻加工提油設備的研制開發。在改造原有設備的基礎上,引進消化吸收某些國外先進設備和技術,研制從微藻培養、養成、收集到煉制等一系列設備,大幅度提高設備國產化率和產品性能。

  建立微藻能源特色試點基地。建議國家有關部委和地方政府選擇擁有較強技術和人才優勢的科研院所,建立微藻能源研發基地,提升自主研發和工業化配套技術研發能力;選擇有雄厚技術積累和資金實力的海藻加工企業,建立微藻能源產業化基地,增強規模化生產能力。以國家重大科技項目為紐帶,促進兩類基地的緊密合作,盡快為全國海洋微藻能源產業作出示範。

  發展新型海藻能源產業。在技術突破和基地試點的基礎上,著眼未來生物質能源產業,建立高素質的海洋微藻能源產業體系,突出產學研結合,突出技術集成,大力推動新型海洋生物能源產業的形成和發展,為“後石油時代”破解能源危機提供一條重要途徑。(作者為山東省科技廳副廳長、青島國家海洋科學中心主任)

國內發展情況

     微藻制油目前在全球更受到了頂級企業的關注,這也表明其絕非“科幻故事”。中科院副院長李靜海透露,近期將完成小試研究,2015年前後實現戶外中試裝置研發,遠期將建設萬噸級工業示範裝置。

  

lpbm2011-3-30 08:44 AM
藻類制油比玉米大豆更有潛力

  隨著全球變暖和能源緊缺加劇,全世界都在尋找可替代能源,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目前,生物柴油剛經歷了一段從“廣受追捧”到“廣受質疑”的波折——利用玉米、大豆等提煉乙醇和生物柴油的技術,雖解決了碳排放問題,卻會產生“與糧爭地”的後果,“生物柴油加劇糧食危機”的提醒日益引起關注。因此,新的生物柴油來源成為全球的熱門課題,國內科技界也在抓緊研發。

   一般而言,科學家把玉米制油等作為生物質能利用的第一代技術,秸稈發電是第二代,而微藻制油就是第三代,其應用前景非常廣闊。

   如果在中國廣闊的沿海和內地水域大規模種植工程高油藻類,生物柴油的生產規模可以達到數千萬噸。這並非遙不可及。在科研人員的積極探索下,國內在海洋微藻制取生物柴油方面已取得可喜成果,更宏大的項目正在醞釀之中。

  上海交通大學副教授、主持藻類制油研究的繆曉玲表示,藻類含有大量的生物油脂,部分品種含油達70%,而且它們的光合作用效率高,生長迅速。一年能種三季的玉米非常罕見,但藻類,10天、最多兩周就可以完成一個生長周期。研究表明,每公頃土地上,玉米的年產油量只有120升,大豆稍高,為440升,而藻類可達1.5萬至8萬升,是玉米的數百倍。因此,如果能找到最適宜的品種,加上培育得當,藻類將是非常有潛力的生物柴油來源。

   “在顯微鏡下,海藻就像一個油葫蘆,比油菜籽、花生的含油量高7∼8倍,比玉米高十幾倍。”山東海洋工程研究院院長李乃勝介紹,海洋微藻制取生物柴油是目前國際新能源領域的新方向。

   專家指出,中國鹽堿地面積達1.5億畝。如果用14%的鹽堿地培養微藻,在技術成熟的條件下,生產的柴油量就可滿足全國50%的用油需求。

  中國海洋大學教授潘克厚說,微藻資源豐富,不會因收獲而破壞生態系統,可大量培養而不占用耕地。另外,它的光合作用效率高,生長周期短,單位面積年產量是糧食的幾十倍乃至上百倍。而且微藻脂類含量在20%至70%,是陸地植物遠遠達不到的,不僅可生產生物柴油或乙醇,還有望成為生產氫氣的新原料。

   成套技術項目已經啟動

   不久前,中國科學院與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聯合召開了微藻生物柴油成套技術項目啟動會。

  會上,項目倡議人、兩院院士閔恩澤指出,從微藻轉化為生物柴油的過程中,微藻是基礎,光反應器是轉化關鍵,要自始至終加強戰略研究。中國科學院與中國石化合作開發微藻生物柴油技術,近期要完成小試研究;2015年前後實現戶外中試裝置研發;遠期將建設萬噸級工業示範裝置。

   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李靜海強調,微藻是潛力很大的生物能源,但規模和成本是目前開發微藻的兩大瓶頸問題,因此要把微藻生物柴油技術作為一項長遠事業,重視方案和路線選擇。

   中科院與中國石化在微藻生物柴油這一前瞻性領域從一開始就以產業為導向緊密合作,為學術界與工業界的合作提供了很好的示範,具有重要意義。中科院目前正在實施太陽能行動計劃,微藻生物能源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石化總工程師曹湘洪院士指出,在項目技術經濟性方面,目光要放長遠,堅持長期作戰。隨著技術進步及環境要求提高,微藻生物柴油技術會體現出競爭力。合作雙方應優勢互補,爭取推出高水平的科學技術成果。

   專家認為,中科院與中國石化合作具備完整的產業鏈。雙方應充分利用國家政策,爭取國家支持。據悉,中國石化科技開發部、中科院高技術局和生物局聯合調研後,決定共同開展微藻生物柴油技術項目合作。

   微藻制油需國家立項支持

  除了政府,微藻制油目前在全球更受到了頂級企業的關注,這也表明其絕非“科幻故事”。在國外,近一兩年投入巨資啟動研發的一長串企業名單裡,包括殼牌、雪佛龍等石油巨頭,以及正致力於新能源開發的比爾·蓋茨。在國內,中石化與中科院高調宣布,將戰略合作聯手開發微藻制油。中科院副院長李靜海透露,近期將完成小試研究,2015年前後實現戶外中試裝置研發,遠期將建設萬噸級工業示範裝置。

  美國從1976年起就啟動了微藻能源研究,攻關以化石燃料產生的廢氣生產高含脂微藻。這一計劃雖然因經費精簡、藻類制油成本過高於1996年終止,但美國科學家已經培育出了富油的工程小環藻。這種藻類在實驗室條件下的脂質含量可達到60%以上(比自然狀態下微藻的脂質含量提高了3∼12倍),戶外生產也可增加到40%以上,為後來的研究提供了堅實基礎。

   2006年,美國兩家企業建立了可與1040兆瓦電廠煙道氣相連接的商業化系統,成功地利用煙道氣中的二氧化碳進行大規模光合成培養微藻,並將微藻轉化為生物“原油”。2007年,美國宣布由國家能源局支持的微型曼哈頓計劃,計劃在2010年實現微藻制備生物柴油工業化,各項技術研發全面提速。

   2007年,以色列一家公司對外展示了利用海藻吸收二氧化碳,將太陽能轉化為生物質能的技術,每5千克藻類可生產1升燃料。

   此外,在微藻制乙醇方面,美國已開發出利用微藻替代糖來發酵生產乙醇的專利;日本兩家公司聯合開發出了利用微藻將二氧化碳轉換成燃料乙醇的新技術,計劃在2010年研制出有關設備,並投入工業化生產。

   鑒於微藻的重要能源價值以及世界各國對能源微藻研究不斷深入,有專家建議,中國應立即啟動微藻產乙醇、產油技術的研究,對微藻產氫也要注意動態跟蹤,作好長遠規劃。

   中國在能源微藻基礎研究方面擁有很強的研發力量,眾多高校和科研院所承擔了多項國家及省部級微藻分類、育種和保存技術研究,擁有一大批淡水和海水微藻種質資源。目前中國在微藻大規模養殖方面已走在世界前列。

  專家建議,利用微藻制取生物柴油,具有重要的政治、經濟、科學意義,國家對此應加大科技支持力度,使之上升為國家項目。微藻制油需要國家立項支持,科技部、發改委、財政部、能源局等部委在科技立項時,要向微藻制油傾斜,鼓勵相關企業開發微藻制油自動化設備,大力促進微藻制油產業化。

微藻培養

鹽藻Dunaliella sp. 隸屬於綠藻門。12∼16μm,寬8∼12μm。培養的生態條件為生存pH7∼9,最適pH7.0∼8.5;最適鹽度60∼70;最適溫度25℃∼30℃。
  小球藻Chlorella spp. 隸屬於綠藻門。直徑3∼5μm。繁殖方法為細胞內原生質體分裂形成似親孢子,待細胞破裂後釋放。培養的生態條件為最適pH6∼8;鹽度適宜範圍廣;生長適溫10℃∼36℃,最適溫度25℃左右。
  微綠球藻Nannocholris oculata隸屬於綠藻門。直徑2∼4μm。繁殖方法為二分裂。培養的生態條件為最適pH7.5∼8.5;生存鹽度4∼36;生長適溫10℃∼36℃,最適溫度25℃∼30℃。
  球等鞭金藻Isochrysis galbana隸屬於金藻門。5∼6μm寬2∼4μm。繁殖方法為無性二分裂環境不良形成內生孢子。培養的生態條件為生存鹽度10∼30;生長適溫10℃∼35℃,最適溫度25℃∼30℃。
  湛江等鞭金藻Isochrysis galbana隸屬於金藻門,(6∼7)×(5∼6)μm,繁殖方法為無性二分裂,環境不良形成膠群體。培養的生態條件為生存pH6∼9最適 pH7.5∼8.5;生存鹽度9∼35,最適鹽度25∼32;生長適溫9℃∼35℃,最適溫度25℃∼32℃。
  綠色巴夫藻Isochrysis zhanjianggensis 隸屬於金藻門,6×4.8×4μm,繁殖方法為縱分裂。培養的生態條件為生存鹽度5∼80,最適鹽度10∼40;生長適溫10℃∼35℃,最適溫度15℃∼30℃。
  異膠藻Pabloba viridis隸屬於黃藻門。4∼5.5μm,寬2.5∼4μm。繁殖方法為無性二分裂。培養的生態條件為生存鹽度12∼37,最適鹽度19∼34;生長適溫8℃∼35℃,最適溫度:15℃∼33℃。
  鈍頂螺旋藻Spirulina platensis隸屬於藍藻門。400∼600μm,寬4∼5μm。繁殖方法為無性二分裂,主要靠藻絲斷裂增加絲狀體數量。培養的生態條件為生存 pH6.5∼11,最適pH:8.6∼9.5;可在淡水中培養,也可通過逐步馴化在海水中生長,鹽度可達35;生長適溫20℃∼42℃,最適溫度: 30℃∼37℃。
[url]http://www.hudong.com/wiki/%E5%BE%AE%E5%9E%8B%E6%9B%BC%E5%93%88%E9%A1%BF%E8%AE%A1%E5%88%92[/url]

lpbm2011-3-30 08:54 AM
C2C建築典例__綠藻產油廠+燃油發電廠

海裡種出輕原油 藻到新希望
.分類:世界觀2008/06/21 15:33

龍鬚菜是台灣海邊常見的紅藻,除了可供食用,目前也被農委會水試所選定實驗生產生質酒精,且已有初步成果。

油價貴到讓你受不了了嗎?貴還不打緊,預估地球的石油將在數十年內被榨乾,迫使全球科學家加緊腳步尋找替代能源,種植農作物提煉生質能源便是其中重要的一環。但撇開成本昂貴不說,可能壓縮人類的食物來源更是其可能的致命傷,製造與分銷過程也須消耗更多能源。

於是,科學家把腦筋動到海底,光合作用利用率很高的海藻可能是絕佳的選擇。藻類生長快速,光合作用效率約6至8%,高於陸生植物的1.8-2.2%,此意味著藻類能更有效率的吸收二氧化碳。藻類吃進二氧化碳並快速分解,轉換成油脂、蛋白質、醣類與其他養分,最後只排出氧氣,除了效率高,更具環保意義。

綠色原油 不壓縮糧食種植

美國加州聖地牙哥的藍寶石能源公司表示,該公司利用海藻加上陽光、二氧化碳和非飲用水,成功製成與輕原油相同的譗綠色原油豃,沒有其他生質能源影響糧食生產的問題,生產時用到二氧化碳可以輸油管運輸,令運輸時消耗的能源減少,可望比其他生質燃料進一步紓緩溫室氣體排放問題。

首批譗綠色原油豃預計3年內推出,5年內全面上市,但業者拒絕透露生產過程的詳情,也不肯預測售價,只表示價錢可以與其他能源產品競爭,且所有煉油廠、輸油管及汽車引擎等都無需改裝,便可直接處理、運輸及使用譗綠色原油豃及其提煉品。

荷蘭皇家殼牌公司也已投下70億美元,分別在美國的德州與夏威夷州興建海藻農場與實驗室,積極發展生物燃油。該公司表示,如果未來將海藻所含的植物油轉化成生質柴油的條件成熟,將在夏威夷建立全面生產生質柴油工廠。

掛著曬太陽 就能煉出油來

海藻種類繁多,有高達數層樓高的譗巨藻豃,也有無法以肉眼看見的譗微藻豃。不管是巨藻還是微藻,都有不少品種含油量高,有些品種的含油量甚至超過藻類本身重量的一半,成為製造生質柴油的理想物種,也可有效解決需要大片能源作物耕地的問題,生產成本也較陸地能源作物為低。

藻類生質油研發者格蘭克茲說:譗讓藻類掛著曬太陽,就能吸收足夠太陽能,透過光合作用就能提煉出油來。豃他說,若相當於新墨西哥州10分之1的藻類提煉出的生質柴油,可供應全美國交通運輸。

海藻煉油 比玉米經濟3萬倍

藻類生長速度快,提煉出的生質柴油更是可觀,每年每英畝可提煉出10萬加侖的生質柴油,遠比玉米生質油產量多出3萬倍以上,不但更環保,也更符合經濟效益。

利用海藻製造石油並不是新構想,1970年代能源危機爆發時,美國能源局曾嘗試以微藻提煉生質柴油,有些微藻乾重含有60%三酸甘油脂,其成分與陸生油脂作物的成分相同。歷經多年研究,篩選出300種適合提煉生質柴油的微藻,其中以綠藻及矽藻為主。但因生產成本高於石油,加上當時美國政府集中預算在生質酒精的開發,而於1998年中止 。

吸收工廠CO2 抗暖化立大功

藻類科技的另一個用途,是在燃燒化石燃料過程中,將二氧化碳廢氣回收利用。

要從發電廠大量回收二氧化碳,藻類生質柴油是少數幾種方法之一。透過這種技術,供電設備產業面對的排碳問題,以及交通石油工業尋覓的清淨提煉替代技術,同時得到了解答。

依據美國能源部的構想,是在發電廠周圍設置占地數頃的大型藻類養殖槽。整個系統會將發電廠排放的氣體導入槽中,回收燃燒化石燃料產生的二氧化碳廢氣。

以色列也利用發電廠排放的二氧化碳,冷卻後釋放到養殖海藻的池塘裡。經過培養,海藻長勢快速,產量大大提高,為以海藻生產生質能源提供了充足的原料。此外,使用二氧化碳可以將海藻的養殖成本降低約一半。

以色列學家貝爾金博士表示,將發電廠廢氣導引到海水中,再投入肥料到海水裡,讓海藻大量生產,每1公斤的海藻約可生產出250公克的植物油,再轉換為生質柴油。他說,若美國將發電廠排放的二氧化碳5分之1導入海水,並在海水中養殖海藻,生產出來的生質柴油約可減少美國5分之1的進口石化原料。

沙漠鹹水池 也可大量培養

藻類可以自然生長於河川、海岸及紅樹林沼澤,也可以生長在廢水處理池或商業養殖槽中,目前的技術已可讓藻類善用土地與水資源,而不致與糧食作物競爭耕作資源。

在日照充足的沙漠地區,有很多不宜農耕或飲用的鹹水,反而特別適合藻類生長。比起淡水,藻類在高鹽分的鹹水中生長更迅速,能源部推估,光是在美國西南部無人使用的土地繁殖藻類,每年就能吸收近10億噸的二氧化碳。

美國國家再生能源實驗室曾嘗試以沙漠中的鹹水池,大量培養藻類來生產生質柴油。研究結果,20萬公頃面積的沙漠所擁有的鹹水池,可產出2830萬公噸的生質柴油。藻類更可利用廢水、動物排泄物為營養來源,有助於改善水質並可製成肥料。

澳洲科學家也發現一種稱為譗葡萄藻豃的綠藻,可做為碳水化合物的來源。譗葡萄藻豃本身75%是天然碳水化合物,且適於存活在鹹水中,缺點是,譗葡萄藻豃每2天才分裂繁殖1次,僅及其他許多藻類繁殖速率的10至15分之1。

台灣急追 藻類變酒精

台灣受南、北洋流衝擊,海洋生物資源豐富,因此開發海藻作為生質能來源具有相當潛力。

原子能委員會核能研究所在海藻生質能源的研究與推廣計畫已具規模,除了核研所自行獨立進行之相關研究外,與大專院校等單位合作執行之計畫,包括大型海藻石蓴之養殖技術,規畫開發海洋農場生產藻類,並利用基因工程技術,將海藻轉化成可發酵性單醣,供應產製生質酒精之需求。

另外,農委會水產試驗所也選定龍鬚菜(紅藻)、馬尾藻(褐藻)兩種大型海藻,投入海藻生質酒精研發,水試所已成功從龍鬚菜提煉酒精,現正逐步改善酒精轉化效率。

轉載自人間福報 : 作者:記者 王永和 整理報導

[url]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86239#[/url]

lpbm2011-3-30 08:58 AM
義大利威尼斯海港著手興建海藻發電廠

作者:駐法科技組 現職:駐法科技組
文章來源:駐法科技組
發佈時間:98.06.23


一座以利用微型海藻光合作用的發電系統,晚近於義大利威尼斯港口開始動工。這些微型海藻經過科學家篩選,在港口附近進行栽培。最新的發電系統不會排放二氧化碳,應可提供40 MW的電力。這座發電廠將需要約10-12公頃的土地,一部分用來培植微型有機物,另一部份用來作為生殖(biomasse)能源的轉換。

海藻將於透明的圓柱管中進行培植,充沛的陽光可讓微型有機物進行光合作用,並以倍數速度繁殖。拜電漿科技所賜,經過離心作用與乾燥過程的生質會維持一座「發電機」,產生高溫瓦斯氣流。轉換成碳之後的分子分裂將推動產生能源之渦輪。

這項科技專利已由美商公司 Solena 所持有。這項建造計畫預計需要21的月的時間,造價為2億歐元。

資料來源:http://www.bulletins-electroniques.com/actualites/58760.htm

[[i] Last edited by lpbm on 2011-3-30 at 10:17 AM [/i]]

lpbm2011-3-30 06:08 PM
偶棉國家如果有相對投入核能的人力來開發再生能源,臺灣就應該還有救吧~~~

ouioui2011-3-30 10:48 PM
這個海藻既可煉油又可發電,渣滓當飼料,本身0汙染還可節碳,產油是玉米的3萬倍還到處可以生產!!!  而且現有的煉油廠設備就可用了!!!!!  WOW

好像應該讓中油和台電出合作計畫 !!!

chaumet2011-6-12 03:04 AM
台灣不要被「非核家園」綁架

社論-台灣不要被「非核家園」綁架

    * 2011-06-06
    * 工商時報
    * 【本報訊】

     德國總理梅克爾日前宣布,將在2022年前完全關閉境內所有核電廠,這是先進國家中在日本福島核災後,第一個宣布將完全廢除核能的主要工業國家。而在日本核災發生後不久的3月下旬,台灣在野黨主席蔡英文就提出2025計畫,也就是在2025年前完全停止核能發電。對照德國過去在綠能產業的努力,與近日做出的廢核宣示,台灣不論是2025的目標時程,還是停止核能發電議題,看來都值得大大商榷。

     自從日本發生核災後,對於核能的發展,歐洲國家陷入分裂。法國及英國仍計劃增建核電廠,尤其是法國,是核能發電比重最大的國家。瑞士在日前先定下核能退場期限,義大利則延長暫緩執行其重返核能的計畫。

     今年3月日本核災後,德國境內反核聲浪升高,使得德國總理梅克爾所率領的政黨在3月及5月的地方選舉中敗給綠黨。一般認為這些結果,迫使梅氏必須明確宣示廢除核能的政策,才能與綠黨抗衡,以免失去政權。

     目前德國是全球最早扶植太陽能產業發展的國家,政府更是積極投入再生能源的開發,而且訂出極長期的能源政策,例如至2020年再生能源占發電的比重要達到25%以上,至 2050年要達到8成。由此可知,梅克爾的廢核政策看似倉卒決定,其實德國早有想法,只是日本核災促使德國民眾的想法積極表現在地方選舉上,才迫使執政當局提早確定廢核的時間。

     儘管如此,德國還是要按部就班地依時程逐步在十年以後完全關閉核電廠。而台灣過去沒有任何準備,如果要在2025年不再核能發電,那只有奇蹟可以形容。

     目前使用核電的比重,也是能否廢核的重要因素。按德國環境部統計,去年德國有22%的電力來自核能,約有17%來自再生能源(即綠能)。而台灣核能發電只占了12.6%,比重不算高,況且依台電的資料顯示,2010年台電備載容量高達23%,而一般國家的備載容量只有15%,因此只要增加其他能源的發電方式,廢核並不難,這也是民進黨主張廢核的主要依據。

     但台灣除了核能發電外,其他75%以上,全都是火力發電,雖然政府已在鼓勵其他風力或太陽能的替代能源,但其比重極低。如果要廢核且維持目前的供電和電價,只有增加火力發電一途。但台灣目前最重要的能源政策,而且已對國際做出承諾,就是要減碳,增加火力發電根本不可行。

     再來看成本面,台電公司日前指出,若核能發電完全停止,由天然氣取代,台灣每度電費將從2.62元,調漲到每度近4元。國營會副主委陳昭義則說,如果台灣改成能太陽能發電,每度電價至少超過10元,將嚴重影響台灣的國際競爭力。而目前台灣就是因為電力成本便宜,才能夠維持出口競爭力。若因廢核而使電力成本倍數增加,台灣經濟立即面臨危機。

     這個現實,行政院長吳敦義非常清楚,日前他在接受本報專訪時嚴肅表示,台灣不會有核五,核一、二、三廠也不考慮延役,而核四在安全前提下一定會商轉,在不缺電、不限電下,才會逐步減核,邁向「非核家園」目標。

     吳揆說,台灣發展再生能源的環境與德國有很大不同,德國再生能源價格與與電價相去不遠,但台灣電價相對便宜,如果把發展尚未成熟穩定,且目前價格偏高的再生能源做為替代,台灣一定受不了。而如果在未確定前,又訂出那一年為非核家園的D日,並非負責任的作法。負責任的領導人不能只提夢境,要圓夢,必須有築夢踏實的穩健策略才行。

     吳院長的確指出台灣的現實面,不過還是很迎合庶民地說,我們會逐步減核,邁向非核家園目標,只是巧妙的避開達成目標的期限。儘管如此,還是讓民眾以為「非核家園」是一個極為崇高的目標,就好像是神主牌一樣,完全不能否定。事實上核能是否繼續發展,尚未有定論,而且像法國等國家則繼續研發核能科技,甚至認為是清潔能源的重要選項。台灣在這方面其實沒有自主決定廢核的能力,但我們朝野卻都將「非核家園」掛在嘴邊,這樣的口號當然讓升斗小民以為核能真的很不好。

     再者,如依吳院長所言,核四會在安全前提下商轉,既然如此,有了核四安全運轉的經驗,不繼續設立核五,未免浪費了人才和資源。另外吳院長也說能源政策要有穩健策略才行,不過至今政府並沒有長遠的能源政策,而且在「非核家園」的旗幟下,核四的興建和商轉,不斷地延後時程,這也是核四安全讓民眾無法放心的重要原因,現在核四的商轉又勢在必行,這種種都令民眾難以明瞭政府真正的意向。

     台灣擁有核能電廠是既成事實,無法改變。但朝野如果將「非核家園」變成政治口號來操作,反而無法理性地探討核能發電的未來發展,也無法制定適宜的政策。台灣的能源政策搖擺,被「非核家園」綁架,恐怕才是真正問題所在。

Pompom2011-6-15 06:51 AM
目前綠色替代能源的問題主要在於它的成本與獲利能力不成比例。一般人認為綠色替代能源的成本高,需要國家政府的經濟支援,因而大大影響它的獲利能力,使得人們對於綠色能源仍然抱持著懷疑猶豫的觀望態度。但事實上,在世界上有些地方對於綠色能源的使用已經開始能夠自給自足,開始證實綠色能源是個有利可圖的能源。如這篇報導:
[url=http://www.lesechos.fr/innovation/croissance-verte/0201423597178-quand-les-energies-renouvelables-sont-competitives-176448.php?xtor=RSS-2099]Quand les energies renouvelables sont competitives[/url]

一般人認為核能的優勢主要有二。首先是它是「乾淨的能源」,不會產生二氧化碳以及汙染空氣的物質,是目前解決地球暖化的最佳能源替代方案。第二核能的成本低,可以繼續提供人們便宜的電力。關於核能是不是乾淨的能源,我想從它的輻射汙染跟核廢料處理的問題來看,很多人對此都自有定論,所以我就不再多說了。我想針對第二點談談我的看法。

事實上,說核能成本低,能提供便宜的電力,這根本是個騙人的說詞。核能真正的成本並沒有反映在它的售價上,因為它的研發成本、災害處理成本、以及老化的核電廠拆除的成本,這些都是被各國政府所吸收,也就是被納稅人所繳納的稅金所支持。這些成本有絕大部分都分散在政府部門的不同財務預算中,絕大多數在國防預算裡,部分在研究經費裡,如果像日本一樣出事了,不但政府要動用大量的預算來做災害處理,而且它對於整個國家經濟的影響是非常嚴重的。在帳面上,核能確實提供日本看似便宜的電力,但從整個研發核能所需的預算,一直到處理災害,以及核災對於整個經濟的影響,事實上,日本人民對於核能的付出代價是相當高的。所以核能並不是便宜的電力。它絕大多數的成本是我們看不見的成本,就像冰山一角,我們只看到露出在海面上的一部分而已。而這些看不見的成本是我們納稅人,辛苦工作的市井小民大家一起承擔的。一旦核災發生了,這些大力推銷核能的官員、學者以及有錢有勢力的人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做私人飛機飛到地球遙遠的另一端,找一個輻射能影響最低的,對他們的身體健康與幸福人生影響最少的地方來安身立命,躲避災害,讓自己長壽延年,但是沒錢沒勢,沒有私人飛機,連出國要辦簽證都很難的小老百姓,除了好好守住自己被核能汙染的家園之外,默默地承受輻射能的照射,可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喔。

長久以來,核能背後有個看不見,但勢力強大的國際性的政治遊說集團,不但他的勢力觸及各國政府高階,而且深入各大媒體。在日本核災後,人們對於核能開始產生疑慮的時刻,這些核能的政治遊說集團又開始使用他們慣用的手段,到處在各國政府高階中游說,並透過各大媒體影響民意。為了達成目的,他們是不在乎撒多大的謊的。而且他們的謊言是有一推政府高層人士,知名學者,以及高級研究單位來背書。這讓他們的謊言聽起來就像真的一樣。

核能的最大受益者到底是誰?我相信這一定不是承受核災的日本小百姓們。它的最大受益者是那些發展核能的,隱藏在背後的那些看不見的推手:那些國際性的政治游說集團,策動這些遊說集團的老闆們,各國政府高層人士,支持核能的知名學者,以及相關高級研究單位。

核能是不安全的能源,而且是昂貴的能源。核能潛在的危機並不只是天災而已,還有人為因素,如恐怖份子的攻擊。法國號稱沒有像日本一樣的天災因素,但是它的核電廠受到恐怖份子的攻擊的機率是遠大於在日本發生7級以上地震,加上海嘯的可能性的。而且法國的多數的老舊核電廠並沒有發展出防範恐怖攻擊的機制,所以這些核電廠本身的安全性顧慮是相當高的。但這些對於核能的疑慮大家都不願在媒體上提起,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核能發展的政治游說集團的打壓。

核能讓我覺得非常有趣的地方是,圍繞在核能周圍的資訊,以及核能的危機,就像輻射一樣,絕大部分都是我們肉眼看不見,但真正存在的東西。多數的核汙染是輻射性的汙染,是肉眼看不見的汙染,所以很容易讓我們產生核能是「乾淨能源」的錯覺。而絕大多數核能的成本都沒有反映在我們收到的電費單上,而是分散在各種不同名義的政府預算裡,所以也讓我們產生核能很便宜的錯覺。再說,核能的危機是屬於未來的危機,未來是可以想像,但用肉眼看不見的,所以我們很容易以為核能很安全。連核能背後的推手,那些勢力強大的政治游說集團,核能的真正受益者,也都是一付神秘兮兮的樣子,從來沒有人知道這些人到底是誰。所以用電的小老百姓們就誤以為自己是核能的真正受益者。但這些核能政治游說集團所代表的龐大利益,絕對不是便宜的電力,不是我們電費單上的數字所能表達的。這些人的超級龐大利益是小老百姓看不到,也難以想像的。

或許是因為核能本身具有這麼多隱藏的不可見因素,所以人們的視聽與是非判斷很容易被一些表面上可見的東西所蒙騙。核能是神祕的,就像輻射一樣神秘而不可見。核能的危險性也是讓人捉摸不定的,就跟輻射一樣,肉眼看不見,但有絕對的殺傷力,而且輻射物質看不見的影響力可以潛伏在我們身邊,伴隨我們,長達數十年之久。因為看不見,所以很容易忘記它隨時隨刻就在我身邊。

[[i] Last edited by Pompom on 2011-6-15 at 08:41 AM [/i]]

Pompom2011-6-15 07:34 AM
核能之所以能在世界各民主國家發展到如此成功的地步,連在吃過核彈虧的日本都能像雨後春筍一樣的發展,這並不是因為日本比別人不怕死,而是要歸功於它背後的政治游說團體對民意的操弄。在此提供一篇文章,說明核能游說團體如何操弄日本人心,在日本大獲全勝的例子:
[url=http://www.pressegauche.org/spip.php?article6959]DESSIN ANIME, MUSEE… LE LOBBY NUCLEAIRE MANIPULE LES JAPONAIS[/url]

這種遊說,其實也可以從比較小規模的角度去看,例如日本剛發生核災後的幾天中,法國EDF的老闆害怕日本的核災會影響法國人對核能的觀感,害怕反核聲浪高起,而影響EDF的能源政策,所以EDF的老闆就親自發E-Mail給所有的員工,要員工們去遊說自己身邊的親朋好友,逢人就鼓吹使用核能的好處。

這其實是另一個核能游說的例子。如果有在能源界工作的好友告訴我使用核能有多好,哪我會對他起戒心,首先我會先看看他是不是在EDF工作,或者看一下是否他的工作與核能有關,因為這可能不是他以專業知識的判斷來告訴我核能有多好,而是他有老闆的指示,也可能他只是想要保住自己的飯碗而已。但這些代表的都是他的利益、EDF老闆的利益、EDF的利益,而不是我的利益呀!

;-)

ingmascomparsa2011-11-6 04:55 AM
不好意思,我半年後才看到最後幾個回帖。
今天晚上別的朋友和我講起他同事去東京出差兩星期,
出發前和出發後都去檢查過,回來身體的確發生了一些反應,
覺得這個有點被媒體遺忘的主題實在不該被遺忘。

樓上同學提到核能界的政府遊說(lobbying - 不確定是不是這樣拼?),我聽在能源界工作的朋友(也就是發帖時提到的那位)說過,勢力非常龐大,而核能電廠基本上每年都有一兩百起小事故,通常民眾都是不知情的。他是朝替代能源這方向努力的工程師(不在edf),今天有人又問起取代核能的問題,他回答,短期內要替代核能,只有增加火力(或天然氣?沒聽清楚這半段,抱歉)發電的比例,但因此釋放出二氧化碳的比例就會大幅升高,與節能減碳的政策走向又相違背,這是個兩難的局面。當然他的話也不能當作真理來聽,由於我是完全外行,僅提供業界務實的觀點供各位參考。
這個話題想必在選舉時又會拿出來講一講,但希望不僅是講一講而已。我今年夏天,除了被蘭嶼的核廢料場嚇到以外(遊客仍在旁邊浮潛),還去了暌違已久的墾丁:核三廠就在國家公園旁、戲水民眾如織的景象真是令我感到非常詭異。隨文附上墾丁國家公園前的核能事故影響/疏散範圍,我請教過朋友了,他說那五公里半徑是騙小孩的。

[[i] Last edited by ingmascomparsa on 2011-11-6 at 07:22 AM [/i]]

ingmascomparsa2011-11-28 11:48 PM
蘭嶼

剛看到蘭嶼核廢料貯存場的新聞 :
[url]http://tw.news.yahoo.com/%E4%B8%AD%E7%A0%94%E9%99%A2%E7%A0%94%E7%A9%B6%E5%93%A1%E5%81%B5%E6%B8%AC%E5%A0%B1%E5%91%8A%E8%AD%89%E5%AF%A6-%E8%98%AD%E5%B6%BC%E6%A0%B8%E5%BB%A2%E8%B2%AF%E5%AD%98%E5%A0%B4-%E9%88%B760%E9%8A%AB137%E5%A4%96%E6%B4%A9-202526283.html[/url]

這麼美的一個島,當初是哪些人決定把本島不要的廢料運過去的?唉。
--------------------------------------

抱歉, 謝謝樓下lafeuille同學的轉貼, 連結已更正。
剛剛發新帖是因為按錯鍵,想說不要沒頭沒尾地佔版面,砍掉重發成回覆了。

[[i] Last edited by ingmascomparsa on 2011-11-29 at 03:33 AM [/i]]

lafeuille2011-11-29 01:05 AM
致樓上的ingmascomparsa解悶市長,
不好意思…(上樓)您貼的新聞網頁打不開…
不過剛剛之前您發新帖的時候(與此帖不同),託您不吝分享之福,:(
鄉民我已經有去過奇摩網站&看過那一篇新聞,
所以還請容我在此,代為再轉貼一次網址哦:

------------------------------------------------------------------------------------------------------------------------

中研院研究員偵測報告證實/蘭嶼核廢貯存場 鈷60銫137外洩
[url]http://tw.news.yahoo.com/%E4%B8%AD%E7%A0%94%E9%99%A2%E7%A0%94%E7%A9%B6%E5%93%A1%E5%81%B5%E6%B8%AC%E5%A0%B1%E5%91%8A%E8%AD%89%E5%AF%A6-%E8%98%AD%E5%B6%BC%E6%A0%B8%E5%BB%A2%E8%B2%AF%E5%AD%98%E5%A0%B4-%E9%88%B760%E9%8A%AB137%E5%A4%96%E6%B4%A9-202526283.html[/url]

〔自由時報記者劉力仁、林毅璋、張存薇/綜合報導〕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扈治安今年偵測到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外圍有人工核種鈷六十及銫一三七,其中鈷六十劑量為六.五貝克/公斤,銫一三七為三十二.九貝克/公斤,雖低於原能會管制標準,但已可證實場區確有輻射外洩。

低於原能會管制標準

這份報告是扈治安接受台電委託檢測,十月二十六日在海洋大學舉辦的一場國際研討會中發表論文,扈治安昨天證實確有此一報告,他強調輻射雖有外洩,但外洩值遠低於原能會的標準值,詳細檢測內容未經過台電同意,他不對外說明。

目前我國原能會法規標準值,鈷六十為一一○貝克/公斤,銫一三七為二十.九貝克/公斤。根據當天研討會錄影畫面,扈治安在報告提及,二○○五至二○○八年,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外圍完全沒有發現鈷六十,但已發現銫一三七蹤跡,二○○九年之後,鈷六十開始出現,且發現次數逐年增多,銫一三七也有越來越多趨勢。

蘭嶼居民盼進一步鑑定

參與此研討會的台北醫學大學公衛系教授張武修表示,雖然偵測到的數據低於原能會管制標準,但原能會的管制標準頗為寬鬆,常引起爭議,而且部分廠區樣本銫一三七的數值比蘭嶼銫一三七的背景值高出十到二十倍,這跟日本福島十到二十公里範圍的污染情形差不多,當時日本人都緊急疏散。而且即使未超標,輻射外洩也是不爭的事實。

蘭嶼鄉代表會主席曾加油說,核廢料放在蘭嶼,居民一直提心吊膽,有任何檢測結果,都應讓鄉民了解真相;紅頭村長謝阿生表示,如果真有外洩情事,居民身體健康恐遭影響,希望專家學者進一步鑑定。

原能會:銫數值並不高

原能會輻射防護處長李若燦表示,已和扈治安確認過,採的樣本是底泥不是海砂,人類過去幾十年來數十次的核爆影響,大自然背景值之中銫一三七約十至二十貝克,由於底泥會持續吸收銫一三七,管制標準為七四○貝克/公斤,並非二十.九貝克/公斤,扈治安測到三十二.九貝克/公斤,並不算高。

至於鈷六十,可能是蘭嶼貯存場現在進行廢料桶檢整作業產生的飛灰飄到場外,因為蘭嶼貯存場現在是「零排放」,根本不排廢水。台灣現在管制法規標準跟日本相差無幾,沒有修改的想法。

台電:說外洩太誇大

台電表示,蘭嶼儲存場自一九八二年啟用至今,目前場內約有十萬桶低放射性核廢料。舊型儲存桶的壽命約為十五年,由於超過時效,有極少數儲存桶有鏽蝕甚至是穿孔現象,因此自二○○七年底起進行重新檢整,並於最近全數完成。

台電澄清,這幾年所測出鈷六十與銫一三七的數值並無累計增加的現象,但數值偶爾會有突增突降的現象,研判與儲存桶檢整有關,由於測出來的輻射劑量遠低於標準值,對人體沒有影響,若說是「輻射外洩」就「太誇大了」。


查看完整版本: 我問在能源界的朋友關於替代能源的問題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3854 second(s), 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