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台灣同學會-解悶來法國 » 2015 全民亂講 » 两岸的年轻人在改写历史 转贴的

頁: [1]

wuxiaoyu2011-6-2 02:06 PM
两岸的年轻人在改写历史 转贴的

两岸的年轻人在改写历史
来源: Karajan1 于 2011-06-01 19:29:43 [档案] [博客] 旧帖] [转至博客]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204次 字体:调大/调小/重我一直很想谈谈从台湾回来以后的事情,这些事情跟旅游没有关系,跟游记也没有关系。虽然这些话我一直想说,但是一直没说出来。可是越到后来,接触了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或者精确一点讲叫台湾年轻人,让我愈发的想要把这些话讲出来,否则得憋岔气!
我在去台湾之前受到了很多关于台湾人很奸诈,很狡猾,很坏很色的教育,这让我在上飞机之前一直在考虑究竟是穿短裤还是裙子的问题。同时,我积极看台湾电影,学习台湾腔的普通话,提前一个月开始练习正体字,就是为了能尽快的融入对方的环境中去。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呢?

我在台湾期间受到了很多台湾人的照顾,从机场到市区,从平地到高山,从城镇到郊区,从陆地到海滨。每个人都都愿意停下来告诉我路在哪里,每个司机都愿意停下车仔细的问我究竟要到哪里去,每个经典都热心的给我地图告诉我方向,每个小吃店都会看到热心的笑脸……当然,台湾也有坏人,只是没让我遇到罢了……


但是,以上的内容并非今天索要说的,这只是个引子。我更加想说的是,台湾人热情、谦和、细致、自我批评的态度,让我每日都由衷的感叹不停。


1小鞠躬一下(或者叫点个大头)

我最想说的是,我在台湾期间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特别有礼貌。这个有礼貌是个什么标准呢?举个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上公车!

因为我个人搞不清楚台湾公车什么时候买票,因此上车都要小鞠躬一下(或者叫点个大头)问一句:“要先买票吗?”得到答复之后,再小鞠躬一下(或者叫点个大头)说声“谢谢”。下车的时候,要把票交还给司机师傅,小鞠躬说谢谢,司机同时也会点个大头说“谢谢”。这是其一。


第二个是问路!

先在路边捉到一个人说“你好,麻烦问一下….”同时要小鞠躬(或者叫点个大头)对方回答之后,要小鞠躬说谢谢,对方也一定是点个大头说“不客气”。搞不好你走了一会发现他追上来又告诉你另一个方案,这个时候我觉得鞠个大躬的感谢劲儿都有了……


这是我在台湾养成的一个非常礼貌的行为,经常发生的是两个人特别友好的在马路边鞠小躬,然后各走各的分开。两个人讲话也一定是微笑着的,如果一个人比较紧张焦躁,那么另一个人会更加详细,甚至恨不得亲自带你过去的好。我在台湾11天,养成了这样一个让我感觉到了世外桃源一样的一个友好联邦地区,内心持续的愉悦徜徉。只可惜我回北京不久就被打回了原形,恢复了之前凶悍彪蛮的地头蛇形象。


2 我为台湾没能给您带来便利,向您道歉

我写了8w 字的游记,其中90% 写的都是好的部分,但有些部分,比如诚品的不开放,比如阿里山没有国际提款机,写的是我遇到的一些不方便的地方。为此部分,我收到了很多台湾网友的回复和邮件,这些邮件第一句话写的是:


“我是台湾人,看了你的游记…..首先我就阿里山没有国际提款机向您道歉,让您遇到了一些麻烦……”

“诚品书店没有大陆那么开放,作为台湾人,让您有这样的感觉,我很抱歉…..”


我特别的关注过,尽管我阿里山没有国际提款机,诚品不让拍照肯定是有他们自己的原因的,但是从没有一个台湾人上来跟我讲


“MLGB,这也不好那儿也不好,滚回你家去,谁让你来了!”


而这个话,我却经常看到大陆的朋友在讲。试想一下,如果有人说北京不好,大陆不好,也许以我火爆而彪悍的脾气,我也会这样讲。所以我深刻的反省我自己的思想和语言,台湾人在这方面是我的老师。


3 重新审视自己

“你的文字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土地”这句话是我见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几乎80%的留言者都会写这句话给我。大概是我在台湾的遭遇太好,以至于我写了太多感情色彩极其正面的文字,因此很多台湾人从个个渠道找到我的文字后,都恨不能表达因为我写了他们的好,而对我的感谢之情。他们说通过我的文字而重新审视自己的生长的地方,这句话让我非常有感触。因为我很少因为别人写我家乡的好而重新审视什么,而“回头重新看”却是一个人得以进步和扎实的源泉,这一点是我应该学习的地方。


我们时而的,需要看看第三方的客观评论,以让我们跳出自己狭小的圈子,站在一个新角度去重新思考问题。这促使我我经常需要从异国购买一些历史人文书籍,希望从更多的角度和方向客观的认识我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我一直尝试去看一些新鲜的观点,甚至的反对的,并试图从他们的角度去理解这个问题,经常会有很新鲜的收获,让人顿时变得兼容并包起来。


4 如何面对台D分子


我讲过我在台南遭遇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人,而此人并非我在走之前听到的那样,会对我下手,或者图谋不轨。相反,他在夜晚12点的乡村帮助我买到我需要的东西,虽然对我的身份表示了各种怀疑和不高兴,但是依然甩下一句“需要帮忙再找我”便回去了。


很多台湾人写信或者留言给我,说我不必对政治立场不同的人帮助我怀有惊讶的感情,因为这很正常。但是对于我来讲,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传说中的台D人士,内心不免有些紧张和不安,加上之前听到的各种传言和不可靠消息,自然将我的期望值降到了最低点。我希望自己能遇到一些不同的东西,但却从没想过是这样的方式遇见。


回来以后,从网络上认识了很多台湾人,其中不免有很多异己人士,但我们的交流从未涉及过ZZ。相反,他们依然很积极的帮助我,同我讲话,甚至有热心人士把我的游记转给了马英九先生,希望台湾和大陆之间能有更多这样的沟通,才能让两岸的关系愈加和谐而友好的发展。现在的我,即使还是每天都遇到我们眼中所谓的台D人士,但是我们都很谨慎的不谈ZZ,而与这些人的沟通,让我从另一个方向看到了很多更加客观的不同思想,这些思想的灌输让我的内心更加开放,从而生发了很多更加积极而顺畅的交流。(这段的话很纠结,意思大家自己去想,不方便写的很明白)


其实,台湾是一个政治多元化的地方,两党之间的斗争非常激烈,因此台湾人从小便习惯了这样的党派之争,甚至可能一家五口人支持不同的党派和人员,甚至因为支持不同的人而回家谁都不理谁。因此,面对异己人士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当我们也面对政治纷争的时候,大可用一颗没有“束缚”的心去面对就好。


政治,只是台湾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并不是他们的全部。他们不会让自己的政治观点影响到自己人性的友善与热情,倒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一听到异己的声音心中便怒火中烧,恨不能一把火烧了对方,觉得对方从头到脚都变成了坏人。看到一个网友说,她的台湾同学在大陆学习,因为自己的政治观点不同,不太喜欢和大陆人谈政治,于是被大陆同学集体敌视,她直到离开大陆回到台湾,都不知道“究竟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敌意”,但在她心里,大陆的求学日子,却成了她心中最难过的一段日子。

wuxiaoyu2011-6-2 02:08 PM
总的来讲

看完这个文章,肯定有很多人要骂,比如说我亲台。对于我来讲,写这样的一个文章,是我反思自己的一个方式,也是更加深入的介绍台湾给大家的一个方式。这三个月一来,我一直不断的收到台湾人的评论和反馈,也一直从他们或谦卑、或热情、或友善的文字中慢慢总结,我们要向他们学习些什么?


当然,他们也不是全都好,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我也看到了很多负面的、打击的、甚至是三俗的评论。但是对于我来讲,我更愿意写一些我们可以借鉴的东西,好让我们自己有则改正,无则加勉,以使我们更加完美。


有很多台湾人来到大陆不习惯,比如大陆没有那么多的“谢谢”“对不起”,比如大陆不能上Facebook和Youtube,比如大陆人多路远,硬币少的可怜;但是我们也一样不习惯台湾,比如我讲的那么多1234等等。窃以为,我们双方都不用过多的指责对方的不好,来体现自己的强大和秀美,反而更多的要去学会适应对方,才能让双方的交流和沟通更加顺畅。


所谓兼容并包,其实更多的是说内心的接纳程度,而并非说自己的土地上养育着多少种不同的生物。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有很多的自由,比如网络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阅读自由,总的来讲,就是说我们都希望能见到更多的东西,能听到不同的声音,能遇见不同的风景。但这一切的首先,是有一颗能够承载很多不同的内心。倘若我们彼此双方的内心都封闭而敌视,稍微见到那么一点点“异己”就不顺眼,到处充满了怨妇般的批判和“唯我独尊”的愤青思想,那还谈什么开放和自由?


在很多之前的旅行中,每次到了不同的地方,总会和同伴很自以为是的想 “这跟北京不同啊!”或者“我们国家不是这样的啊,还是我们的又好又方便。”但是这次去台湾,一直努力纠正自己的这种想法,甚至每次消费都尽量不去想汇率差价。我努力让自己像一个台湾本地人一样去思考,去生活,去感受;然后,去写字,去交流,去行动。努力去学习对方的语言习惯,说话方式,行为规范,道德标准,尝试用他们的思想和背景去思考问题,看待历史;学习用真实的双眼去看待曾经画片儿上的东西,学习用灵动的双耳去倾听曾经别人口中的传言。这让我想起James Michener在《A problem of menus》中的一段话:


If you reject the food, ignore the customs, fear the religion and avoid the people, you might better stay at home: You are like a pebble throw into the water, you become wet on the surface, but you are never part of the water.


(如果你拒绝一个地方的食物,忽视他们的习俗,害怕他们的宗教,避开他们的人群,你最好还是呆在家里吧。你只是被扔进水中的一块石头,只是表面被浸湿了而已,但你永远不会是水中的一部分。)


其实很多台湾的年轻人想要了解大陆,每每在网络上遇到年轻纯朴且彬彬有礼的台湾青年,我便像“代表”大陆发言一般,更加彬彬有礼,友善热情的回复沟通,生怕自己的表现不够好,坏掉大陆同胞的形象。我想这样的“攀比”应该是有益的,这种有益该如何来形容呢?我想到一个网友写给我的一句话,叫做


“两岸的年轻人在改写历史”


虽然用在我身上非常大,但是我很喜欢这句话。

[url]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1973430100o023.html[/url]


查看完整版本: 两岸的年轻人在改写历史 转贴的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2.5 Deluxe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11505 second(s), 2 queries